梦想兔

8月16日起就放文字版,不放长文章了。

我们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吗?


忘了在哪天,我和大主任探讨起人类未来的话题(不要问我为什么和领导聊这个,我也不晓得,每次和大主任聊天时,我们都会把话题歪到莫名的领域去,明明一开始只是讨论工作),他突然说了一句“我们不能改变世界”,我几乎立刻接上了“我们可以改变世界”。

对话戛然而止。

事后,我反思这段对话时,觉得聪慧如大主任,不该对人类有如此绝望的预期,但或许正是聪慧如他,才可能想到了我等凡人想不到的东西,进而产生了如此悲观的观点。再往后,细细想来,觉得可能我们不是从一个层次出发去探讨这个话题的。

于大主任而言,他所说的“不能改变”,或许是基于星球、星系乃至宇宙而言的。事实上,在这个层面,我是认同大主任的——我并不认为人类是特别的存在,于浩瀚宇宙而言,我们连尘埃都算不上,诞生与灭绝,都不影响天体的运行。

我所说的“可以改变”,是基于人类社会而言的。我们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实现一些目前不可为的事情。例如上天、入地、下海、人工智能……这也是我推崇“偷懒”的源头,如果每个人都兢兢业业勤奋劳作,或许人类还停留在农耕时代。

从两个层面出发,大主任所说的“不可改变”和我所说的“可以改变”都能够成立。区别在于,大主任的格局大于我的,换句话说,从更高层次来看,我们是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

而令我觉得有意思的是,我和大主任之间的取舍。

尽管我持“可以改变”的态度,可我也能理解、甚至赞同大主任的观点,同样的,以大主任的思维能力,可以轻易兼容我“可以改变”的观点,也就是说,我们在持有自身观点的同时,都知道并理解对方的观点。当我们面临这一个问题时,却选用了不同的角度出发来持有观点——如果用世俗的眼光来看,我是乐观派,而大主任是悲观派。

这其实与我在现实中的观察相悖。我从来都说自己是一个极度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即凡事都设想最糟糕的局面,从而现实中的任何可能都只能是“持平或更好”。大主任的具体想法我无从得知也无力揣测,但他平日给人的感觉是“基于理性的乐观”。但在对于“未来”这件事上,我表现出了乐观态度,而大主任表现出了悲观。

可我真的乐观吗?未必。在自己持有乐观态度的层面,即人类社会上,我的确是非常乐意于新科技带来的新便利,可在宇宙层面上,我是个彻底的“无为者”——不认为我们的所作所为能够改变什么。

例如,对于环境保护者,我的态度一向很模糊。我不反对,毕竟这对我个体而言并没有坏处,可我也不支持——因为我十分厌恶环保主义者的概念偷换。环保主义者总是打着“保护地球”的态度来倡导旁人加入其中。保护地球?认真的吗?这颗星球需要我们人类来保护?说得极端点,即便我们人类把自己作死了,也不会伤到这颗星球,这可是一颗星球耶。以及保护生物多样性,认真的吗?说得好像都是我们人类干的一样,事实上每分每秒,在无人区里,也有数N种生物在灭亡,同时也有新的物种在产生。环境保护,其实质是“保护适宜我们人类生存的环境”,而不是这颗星球或其它物种。但对于保护适宜人类生存的环境,我并没有多大兴趣,一方面我确定在自己有生之年不会恶化至人类无法生存,另一方面,我并不认为所谓的“环境保护”可以延缓未来的那个人类大限。我们终将灭亡,和其它物种一样。有时我挺疑惑的,那么多史前文明和神话传说,就没怀疑过是前几轮灭绝的高等智慧生物留下的吗?

大主任又真的悲观吗?也未必。或许他没有进入相应的领域,可如他一般聪慧的人(例如他的同学等),正在致力于为更好的人类未来而努力奋斗。

以上。

大道至简


今天早上很早就醒了,突然间就想收拾书架。

蓦然间发现,一些买的时候抱以期待的书籍,现如今已经没有打开的欲望,往后的日子里也不再需要——因为这些岁月里,我已经成长了,过去需要从他人故事里才能领悟的道路,现实世界里已然走了一遭,体会深刻。但同时,受限于个人的阅历和眼界,我依然需要通过一些更高阶的书籍来了解尚未懂得的道理或方法。

总体来说,年纪越大,这些“高阶”的书籍便越少。并不是说市面上某一细分领域的书籍我都看了个遍,而是每提升一点,就会发现一片书籍失效——很多书不过是某一层次的道理的不同演绎罢了,一旦已经了解掌握了那个层次的道理,就没有看的必要了。

书如此,人生亦如此。当我回头看的时候,会发现,有很多道理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有些甚至是“常识”。可偏偏那时的我不信,不相信那么难以达成的事情背后竟会是一个“公开”的、简单的道理,进而不断在各类书籍、他人经验中浮沉,直到最终自己经历了一番,才惊觉道理就是一早知道的那个道理。比如减肥,说到底就是“管住嘴迈开腿”这一个道理,至于各种流派,都是在其上面的延伸。可太多人不断追逐流行的各类花式减肥法,却不能在日常生活中贯彻基本的道理,不断失败后抱怨减肥太难。

正是因为人们普遍不愿意接受道理就在身边,不愿意承认是自己的问题,从而催生了很多励志故事。先前在清理公众号的时候,我特意留了几个流量大号,发现基本都是采用“道理+牛人”的模式,常见于“小道理+我身边的一个朋友/同事/亲戚/同学通过XX最后获得了XX的成功”。这个道理,一般都是简单易行的,而这个故事,必须是热血逆袭的,好让读者在阅读的时候产生“只要我愿意XX,我也可以XX”的错觉或幻想。毕竟,这样的想法,比起“其实道理就是那些道理,是因为我懒/馋/笨所以才做不到/做不好”可令人舒坦多了。

就我个人而言,转变是从“既然我认为自己只要XX就能XX,那不如试一试”开始的。去年友情叛离事件后,我开始尝试将那些看上去简单得不得了的道理付诸实践,然后惊讶地发现,居然有成效,甚至成效比我想象得还要明显。诚然,我改变的只是自己的身材、环境和思维,并没有创造什么“月入十万”的奇迹,在一些人看来并不是了不起的改变,可和我自己之前相比,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也不为过。或许在未来我也并不能成为励志故事里月入十万的“成功”人士,可那些可以由自己掌控的事物,比如身体和时间,还是可以由自己说了算的。

同样的,当我开始去实践那些早已知晓的道理时,我发现自己已然成了一名极简主义者——我从未刻意要极简,可随着精神上的独立,我发现物质上的依赖也愈加减少。原本,我们日常生活中,就用不了那么多的物品。那些两年内都没有碰过的衣服、书籍、摆设,在余生也大概率不需要了,那么,就退出我的生活吧。

人的一辈子就几十年,道理也就那么些。如果心中有未完成的梦想,与其不断去搜集他人的故事来给自己打气,不如尝试自己跨出去,说不定,还能成为后人眼中“别人的故事”呢。

职场生存法则小思


不知道是否近来查阅了太多关于职场的内容,豆瓣时间线上给我推送的都是关于职场的内容,其中不少就是关于“禁忌”。

看了一些,觉得都有些道理,但也不见得可以生硬照搬。有些从社会大样本来说普遍适用,具体到我所在的单位类型或许截然相反;有些在别的大型国企或许是潜规则,具体到我所在的单位就不适用;有些在我们集团内或许行得通,具体到我的部门寸步难行。

比如,有的人说,不要给领导提建议,因为“领导雇佣你是要你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指挥他怎么工作的,提建议本质上是越界,是对领导决策权的挑衅”。但同时也有人说,“要善于从日常工作中发现不合理的地方,并积极想出改善的办法,然后向领导提出优化建议,领导喜欢动脑的员工”。这两种说法,分开来看都没有问题,但放一起看,就是相悖的。又比如,关于办公室恋情,在很大的范围内都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稍有经验的职场人几乎都会给出“不要吃窝边草”的建议。但在我们单位,工作节奏快、工作交际圈小,执着于不吃窝边草的,很多都拖到了比较大的年纪才找到对象。相反,许多双职工,会因为给管理层留下了“稳定”的印象,在同等情况下会优先考虑提拔,同时夫妻两人也可以一同参加单位组织的各类活动,有助于家庭感情经营。

以我个人举例,近半年来,我几乎把一些“职场生存法则”中与领导相处的禁忌踩了个遍,在之前的日记中也有所提及——例如直接跑去告诉自己的直属领导,因为前任秘书的悲惨职业路径以及他过高的要求,足足怕了他五年,还表示2018年的目标就是克服对他的恐惧;例如在他询问我是否他的表达有问题时,我果断点了头;例如他疑惑是否因为自己的善变才导致指令得不到好的执行,我回答是;例如在与他探讨关于工作相关时,敢于说出不一样的观点……

在与大主任的相处中,我很少使用职场套路,基本秉承“我可以不说,但我说的都是真话”的原则,而这一点,基于我的领导是个逻辑思维和观察能力都极强的人(尽管很多时候他根本不屑于去分析自己下属之间的关系),只要他愿意,可以迅速还原事情真相(参见印章风险事件)。在一个比自己段位高得多的人面前耍心机,和自寻死路没什么区别。可这仅仅是针对我的直属领导。在同级别的其他部门管理者中,也有一些“更为传统”的领导,对他们,我则会使用一些职场小套路,以获得融洽的工作关系。

世上本无捷径。前人根据自己的经验,会得出一些“职场禁忌”,在特定的环境下,也都有其存在的道理。作为想要借鉴前人经验的后人,在吸收的过程中,需要通过自己的思考来有所取舍,并在实践中不断形成个人的独特经验——毕竟没有两个人的职业发展,可以完全套用同一套理论。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共通点,或许就是人性,每一条规则背后,都是人性的折射。

结合目前个人职业发展环境和价值观,目前我遵循的职业生存法则如下(其实不只是职场,人生亦如此):

1.持续成长。无论一个人现有水平有多高,如果止步不前,旁人终究会觉得“不过如此”,一旦有可能将会让虽然当前水平不如、但拥有更多可能性的新人替代。持续成长,就是给人持续的希望,并在不断的自我突破中实现个人进阶和职位晋升。

2.真诚待人。许多职场经验就是讲究套路,但从个人实践来说,真诚才是最深的套路。首发真诚,之后根据对方反映决定态度,对方示好便友好来往,对方敌对便竖起围墙。注意把握真诚和傻之间的度,傻是一览无余,真诚是说的都是真话,但不一定是全部的真话。

3.明确目标。工作,本质是一种交换。不是一路高歌猛进就是对、整日岁月静好就是错,晓得自己要什么,知道要为此付出什么,其余交给上天(运气真的太重要,重要到可以忽略个人所为),无悔也无憾。其实人生根本没有那么多身不由己,选择是自己做的,相应的结果无论好坏,都由自己承担,与人无尤。

以上。

提纲事件后续之领导的态度


周三下班前,内控老总将提纲推回给办公室,并给我打了电话。电话里我没有直接应允下来,表示要询问领导意见。

晚上散步的时候,我的脑洞小剧场里上演了无数精彩剧目。例如,领导视若无睹,让我直接揽活,我要表现出自己的刚烈,还想好了一套说辞:“领导,我是办公室的人,是您的兵,如果每个其他部门老总都越过您来吩咐我干活,您不介意,我还介意呢。”

考虑到已经是下班的点,我果断下班回家。但这项工作就摆在那里,想着周四一上班请示过领导的意见再决定后续处理。上班打开电脑,就看到了领导的回复,发送给内控老总,密送给我。

短短两三行字,大意就是当前内控填写的第二部分内容其实是第三部分的,第二部分主要讲班子成员做了什么、怎么做的,比如“定思路”,改革发展研讨会研讨、学习上级行会议精神和嘉兴实际结合,党委会商议等等,这些内容都没有。

最后一句“没有内容我们也无能为力”看得我心里一紧。这就是拒绝了,怪不得他压根没联系我进行修改指导,敢情他直接回绝了,有理,有力。

我还挺不习惯领导的工作作风如此强硬的。

尽管我晓得,这件事如果内控老总后面告状/哭诉到分管行长那里去,内控分管行长不只是一名分管行长,还是纪委书记,他如果下令,我们最后还是要修改,但那时的修改,比起现在不声不响地接下来,大不一样。而在此之前,内控多次要我们修改相关报告——按照部门职责,这可不隶属于我们的工作范畴,但那时的大主任都应承了下来。

其实从他正式成为部门一把手之后,我逐渐感受到了他的作风逐渐开始变得强硬。例如昨天来询问支行广告牌为何拖了很久依然没有更换到位。我立即开始了解事情经过,原来广告公司一个月前已完成上门测量,但因为支行不负责画面内容审定,导致无法进行后续画面制造。得知这一情况后,我根据原广告画面相关产品,与支行协商后,让公司部来确定广告画面,并告知了广告公司,对方表示如果画面审定,可以在一周内完成更替。全部落实后,我将基本情况反馈给了大主任,大主任表示好的,同时提出,如果以后支行再说不负责画面确认的话,就不给他们做了。我有些惊讶,也进一步感受到了他作风的转变。

自打我进办公室以来,我从未感受到一家机构、尤其是一家国企机构,办公室的地位会低到如此地步。原本,办公室是行领导的代表部室,许多工作部署要经由办公室推动。办公室的地位低下,带来的现实问题就是各个部门都可以使唤,以及,政令不通。最近的一把手上台后对此十分不满,在年初大会上提出,连他直接部署的工作,十件里也只有七八件有回音,其他分管行长、支行行长可想而知,要求全行改进工作作风,提高执行力,并提出了检验执行力的5个标准。

有时,我会想,或许正是大主任“人好”,来者不拒,才让部门陷入了如此境地。听部门里的老员工说,我们部门并非一向如此,曾经也有说一不二的时代,毕竟办公室很多工作要求并不是为了本部门的利益,而是贯彻落实行长的工作指示,办公室没有威信,行长的指令便无法得到很好的执行。

但当别人习惯了“好好先生”的设定,本应理所当然的拒绝可能会招来怨恨。所以我个人在一开始就会列明个人原则,原则内尽职尽责,原则外果断要求对方找我的上级。如此一来,他人会因为了解而不轻易逾越,彼此之间反而可以相处融洽。

至于那些明知底线还不断试探的,如果是公事,可以向自己的直属领导求助,如果领导让做,那就做。私事?免谈。

递增的自信


短日记。

这也是一个值得好好展开叙述的话题,今天先记录下近日小思。

上周晚上散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几年间,我变得越来越自信了——要晓得,因为周边一些负面的评价以及来自同龄人的不友善语言,我从小就是个很自卑的人,敏感自卑说的就是我了。

除开经常揍我的老妈,印象最深刻的有三件事。

第一件,刚上初中,正是爱美的年纪,穿了一条玫红色的短裤+白T,自我感觉十分良好,觉得健康有活力,在课间与人侃侃而谈。突然间班上一名关系还不错的男同学说:“XX,你的腿太粗了,别穿短裤了,不好看。”此后直至大学毕业,再也没有穿过膝盖以上的短裤。

第二件,初二还是初三的暑假,去社区当义工,认识了当地职校的学生会主席,高我一届大我两岁,因为很活络,很受女生欢迎。经过暑假的共同活动,彼此之间也算是有点交情,不晓得是不是对方觉得熟悉了,直接告诉我:“XX,你就是长得太难看了,不然的话……”后半句我也不记得说了什么,但是“我其实很丑”这个心理烙印算是留下了。

第三件,高一的时候,班上有几个当地小老板的儿子,常常聚在一起,评论女生的长相,并给了我一个绰号“龅牙”,其中有一个喊得特别凶。有一天体育课的时候,那个喊得最凶的人把篮球结结实实砸在了我的头上,我当场被砸懵,跪坐在地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一个劲掉眼泪。他走过来说:“你别哭了,这样吧,你这么丑估计以后也没人要,如果你嫁不出去,我娶你就是了。”

至此,我深深地明白了自己颜值不高的事实。到了大学,不晓得是不是南方女子在北方显得好看还是什么缘故,突然间我发现自己成了有人追、在自习室会收到交友小字条的人,但六年期间我坚定不移地认为:“我这么丑不会有人要的,这些人要么是眼瞎,要么是青春期荷尔蒙过剩,反正喜欢我是不可能的。”

在遇见猫猫之后,他从未嫌弃过我的外貌,经常夸我“可爱”“好看”,即便我一路飙到135+、因为过敏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满脸红斑丘疹,他也没有半分嫌弃——讲真,我自己都嫌弃那时的自己。

爱和包容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魔法。不知不觉地,若干年过去了,我突然发现,现在的我敢于穿贴身的衣服、敢于挺直腰板接受欣赏的目光、敢于接受来自旁人的夸赞,无论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中,我都更加果敢了,当初那个怯懦的自己已经全然不见踪影,纵然会有迷惘迟疑,但最终都相信自己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现在的我还不晓得这个转变背后根本的原因是什么,我又是因为哪些具体的改变才获得了自信,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些离不开猫猫的爱。

以上。

时刻警惕


几年前,大主任让我好好思考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的时候,我还懵懂。他见我一脸茫然,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要时刻居安思危,培育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有底气应对一切变化。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不需要宣传岗了呢?”“如果有一天不需要写材料的人了呢?”“如果有一天有比你更适合这个岗位的人出现了呢?”“那个时候,你该怎么办?”

时隔多年,在今天看到小秘书写的外稿的时候,我突然间明白了当年领导的用心良苦。

我做宣传岗时,并没有前人模板可以参考,一步一步走得尤为艰难,凭借天生领悟力和刻苦,在大主任的教导下,逐渐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近期,小秘书要完成一把手的一篇采访报道,向我要了去年的一篇稿件,以及今年半年度报送监管部门的报告,然后前前后后改了两个礼拜,出了成稿。

具体的过程我并不清楚,但看到那篇成稿,我恍惚间有点错觉——这是我写的吗?所有的用词遣句都很熟悉,甚至部分素材也没有更改,最大的感觉是,这是我的文风——如果有文风的话。

我突然意识到,其实,在我现有材料的积累上,一个稍有文字基础的人都可以很快地完成类似稿件,只需要填写素材即可。结构、文字风格都可以参照我前期摸索出来的模板。哪怕一开始耗时久一些,但假以时日,自然就熟练了。换句话说,如果停留在现有水平,那我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那么,我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当前的我,还无法撑起核心材料,宣传方面虽然有很多创意和想法,但需要精力去做,以及,不再分管了(虽然未来升职后可能还是会分管,但到时也是管理者不再是操作者了)。如果以我的领导为模板,提升材料能力是必须的,而近期我察觉到,其背后的本质是思维逻辑能力和对全行工作的熟悉度。同时,就是时刻厘清目标——我必须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知道自己做什么,最后是知道如何去做。如果目标不清,后两步根本无从实施。

对于工作,我的目标从来很简单——升职,以及伴随的加薪。可见的升职是本部门助理,以及几年后的副职,再往后则看运气,如果运气够好,或许还能成为行级领导或上级机构部门负责人。

所以,当前先聚焦自己的思维能力提升——这也是未来我赖以生存的核心竞争力。同时围绕大目标,明确手上每一件事情的小目标,找到实现路径并加以实施。

以上。

时来运转与羡慕


标题中的时来运转纯属我的臆测。

今天上班不久,办公室机要秘书岗S老师告诉了我和小秘书一个消息:这两天省分行评估组正在对分行一把手进行评估,年内或许有职位变动(快的话三季度就会更换),并猜测将由现在的省分行办公室主任接任。加上之前知晓的两名即将离任的副行长,看来今年高层又将大变动。离任的两名行长,一名是我们办公室的分管行长,总行下挂,一年支行一年二级分行,年满到期走人;一名是省分行下挂,已经超过了两年的期限(个人猜测是省分行没有合适的职位),据S老师推测,他可能上任省分行办公室主任,并且将来有希望跻身省分行行级领导。

这个消息看来与我八竿子打不着,无非要写述职报告、行长交接会议讲话,但其实,关系深了。

现在的分行一把手与我的直属领导有着迷之隔阂,多次在公众场合表达过对大主任的不满,两人同时在场时气场也非常诡异——照理,办公室主任与单位一把手该是十分亲密的,好比古时的皇帝与大内总管。但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有时候就是看不对眼,即便通过努力做到了面上的平顺,心里终究是不能接受。大主任与现在分行一把手就此如此,我简单将其归纳为“气场不和”。后来,发展到一把手在外与客户用餐时,时不时表达对大主任的不满,例如“带都带不出来”。不过以上都是道听途说,无从考证。

但今天算是听说了一个石锤。小秘书告诉我,前阵子我们辖区内A县有家光伏企业因为光伏新政出台濒临破产,我们行出了手,于是刚刚过去的周末,A县银监和分行一把手、几名部门老总一同吃了饭。饭局上,一把手告诉A县银监负责人,说小秘书近期整理的月度重点工作报告不错,挺仔细的,“比他们办公室主任做的要好”,但表示拍照方面有待提升,并提出希望在开会时能多拍一些特写镜头。如果一把手知道,所谓的“办公室主任做的”也是小秘书做的,不晓得是什么感受。就目前而言,“仔细”这两字和小秘书是不沾边的,在前几次的重点工作汇总中,都是大主任看出来的纰漏,让小秘书补上的。但有时人们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自己相信的真相。至于为什么饭局上会提起小秘书——因为A县银监负责人是小秘书的爸爸,这也是我标题中提及的羡慕的点。

虽然一把手很多时候没有当着大主任的面说类似评价,但是连我这个普通员工都辗转听说了,何况是大主任本人。怪不得在今年2月底的那次谈话中,大主任表示,担心因为自己在领导面前做得不好,影响了自己部门内人员的发展——他早就知道。而他担心的“人员发展”,恐怕指的就是我。

之前我并没有太过担忧,因为自信有办法让一把手对我留下好的印象,但平心而论,以一把手当前对大主任的印象以及和小秘书父亲的接触,能够换一个管理者,对我来说利大于弊。

同时,两名副行长的变动,对我来说也都是利好。一名是财务分管行长,就是之前提到的省行下挂的干部,传言要到省分行担任办公室主任。我与他接触不多,但是天生气场很和,彼此都能感觉到。上个礼拜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正好与该名行长以及大主任同行,行长还拿我减肥的事情打趣来着。虽然他要离开,但依然在上级机构的专业条线上,还极有可能升迁为上级机构的分管行长,于我个人发展和工作开展都有极大的助益。另一名是办公室分管行长,就是之前提到的总行下挂的干部。之前她在N支行工作,与曾经带我的师傅J十分熟悉,但很可惜,虽然我有刻意接近,彼此关系也不算差,但她似乎更偏爱小秘书,一有机会便以“学习”的名义让小秘书参与一些活动。她走,对我也是好事,毕竟不是每个行长都有时间来关心分管的部室里的某名具体员工的成长,结果才是王道。

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我时时陷入担忧,觉得周边气场均不和,所有运气的偏向都不在我的这边,唯有低头赶路,扎实根基。现在虽然趋势未曾显现,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时来运转的时候到了,此后,或许是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顺遂。然而无论顺逆,都不要忘记这段黑暗的日子,要继续脚踏实地加快夯实自身基础,毕竟,除了运气,自己才是自己的倚靠。

P.S.猫猫近期也有了工作上的一个利好,由负责本级扩大到地市级全辖,近两周将底下全部县跑了一遍,今晚还请客吃饭。嗯,真好。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