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兔

8月16日起就放文字版,不放长文章了。

积极看待危机

 

导语: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上周三的时间在我心里引爆了一场职场危机,从周三晚上到周六晚上,我一直试图平复情绪、思考对策,但都效果不佳,即便理性上已经有了初步的应对办法,但心绪难平,三天时间,在保证三餐、没有运动的情况下,我瘦了四斤,果然动脑才是最消耗能量的。

事情在昨晚有了转机。昨天,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既然我觉得这次情况很糟糕,那不就是一个危机吗?危机,危险的机会,这不是一个机会吗?”如果在此次危机中,我既能解决领导关注的指标问题、又能处理好与小秘书的相处并帮助她提升,还完成了自身技能的进化,那么,我将收获更高阶的工作技能、更和谐的人际关系,如果运气好,也能让领导看到我的冲突解决能力、沟通协调能力和破题能力。

虽然小秘书对我做了一些不那么光明的事,但其实很多我都有能力应对,而且平心而论,她也不算大奸大恶之人,不过是基于自身利益对我用了一些手段或技巧。至于心术和道德,这是用来约束自身的,从来不是用来要求他人的。况且,这些都不是关键,因为我要做的不是花时间和精力与她去争夺,资源永远在上面,我要的,是领导对我的认可和信任,以及适时的向更高阶领导展示自己的才干。

在此之前,困扰我的是我自己的思想。我认为,因为现在的我与小秘书只是平级,加上领导经常直接指点,因此我没有必要去教她。以及,我会担心,如果教会了她,是否在领导眼中会对她赞赏有加,对我不屑一顾。当初的设想是,等我当上了助理,再去教。可事实上,现在小秘书的表现不佳,让部门的宣传指标开始不好看,领导对此受到了高层压力,同时也对我产生了不满。这不是我想要的,也不利于我的发展。一方面,我开始认识到,我要在成为助理之前,先承担起助理的职责,用老大的话说,抓好过程管理,结果水到渠成;另一方面,现在领导已经看到了小秘书的欠缺,甚至因为一些原因对我产生怀疑,我需要澄清和证明自己。所以,我要针对问题提出建议,并确保这些建议的落地见效。换言之,我要非常认真地帮助小秘书,以及我自己。

这几天想了很久,我的优势从来不是阳奉阴违,真诚是我最大的优势和特点。这背后,是对度的把握。既然我不是擅长演戏的人,不如发挥自己所长,真诚待人。真诚,不一定可以换来真心,但足以用来换取职场上的信任。

我晓得有些东西我教了,小秘书也不能很好地执行,有些受限于性格、有些受限于悟性、有些受限于能力,但我都要教。为了确保目标达成,我不能一教了事,需要做好跟踪督导。同时,为了帮助促进目标,一些必要的权限我也要向领导争取,方便工作辅导。

从五月到目前,或许我都太关注于自身了,但自身提升不够快,在领导眼中对同事的帮助也不够,如果我是领导,恐怕也会不满。同时,我也意识到与领导沟通的重要性,不仅平时的工作要多汇报,每季度还应该就一些思想层面的东西进行汇报,让领导时刻有掌控感,知道我在做什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的领导的确是信奉无为而治的,也不愿意花时间去了解手下的人的想法,因此之前我并没有很好地做到主动汇报。但就算对他人如此,我是秘书,某种程度上是信息宣传、公文印章、创新工作的骨干,后勤和工会,分管主任都会向他汇报,虽然他直管这些板块,但有的话,员工会同我讲、却不会同他讲,我有让他知晓的义务。

原先我很着急,希望谈话可以在周五进行,因为小秘书代班以及领导开会,未成。然后我希望周一可以,但如果真的工作上时间比较紧凑,那么等到培训回来也未尝不可——虽然我想,这两天领导会找小秘书谈话,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在他之前先谈,但是后谈也有后谈的好处,例如我可以得到小主任的指点,也可以对所讲的内容更加深思熟虑。

今天,要去单位,把积累的公文全部看完、写好下周公司的一篇外稿、报送三季度金点子,剩下的,就是梳理谈话内容,一块块整理,不断调整顺序,想好期间的逻辑关系和自然的情感过度。说起来,好像可以将其作为一篇材料来进行布局呢。

以及,我深深体会到了,沟通在工作中的重要性,以及与领导谈话的必要性。

在此期间,只有猫猫不断听我反复分析、父母来关心慰问,家人,果然是温柔的存在啊。

回顾昨晚的心态转变,我深深地感谢自己的黑暗生长力,无论局面多么艰难,我总能从一个积极的角度切入,进而获得改进或改善的动力。这种能力,或许才是这么多年以来,我最核心的竞争力吧。

这两天我也看了很多职场经验,发现很多人对“能力”推崇备至,遇到了职场上的不顺都建议提升能力。这种说法没有错,但似乎对能力的理解过于狭隘。很多回答者所说的能力,只是指专业能力,可是,冲突解决中还需要沟通协调、自我澄清、目标落地的能力。这些能力综合起来,再加上外部的运气,才是实现目标的保障,而实现目标,才是职场上每一个人都该为之努力的方向——至于这个目标是否是团队目标,因人而异。我个人的建议是,保障团队目标的实现,同时兼顾个人目标。毕竟所在的团队好了,自己也会有更多的机会和发展。

最后贴一些这两天看到的,对我产生了帮助的话语:

“想起当初在精神几近崩溃的那段时间里,我练就了极其强大的自我监视和解析能力,在最佳状态下不仅可以即时将涌上来的情绪和想法予以定位,甚至可以透过追溯其来源,探测到自己的一些潜意识模式。    疼痛其实并不是最难熬的,真正难熬的是在痛的同时还保持清醒观察感受到的痛楚。那炼狱般的感觉过去之后,你会变得极其强大,但唯一不敢的就是让它再来一次。”

“我曾经以为自己算无遗策,我曾经以为自己城府极深。后来发现谁都不比谁傻,真正的心机是在保证自己反击能力的条件下没有心机。真正的城府是看对倾诉对象人品的情况下没有城府。真诚的对待身边每一个人才是根本。”

 

看材料的两种视角

 

周四下午,分行机构部表示省分行要周三会议的报道,因此我照着省分行的模样,照着写了一份,领导表示不满,并提出了一些建议,并说将结电的材料发我看看。

周四晚上,领导下班前特意折回办公室,将结电的介绍材料发我——看来他最近的确是很在意“言出必行”这件事。可惜情绪未平复,当晚我没有写。

周五上午,一边继续想着前两天的事,一边花了一点点力气写了两篇,领导出来,表示这依然不是他想要的。“你写给省行看的东西,就得说我们已经做了、或将要做的工作,那些套话要来干嘛?”“我真的想不通,你怎么就跳不出讲话稿本身呢?”

虽然领导满满的嫌弃语气,加上周三事件心情未平,我甚至也猜测过领导不过审是否存在主观为难,但理性分析了一下,领导的修改建议的确还是客观公允的,以及“跳出材料”这句话突然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我瞬间感觉到继快速梳理后,我另一个写材料的关卡被突破了,暂时命名为“素材整合能力”。

以往我看材料,包括现在看讲话稿,都在拆框架,看其中的逻辑思维。这个思路限制了我,让我在看一份材料的时候,都将其作为整体去看。领导的一句话,令我恍然大悟,除了整体看,我完全可以将材料拆解,只提取我要的部分即可,直接无视原有的框架。

这两种看材料的方式,在不同情境下需要配合使用。

虽然不是有意教授,但是get到这个新技能,我还是很愉快的。

所以,要加快修复与领导的关系,否则空有一身技能,无用武之地,那可怎么办呢。





近期职场事件梳理

不得不说这个世间有着诸多的巧合。在一年之前,遭遇友情叛离事件的时候,KY恰好推送了关于情绪粒度的文章,帮助我梳理出自己当时的情绪,捕捉情绪,然后才能掌控情绪。一年后的现在,KY突然重推了情绪粒度的文章,就好像,知道我需要一样。

今天我PO了一封周四白天写的给领导的一封信。那封信不是为了发出去,而是为了宣泄强大的、无处可去的负面情绪。总体而言,此次事件中,我的情绪接近无法控制的边缘,但我强大的理智没有令我做出不可挽回的事件,甚至,现在回看,会惊叹当时自己在强烈的情绪冲击之下,居然还有尺度意识和布局意识。

现做一个初步梳理,来帮助自己更好地应对。参照去年友情叛离事件的格式。

 

第一部分:事件描述

这次不是单点事件,描述起来比较困难。在此次事件之前,小秘书已经做过了类似红船事件、半年度经营分析会事件、日报事件等,还有数不清的小动作。这一次,是9月5日,我将各部室重点工作要来的第一个月,汇总好之后,在5:30发送给了领导。当天领导参加会议,5:30还未回办公室。于是我与财务同事一起到食堂吃饭,吃完后立即回办公室,以免工作汇总有问题,或者有其它东西要交代。

回办公室,小秘书告诉我,领导说我整理的重点工作有问题,她告诉领导她也整理了一份,领导就用她的了。我问,有什么问题,她说,不知道。进领导办公室,领导告知,一要部门指标,二要顺序如常,并反问我是否将工作移交的事情告知小陆,我回答,我说过。领导表示让我不要接管,此次交给小陆去做。

我出办公室询问小陆为什么告诉领导我没和她讲过工作移交的事情,她看了我一眼,说:“哦,不好意思,我忘了。”

情绪崩溃,逃离现场,到人事办公室哭了一个半小时。

9月6日上午,领导找我进办公室布置工作,好了之后说到小秘书的宣传工作,大意是让我多“主动交流、主动指导”,并说到工作协调的问题,提到了昨天的事情,说小秘书找他说,她真的忘记了。我回了一句“这不是第一次”,把不和直接呈现在领导面前。领导诧异,表示大家都是想把工作做好,我表示自己是一个职业的人,终结谈话。

 

第二部分:我的心理变化过程

01 潜伏阶段(2017.09-2018.05

这个阶段很早,基本从小秘书进部门开始,就隐约有所感觉,但被我刻意忽视。到今年一季度末的时候,表现较为明显。回看日记,在4、5月份的时候,因为领导表现得比较明显的偏袒和关照,我当时有过一个不小的情绪起伏,我强迫自己专注于写材料本身,花了很大的力气平复下来。我告诉自己,第一,小秘书是新人,领导多指点是正常的,第二,小秘书有背景,领导多关照是合情理的,第三,我比小秘书年长,不该同她斤斤计较,只要领导信任我即可。

02 波动阶段(2018.05-2018.07

基于小秘书各种“无心之过”,不大不小地坑过我数次,我在第一阶段的自我劝说下,不断游走于“愤怒”——“平复”之间,领导在工作上愈发明显的偏袒令我产生了“责怪”和“不甘”的心情,使得越来越难以维持心境的平衡。例如,领导开始将对外联络,甚至媒体合作洽谈交给小秘书,这些之前从未交给过秘书,是小主任亲自办理的,秘书不过是洽谈完成后处理后续事物。但鉴于小秘书是“宣传”定位,这个分派尚在职责划分范围内,我可以说服自己接受。可期间有一件事情令我难以释怀,即领导将部室重点工作汇总的工作交给小秘书,在此之前,都是大主任亲自整理,按照工作职责划分,也是我的范围之内,这件事情,促使我向下一个阶段转变。

03 防卫反击/反思阶段(2018.08

我立下相处原则1.0,以此来防范小秘书的日常暗箭。同时,我在工作上更加积极,向领导要来了部室重点工作汇总的活,还和小秘书要来了日报的稿件。

同时,我开始反思领导对我的信任,以及自己对领导的信任,我开始怀疑、质疑之前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我一条条列出自以为的条例,一条条比照现实,以“不要听对方如何说,看对方如何做”的标准去逐条审视,接受了“领导偏爱小秘书”的事实。

进一步分析,这种偏爱,基于对领导看待权力的判断,与小秘书的背景未必有大关联,那么,就是领导本身偏爱小秘书本身,就好比他很偏爱当地晚报的一名女记者。好比,我也有天然偏爱的人和事。

但我十分困惑,困惑的关键在于,领导在职场中表现得如此明显,甚至对我采取打压,究竟只是想提携新人,还是希望我走人。从逻辑上分析,我找不到现阶段他想让我走的任何理由,可他的所有行为,全都指向这一条。截至我写此篇日记,还未想明白这一问题。

04 转性阶段(2018.09-

正如一年前我所说,“始终停留在思考阶段对事实是无助益的”。我需要做些什么,而在那之前,我需要先了解自己要什么。

同一年前一样,这个阶段的我十分矛盾且不稳定。在外,我经过事后的分析(见下),作出了继续留在本部门做好现工作的决定,这需要我修复与领导的关系,维持与小秘书的表面平和。在内,这一年来,领导的偏爱以及采取的实际行动,已经将我曾经对他的感恩之情消磨殆尽,周三的移交和周四的谈话不过是最后一击,我依然敬仰他的专业水准,但其余全无。因此,我需要在完成内部心理割舍的同时,做好外在的修复,这于我是一个考验。

但这两个方面相辅相成,我越快完成内部割舍,此后部门内工作将越少牵动到真实情绪,以我的协调处理能力,就能越好地完成外部关系处理。

 

第三部分:我的分析

01 我要什么

与友情叛离事件不同的是,当时的我可以连人带友情一同舍弃,是因为说到底不过是附属品,没有了也一样生活工作。这一次的职场事件完全不同,如果我任性辞职自然是可以迅速摆脱这一切,可过去七年的时光就此付诸东流,为了眼前的事不值当,所以,我要留下来。

留下来,要做什么,那要先看我的工作诉求。我的诉求非常明确,就是升职加薪,附加的条件,则是希望获得领导的认可。某种程度上,这是正相关的,我首先得获得了领导的认可,然后才能升职加薪。所以,在此次事件后,我不仅要留下,还要争取到领导的支持和信任,以顺利晋级。

02 领导要什么

领导说了的,是希望数据好看,毕竟现在“多了一个秘书却没有任何体现”是来自行长室对他的压力。领导没说的,当然是我不要对他偏爱的人有任何为难,要细心指导,帮助成长。

03我要做什么

首先,我需要积极配合。既然我打算留下来,还打算获得他的支持,那么,就要解决帮他解决工作上的问题,即便不是心爱的工具,但用得趁手也终究是会用的。我的领导聪明异常,平时他不愿花时间来管理,不代表他看不穿下面的小道道。所以,我必须要拿出真本事,对小秘书也需要真指导。

其次,我需要适当示弱。示弱本是一个好办法,可惜小秘书比我小6岁、轻10斤,加上周三她已经在领导面前示过弱,而我平时一贯都是“职场不信奉眼泪”的硬汉形象,示弱是走不通了。但坚强的人适度示弱会有意外的效果,何况,完全是真情流露。“比起工作中的种种困难和挫折,您的不信任,才是最令我难过的”。

再次,我需要加快成长。领导的偏爱既然存在,将来只会更加倾斜,我要有倒计时的紧迫感,抓紧学。一方面,趁着领导愿意传业受道解惑的时候,或者说趁着我还跟着他工作的时候,哪怕他不教,多观察也终究能学一些,每学一点都是赚。另一方面,开拓视野,多和其他人、其他领导沟通交流,能坐那个位置终究有过人之处,多看多想多学。

最后,我需要割舍情感。近一年来的种种事情,客观来看无非是领导偏爱新人,其实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我如果可以做好自己的事情,帮助领导达成他的各类目标,想要的升职还是会有的。期间种种困扰,不过是因为我太过在意领导的每一个动作。把控大方向,练就钝感力。“无欲则刚”这句话,放在心理层面真的屡试不爽,“没有期望便没有失望”。放下情感因素,专注于工作本身,毕竟,利益交换才是这个社会和职场的核心原则。情感因素本该是黏合剂和润滑剂,但现在已然成为阻碍,不如就此舍弃。讲真,抛开情感因素,瞬间感觉自己智商都提升了几个等级。

 

第四部分:我采取/打算采取的行动

01 部门内外铺垫

虽然在领导面前没有哭,但我去了人力资源部哭。我没说具体原因,只是哭,但我想,大致的原因他们猜得到。除了与人力资源部的同事交好,还因为那是人力资源部,是与我们相当的外部门。如果将来有一天到了非常难堪的境地,我不能孤立无援。

部门内,周四晚上,我花了两个小时,与S老师讲述了近一年来的情况,除了交换到“我也认真在想是不是要换个部门了”的信息双方关系更进一步之外,还向她展示了领导、我、小秘书之间的时。毕竟小秘书做的一些事太过隐秘,平时我也不愿意同旁人说起,一口气讲完,成功定性,毕竟将来一不小心被反咬一口,众口铄金。

02 定方案及沟通

就是为了拿出硬货,帮助领导解决工作中面临的问题,表明我的忠心和态度,顺便展示下自己的实力和能力。我同小秘书约好,周一上午碰头,就目前宣传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探讨,然后得出一个初步的思路,周一下午一同找领导汇报。

汇报完后,我需要单独的沟通,一方面就自己的问题要求指点,另一方面将之前他询问的部门内的问题进行汇报,最后要表示“您的不信任才是最令我难过的”。这个要快,我怕晚些时候,我可能无法真情表露了。

03 学习、学习、学习!

讲道理,我高三有没有这么强烈的学习紧迫感。因为不知何时会失去、何时会终止,所以我必须抓紧、抓紧、再抓紧。领导传授这种金贵的机会一定要感激涕零,然后努力消化,平日通过观察领导的文章去追溯思路、学习技巧。偷师学艺嘛,我擅长,克服掉心理的负面情绪,他教和不教,我一样都能学到东西。何况短期内他也无法撤掉我的执行秘书角色,我可以看到大量公文,三个字,抓紧学!

04 顺应领导

之前的日记我有提过,因为太过不设防,感觉唱反调有些多。而且近期我隐约感觉到领导有所转变,例如他虽然对工作还是很认真,但的确不如以前工作狂了,例如他之前从不借助职权之便做私事,现在也会为自己家人动用工作关系——这些无可厚非,但他的确有所改变。

同样的,或许之前的他可以接纳不一样的声音,但人性天生不爱反对的声音,我想自己太过不一样的声音会令他产生“不好管了吗”,进而对小秘书更加偏爱。

所以,我需要收起自己的想法,说他想听的话,做他想让我做的事,在出点子的时候适当流露一些思想的火花,让他还能感受到我的“真实”,同时,重新帮他巩固我是一个忠心、听话、有能力的下属的印象。

 

第五部分:阶段性反思

01 小秘书能力提升不快的原因

领导在周四的谈话中说的有一点没错,大家都是来工作的,我既然自认为职业,那就拿出职业的态度,来解决现有的问题。至于小秘书,我也会教授,至于学多少,看她自己的了,可只要她一天不摆正心态,总将时间精力花在对付我上面,那么业务上的进步可以预见。我之所以梳理自己清晰、快速制定方案,就是为了尽快让自己从这些负面情绪和事件牵绊中脱身,好去做该做的事情。职场上,最忌目标不清。我本不该是她的目标,却不晓得为什么被盯住不放。

我想,领导这么聪明,不晓得知不知道,之所以在他看来小秘书资质尚可,“也有上进心”(9月5日谈话之后就从投入不够变成有上进心了,厉害),成绩不佳,和我带不带人没关系(毕竟我当初没人带也一样冲得很高),而是她心思不纯,将精力花在了那些隐秘的小招数上。也不是没收获,例如现在领导对我的信任度就有所下降,也许我都已经成了一个恶毒女配的形象。

但从长远来讲,没有在年轻的时候锻炼好自己的技能,不是件好事。毕竟,谁知道下一任秘书是不是更加善于此道呢。

02 此次事件中我最难过的事情

是内心与领导的疏离。

我曾以为,我与领导会是在他退休后也依然会问候探望的关系,是有着类似师生的情谊,再不济也只会是我前阵子以为的“陌生人”系列,万万没想到会到反目成仇的地步——毕竟涉及到我核心利益的,我必将其作为敌人。

现在的我不具备正面反抗的能力,所以我服软、顺应,但已经开始内心的撤离。从前我对他的教导都心存感激,今后只会认为是自己努力得来的东西,毕竟有了太明显的对比,会消耗掉内心的正面情绪。

工作年限30年,领导已然占据五分之一,并将持续。教师节即将来临,本该是恩师一般存在的人,从此形同陌路已是最大的善良,这期间有太多无奈,但每一步我都已经尽力,了无遗憾。

03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我技不如人愿赌服输。

其实现在回头看看,得益于强大的直觉和对目标的掌控感,即便在我情绪濒临崩溃的那两天,我做的每一件事都在为未来布局。

前阵子我还打趣说自己写材料写多了变理性了,没有人类情感了,这次事件着实让我体会到自己是一个人。眼泪、伤心、难过、委屈、愤慨,原来只要在意,人就会有情绪。

值得庆幸的是,上一次友情叛离事件我花了近两个月平复心情,这一次我只花了两天,看来这一年,我的心理成长速度甚是喜人,我也逐渐变得更加强大。

在争偏爱这件事上,我愿赌服输,是因为我不挑战人性,更不愿挑战毫无缘由的感情——就好比,我就是喜欢刘亦菲的颜,不喜刘涛的颜,哪怕我很欣赏刘涛的为人,可我就是喜欢刘亦菲,有道理?没有的。

在职场现实利益上,那不如拼一把演技。其实,对现阶段的我而言,抛开情感因素,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什么人面前说什么话,这些东西,就和梳理文字一样,轻松简单、发挥自如。

 

这件事必然有一个漫长的后续,在必要的时候再进行回顾,此文作为现阶段执行方案。

以上。





感人不伤脑的水准以上商业片——《碟中谍6:全面瓦解》影评

 

因为工作上的缘故,没有心思写影评。仅作为打卡。

总体而言,我喜欢阿汤哥这样有血有肉的英雄,既可以保全自身,又可以顾全他人。都说杀手无情,可终究是人类情感最为感人。

影片剧情俗套,无非是因为不忍伤害队友,失去了鉟环,随后各种英勇夺回的故事。有小牺牲,但总体happy ending。

剧情紧凑,画面精彩,感人不伤脑,是十分合格的爆米花电影。

 

观影日期:20180831

 




给领导的一封信

 

X主任:

展信佳。

今天上午,您在布置完工作之后,说起了昨天的事情,说小秘书向您说明了,关于重点工作汇总的事情,我是同她讲过,是她忘了。

我告诉您,我不用细想,也知道她会去找您,知道她会向您说什么,就好像,我不用看手机,也知道她给我发的微信里面会说什么。我不想看,不想知道,也不知如何回复。有太多事情太多细节,我不想像祥林嫂一样向您诉说。于公,您是我的领导,是我的直线管理者,于私,您是我敬重的人,是我向往、模仿并试图不断靠近的人。我不说,是性格使然,从小我不喜女生群,混在男生群,是个如假包换的“假小子”,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我极不喜欢女生动不动的“我告诉老师去”。

我没有告诉您,昨天从您办公室出来后,我询问了小秘书,她只说了一句“哦,我忘了,不好意思”。我没有接话,您说这一期让我都不用再管,由小秘书接手,我接受。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指尖微微发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无法打出。在察觉到情绪崩溃之前,我没来得及拿包、没来得及关电脑、也没来得及收好桌面,离开了办公室。

这件事的确令人不快,可不至于让我失态至此。可如果您能够知晓近一年来点滴积累的小事,我想或许能够理解。但是没有如果,或许,您可以理解为,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不晓得您有没有察觉到,近一周,您问过我三次关于小秘书的看法。在此之前,也有数次。我不明白您的用意,除了今天,我给您的回答都是“挺好的”“挺努力的”,可您一直追问,我不知道您究竟想得到怎样的答案。我给的答案或许在您看来太过官方,可作为一个看人只有优点、看己只有缺点的人,我说的,就是当时的我想到的。今天上午,您问我,觉得小秘书在目前的工作中、尤其是写稿方面,存在着怎样的问题。论经验、论水平,您都比我高得多,我能看到的、想到的,您没有理由不知道。您循循善诱,说让我回想自己当初在写稿时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我说,单纯就宣传稿而言,最大的困难是过不了审。您说,现在您在审核环节都不卡了,追问在具体写作上有什么问题,我想了一下说,单纯宣传写作,我没有问题。就此终结了这个话题。

然后,您开始一直教导我要多教小秘书,一些话从很早之前您就提过,今天的谈话中更是反复提及,甚至说“你要多主动去交流、主动去教”。我没有接话。我不晓得,小秘书和您说了什么,但您今天的刻意强调,只令我接收到两个信息:第一,您认为我没有教她;第二,您对我不信任,您不相信我会教。

我无法向您一一诉说,我是如何一点一点教她的,我毫无保留地,将所有的内容都同她讲过。有一件小事或许您不记得了,某次拍照回来,您看小秘书的光圈过大、快门过慢,询问为什么不调整后再拍摄,小秘书回了句“没人和我说过”。可在那之前,无论是我、还是小戚,都已经不止一遍同她讲过。同样的,关于网讯、关于宣传,我也不止一遍地告诉她,可我能告诉她的只是我的经验、我的理解、我的做法,我无法帮她去想、去做、去不断完善,正如您对我也毫无保留,可至今我的材料依然无法令您满意、甚至达标。有些事,不是“教”就好了,同样的,也不是不教就真的不行。

在我到岗的时候,只有7天交接期,期间陈洁因为个人情绪的原因,并没有与我过多交谈,我理解她,因此只要来了联系方式,然后开始不断请教相关人等。您那时感到奇怪,为什么我总要到八九点才离开办公室,因为我不会的太多,所有的事项突然之间涌来,而我,想做好。上学时也好,工作后也罢,我始终有着一种荣辱心,那就是“经我手出去的东西必须在一定水准之上”。这一准则贯穿全部,也是支撑我挺过最艰辛的那一年的精神支柱。那时姚主任总说,主任们觉得我没有上进心。我感到委屈,但看看了手头的工作,一句也没有辩解,我想,结果比语言重要。那一年,分行许多宣传指标都拿到了全省第一,某种程度上,那是我的上进心的体现。

或许您认为,只要我没有帮助小秘书取得同样的成绩,便是没有教、便是不尽心、便是有所保留,我无言以对。之前我回复过您,每人性格不同,每人标准不同,无关对错。比起误解本身,更让我在意的,是这种询问(或许是质问)、要求背后,代表的是您的不信任。您不相信,我真的无所保留。而另一件让我同样在意的,是这一年也是我正式接触材料的第一年,如您所见,我既没天赋,也不得要领,每一个小小的进步背后,是太多的付出——这种努力和付出过于低效,我也希望得到指点,希望有前辈帮我分析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及改进的建议。换言之,我正处于自身的瓶颈之中,我一边要努力让自己加快赶上、一边要腾出心力指点新人,同时还要防备一些旁人眼中小女生的“明枪暗箭”。身为职场人,我有对自己的约束,时刻谨记结果导向,除此之外有直属领导的信任,即可,工作中的磕碰也好、坎坷也好,自行消化,也无需展示于人。现在看来,暗箭伤人不浅,您的不信任更是另一记重击。

昨天之前,我有着一个幼稚的想法,“不能让领导因为两名秘书不和而困扰”,因而故意忽视一些不友好的事件,想着“这只是单点事件,或许只是巧合”。从逻辑上,我也找不到自己要被如此针对的原因——毕竟我们之间有着6岁的年龄差、有着4年的工作差,我们本不是同一批竞争者。或许逻辑不能用来解释万物,有的事情不是忽视就可以一直持续,今天,当我在你面前承认,自己的确因为小秘书过去做的一些事情而对其不敢亲近,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此后不必再刻意伪装。

我也曾想过示弱,可您一定信您所见,在您看来乐观如我,又怎么可能弱不禁风呢。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我技不如人愿赌服输。

曾经我对您说过,感觉认识了您好多年,却和认识您第一个月一样,真令人沮丧,您当时反问我,这有什么好沮丧的。我敬重的、一直学习模仿追随的榜样,突然一天发现自己对其一无所知,当然令人沮丧。如今更沮丧的,是认识了您好多年,您对我毫无信任可言,有些话,您来问我,便已认定,所以无论我给出怎样的回答,您都只信自己预设的答案。

之前我就告诉过自己,是人总有喜好,有喜好总有偏爱,您对小秘书有所偏爱,是因为资质也好、是因为背景也好,都无可厚非。可偏爱至此,也是我始料未及。我只是一名普通工薪家庭的后代,没有父亲为我保驾护航,在初来市分行时也接受过多方质疑“你是什么关系”,甚至还有人怀疑是彼时的支行行长的缘故。我至今不晓得自己被选中的原因,但我十分感谢当初的几位领导,尤其是您,您教会了我许多,而您对自身的要求也让我钦佩不已,不断告诫自己要努力,就算达不到,更接近一些也是好的。

您是开明的领导,心胸宽阔,在部门内也不讲究论资排辈,可或许您没想过,绝对的公平也是不公平。付出多与少,都是差不多的结果,久而久之,自然没人愿意做多,或许这是您觉得近年来大家越发不关注指标的缘故,既然不做也没什么关系,那么又何必费力做呢?做多,还错多。又或者,我和小秘书,您十分公平,很多时候的工作指派都是“两名秘书”,却不说明具体。我和小秘书是平级,没有要求和指派的权力,即便偶有指派,只要一句“领导说让我XX”就直接无解。

写到此处近3000字,发现没有提纲果然思绪散乱,也无所求,唯一的诉求或许就是隐藏文中的求指点和求信任,但我想,这两样也不是可以求来的东西。当前40周年征文就困扰着我,压根连框架都找不到北,可我至今不敢向您求助。

2月末我很勇敢地找到您,告诉您自己害怕了您五年,并信誓旦旦说2018年目标便是克服对您的恐惧。半年度时我觉得胜利在望,三季度收官在即,我已了无信心。

站在此刻时点的我,无法预见未来如何,也不知道未来的我看此时的选择又作如何感想。太多事情我并不能掌控,但我想自己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避免虚度时光。去年此时我选择减肥和整理,今年此时我选择写材料和阅读。于我而言,这可能是我工作以来最黑暗的一段时光,我期待,等到这段黑暗过去,可以重获新生。

祝好。

 

                                                       XXX

                                                  2018年9月6日

 



职场情绪的短暂崩溃

 

导语:首发善良,此后针锋相对。

 

现在的我依然带有情绪,在之后情绪平稳之时,会再次回顾和记录,但现在、此时,我需要文字来宣泄情绪,以确保一个半小时后,我可以无异常地去上班。或许逻辑混乱,或许词不达意,没关系,现在这些都不重要。

近两天的事情难以描述,但“领导是不是对我有意见”的想法并非毫无根据。我一直知道自己是个敏感多思的人,因此总是会多问自己一句“我是不是想多了,或许事情本身并不是这样”。在日记中,经过语言描述的滤镜,或许隔着屏幕的人并不能体会到一些事件或话语带来的伤害,我照单全收,是因为基本的职场素养,不想有太多的个人情绪带入工作当中。

可令我感到惊讶的,或者说令我意识到并不是自己想多了的,是昨天中午财务部同事吃饭时问我,“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你领导了?”我十分诧异,并不晓得他从而得来的信息,毕竟近期的事情,我从未向任何同事提起。财务同事告诉我,他听见了领导和我的对话。“你听到了什么话?”“有点远,我没有听清你们在说什么,问题是他对你说话的语气,好像是责骂和嫌弃。”“今天?”“对,今天。”

我回忆了一下,今天和领导有说话的地方,就是从行长室回办公室的楼梯上。他问了我如何看待小秘书当前工作不理想的原因,我表示说不清,反问领导如何看。领导说,他也说不好,觉得小秘书投入不够。我说投入方面也还好,没等说下一句,领导一句反问“那你难道是觉得她资质不够吗?我想总该不是吧。”我愣了下,换了话头“可能是性格问题,就像有人想要做到更好,有人觉得95分就够了,不能说对和错,只是偏好不同。”或许,这期间,领导对我的语气一直不善,但一方面这几天他都这么和我说话,以至于我的感官迟钝,当下并未觉得有额外的苛责,另一方面基于对领导的信任,与他的交谈中我一般更关注双方探讨的内容,没有过于关注语气。

但无论如何,以财务部同事的第三方视角都觉得不妥,想来对我已不是一般的苛责了。

以上为事件一

原定周三上午的行务会议推迟至周四下午,因此9月各部室重点工作汇总的完成时限也从周二变成了周三。

周三下班前,我把汇总的重点工作发给了领导,并去食堂吃饭。去吃饭前我犹豫了一下——看,直觉从来不出错。但我选择了忽视这个直觉,想着反正半小时就会回来,先吃了再说。而每一次我不在、领导和小秘书在的时候,总是会发生一些令事后的我不快的事情。单纯从概率上来说,我不信这么多都只是巧合。因此在之前,我都尽量避免自己不在场,比如下班后不敢早走——但今后不会了,毕竟我不可能杜绝,那就索性放手,何必虚耗自己的时间,这是后话。

周三吃完晚饭回到办公室,小秘书告诉我,领导说我的重点工作不对,然后她告诉领导,她也做了一份,并发给了领导,领导用她的。当我询问什么不对的时候,她说,不清楚,就说不对。

是看准了我对领导比较害怕,不敢去问是吗?

我拿上笔记本,直接到了领导办公室,显然他也比较惊讶。当我询问9月重点工作有什么不对的时候,他说了两点,第一,专业部门的业绩报表依然是要放的,第二,部门的顺序不要更换,用之前约定俗成的。第一点,我问不是老大要求不放指标吗,领导表示那是针对支行的。第二点,我没有提出任何疑问,因为“约定俗成”和“反正”这个词的威力一样,一旦遇到了,不需要问原因,也不需要争辩,更不用表明自己的逻辑,照做就是了。然后,领导还问我:“你是没有和小秘书说过不用她做吗?”“不,我说过。”没有多余的解释,解释是无力的,因为当前事实如此。“那么,这些还需要我去修改吗?”“不用了,用小秘书的,我让她去补充了。”

这个答案走进领导办公室前我就知道了,可真的从领导口中得到这个答案,还是比自己预想的更有冲击力。这是我这个月刚刚从小秘书手里拿来的活,是领导在交小秘书之前也从未让我做过的工作,这是拿来的第一个月,即便有一些他不满意的地方,可那也应该告诉我、并让我修改。我不知道怎样的境况下,可以那么“恰巧”地让小秘书说她也做了一份,又那么“恰巧”地让领导知道,并且改变了一个正常的反馈走向,变成由她经手。

我真的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没有在领导办公室里说出 “既然这样,那没事我就先回去了”,而那个辞职的念头,则一直在脑海里徘徊。我没有说话,得到答案后就退出了领导的办公室。

出去后,我问了小秘书一个问题,“领导说我没有告诉过你这个月你不用做重点工作汇总,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哦,我忘了,不好意思。”非常轻描淡写。

那么,想来,我说的日报稿件不用她负责,结果她依然发了稿件,也不过是她“忘了”吧。可我强行替换了,她也该知道了,却没来问我任何事,可见也不是真的忘记。

(晚上时我突然想到小秘书的回答哪里不对了。如果是真的忘记了,那就是不知情状态,回复的该是“你什么时候同我说过?”,“我忘了”,说明潜意识默认了我说过这件事,“不好意思”恐怕也不是真的不好意思。)

以上为事件二

我听了以后没有说话,开始在微信上告诉猫猫刚刚发生的事情。我的手在微微发抖,以至于打字都不利索。我告诉猫猫,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只是需要打字来控制当下情绪的平稳,请他不要担心我,以及我需要一个地方去宣泄,需要一个地方静一静。

打字依然无法缓解。于是我打了LXMM的电话,当着小秘书的面。“在办公室吗?”“在啊,怎……”“我来。”果断挂断,直接离开办公室,去了LXMM的办公室。

进门后发现不止她一个人,还有ZHSX,我进去后直接说:“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反正我也不会说,我就是想找个地方哭一哭。”然后要了纸巾,找了个位置开始无声抽泣。

我知道,三十多岁的人了,为了工作的事情哭,极其缺乏职场素养。我知道,哭泣对于职场,没有任何帮助。可我需要眼泪来宣泄内心压抑已久的愤慨、不满、委屈,以尽快让心情平复,然后思考。

晚上回家,我同猫猫绕着小区走。我说自己很担心今天的事情猫猫会说我想多了,但很意外,猫猫这一次站在了我的这一边。他说,之前总劝我,是觉得一两件事情不能看出态度,或许真的只是偶然,但今天这种,将已经重新分派给我的工作,转身就用了别人的,这件事十分不地道。如果不想给,当初拒绝就好了。我笑了笑,说这件事虽然不地道却有用,毕竟,如果现在领导以“我把这件事情交给了你,但你看你没做好,以后还是让小秘书做吧”为由要求收回,我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至于我的情绪,我不过是名员工,他是领导,我的情绪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我想不明白领导偏心的原因,更困惑偏心偏得不惜完全将我推离的程度到底有何意义。我和小秘书相差6岁,我们之间有着4年不可超越的职级积累,即便领导偏心到年年给优,也依然存在3年职级差。即便他有心扶持,在压我不升职的那三年里,一方面组织不会允许一直空缺,另一方面,我一定会走。所以,大概率,我依然会在他的部门内完成升职。而从最近的党总支培训人选来看,我是已经进入分行人力资源部的人,换句话说,我和小主任一样(当然小主任在我之上一个台阶),我们都是被看中的苗子,更直白点,将来就是要提任的,这个提任,甚至不以我所在的部门负责人为主要依据——小主任直接被行长命名提任省分行挂职,一年后回来升职,而我虽然没有那么高的层级,但趋势已成。目前的安排应该是本部门升职,可如果本部门受阻,而我本人又愿意,也不是不能换部门升职。

我想不明白,却依然要应对。

当年友情叛离事件,我没有和任何人撕裂,这一次也一样。正面争执什么的,太伤害自身形象了,搞不好反手变成我欺压新人。但要一如既往,恐怕我也做不到。消极对抗是自寻死路,只要我还不想离开现单位,我就不会采用消极态度。疏离,不动声色地疏离。对小秘书,我不会再有沟通和协商,在确保完成领导交办的事情的基础上,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已重复,在职权范围内直接替换,不解释,做就好了。对领导,我并没有想好具体的应对,短时间内可能会保持距离,其实也不过是不会有事没事尬聊,毕竟领导从来不主动找我聊天,我不找他,那自然除了正儿八经工作交办之外,不会有任何交集。但猫猫建议我好好考虑下,可以对领导一如既往,区别不过是,之前是表里如一,今后是阳奉阴违。这个有技术难度,我评估下再行决定,在此之前,保持必要的工作交流即可。

既然领导的偏心表明得已经如此明显,我也不打算再粉饰太平,“不能让领导因为两个秘书不和而伤脑筋”这种想法也不会再有。毕竟利益相关,我何必自我牺牲来成全他人的和谐。不争执,不代表一切安好,我不会主动大说明期间的矛盾,但也不会再去刻意掩盖其中的嫌隙。旁观者不说,但会看得到。

但毕竟是领导,手中职权远大于我,这一次,恐怕连“安心做好手中的事”也很难,毕竟,手中的工作还是不是自己的,是领导说了算。不过,总有些东西,在主观可控范围内。友情叛离事件中,我选择了减肥和整理作为奋斗目标,这一次,我选择阅读和写材料。不需要告诉别人,不需要树立Flag,提升够了,别人自然看得到。

“首发善良,此后针锋相对”,意思是说,我对人的策略,友善地对待每一个新到来的人,此后的态度取决于对方上一轮对我的态度。

此后的态度,我会视形势而定,持续变化。此文仅为梳理当前思路,和当下对策。

以上。




宛若智障的一天

 

导语:传不习乎?吾将学而时习之。

 

不晓得是不是太累的缘故,周六周日睡得都不算少,但是脑子昏沉沉的,思考乏力,上周四晚上想好的近十条日记主题,一条都没写,只能记记不费脑子的流水账。

今天白天也是如此,大小错误犯了不少。

先是一上班,大主任去开会前经过我的座位,告诉我已经把述职报告改好发给我了,让我补充一些数据和内容,如有无法填写的,发给专业部门补充。我逐段看领导修改的地方,看完前两大块就已经扛不住了,大幅的删减,以及大段重新用自己语言梳理概括的内容,感觉受到了隔空暴击。我把其中一段拍照给猫猫看,猫猫问我是否就是文字精炼了一些。何止,除了语言更加精炼,内容和内容之间衔接的逻辑关系也被重新梳理过了,一些我在改的时候察觉到了不顺畅、却无从下手的部分,经大主任修改后,就变得平顺漂亮起来,读起来也十分酣畅。我甚至暗自猜想,是否过去一周大主任对我写的一些东西都没有太大改动,为了显示他只是懒而非无力修改,于是借着述职报告稍微展现了一下实力,好让我正确认识我与他之间的差距。唔,这种差距真令人绝望。本周空一些的时候,要将修改备注记录一下,备忘。

再是上午11点,大主任把我叫进去,交代了四项会议,让我拟通知、订会议室,以及安排其中一场大型会议的会场。在会议管理系统里预定的时候,一个下午2:00到5:30的会议,系统提示参会行长有会议冲突。行长在当天上午有会议没错,但半天而已,怎么参加下午的会议就冲突了呢?肯定是bug。好在系统提示归提示,没有强制性限制,我就选了2:00-17:30,提交给大主任审批。当我回头检查刚刚预定的4个会议室,很惊恐地看到其中一个占据了一整天,确切来说,是占据了24小时的一半以上。我瞬间明白了前头系统提示行程冲突并非bug,而是真真切切地冲突了——毕竟系统认为行长要从凌晨2点开会到下午5点半呢,怎么还有时间参加8:45-12:00的会议呢?当我试图取回流程时,发现大主任已经点开了,忐忑地等流程回来后,发现大主任默默把时间改成了“14:00-17:30”,嗯,他一定在心里默默感慨自己的手下是个智障。

最后是下班前,大主任跑来让我整理个金的4组数据,分别是存款、客户、中收和营业贡献。我先问财务、专业要来了包含后面三组数据的月报表,再从系统内导存款数据,确保数据齐全,然后准备花半小时搞定。刚写了十分钟,大主任便站到了我身后。“哎,你用这个粘一个啊”“不就是这个数字嘛,粘过去就好了呀”“我看你怎么这么慢,我平时就想不通,就这点活怎么要那么久,你看这几个数字粘过去就好了,你弄来弄去都没弄好”“我就站在这儿看你粘,你别看我,你快粘”“这不是很简单嘛,你怎么这么慢”“数据不是在这张表里呢,你怎么就看不到呢,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这里,粘这里”……“领导,您能不能不要站在我身后,我一个字都打不出来了。”“我站在这里有什么关系,我站在这里是因为我马上要。”“……(我没说话,但真的一个字都打不出来,光标在原处闪烁)”“好吧,那我不看你了。”隔了三分钟还是五分钟,大主任又从办公室里出来,站到我身后监工,循环上述话语。我、真、的、感、觉、自、己、是、个、智、障!连把表格里的数字粘出来都不会。

最终磕磕绊绊把一些数字简单列了下发给了领导,之所以简单列,是因为我已经没有心力去梳理数据之间的关系了。

领导下班后,我发了条朋友圈,“度过了宛若智障的一天。至于发生了什么,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在朋友圈说。”简直就是我心情的真实写照。发完朋友圈后,LXMM正好打电话给我,因为太心塞,我就表示了一下自己低落沮丧的心情,说感觉自己一无是处。LXMM表示了安慰,还说了一些生活中好玩的事情来开解我,一不小心两人聊了1个小时,看到猫猫到单位接我下班才挂了电话。

回家路上,掏出手机看了眼,蓦然发现领导回复了朋友圈,“三省之三”。我这种没文化底蕴的人显然背不出三省吾身的原文,赶紧上网查。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译文: 曾子说:“我每天多次反省自己的言行,替人家谋划的事不尽心尽力吗?和朋友交往不诚心诚意吗?我从老师那里学到的,有没有时时温习、实践呢?”

看到译文的时候,我委屈得想哭(也不晓得为什么要哭……),所以在领导眼中我就是个天天不知道学习实践的人吗?那我写日记反思修正算什么呢?这句话很重,类似于当时我提议休假管理借鉴财务做法时,领导说的那句“每个管理者的风格不同”。其中的意味自行体会。

在这样的事情上,我不喜欢同人争辩。且不说我争不赢,即便我争赢了,领导也并不会改变他的看法,依然觉得我是个“传不习”的人。比起说自己努力了、做过了,我更偏向于用提升显著的材料来告诉领导,“我有温习您所传授的知识”。

朋友圈里,我回复了一句“吾将学而时习之”。

为了保持一颗清醒的脑袋,睡觉去。





五年日记电子版(20180827-0903)

20180827(一)

领导不在的一天。效率不高。内控的述职报告也没改好。晚上留下来加了会儿班,把内容都放到了盖房的地方,然后再开始补充新的内容。7:20下班。

走路1W:×,阅读1H:×,日记1P:×

 

20180828(二)

既然领导没有要求交,上午继续完善,下午3:00开始听录音。下班后领导问我述职报告修改情况,并提出了修改意见。嗯,周三继续。朋友圈首照,吃完饭车轮没气,换备胎。

走路1W:×,阅读1H:×,日记1P:×

 

20180829(三)

上午改了一点述职报告,下午写主持稿。晚饭后回办公室,看到领导一直在敲键盘,忐忑地坐到7:00。之后询问,领导表示并没有改太多,删掉了一些名次,并称“写得挺好的”。

晚上走了路,虽然没到1W,但挺好。

微信公众号突然发现了一个认识我的人,惊恐。我暴露了太多自己的真实想法与生活。

走路1W:×,阅读1H:×,日记1P:√

 

20180830(四)

昨天微信发现个认识我的人,实际上是小表哥,吓一跳。

早上食堂吃饭,被嫌弃食量大,哼。上午去社区白去了,明天继续。

下午莫名被拉去监印,自己的活又没干好,心塞。

想到明天一堆事,心有戚戚焉。

走路1W:√,阅读1H:×,日记1P:√

 

20180831(五)

上午去社区参加社情民意大走访,摆摊,想不到居民还挺配合的。下午写“我为党建献一策”,写到下班(没想到居然还改了一稿)。领导问,述职报告如何,见我不作答,说“明天给我吧”。明天周六,确定?

观影:《碟中谍6》

走路1W:×,阅读1H:×,日记1P:×


20180901(六)

领导发话,自然要自觉加班。早上4:00醒,6:00起,熨衣服,到8:00猫猫起床后一起干活,9:15出门。吃烧卖,上午10:00到单位,下午4:30走人,回HN。先理了一部分书。

走路1W:×,阅读1H:×,日记1P:×

 

20180902(日)

早上继续,将两个柜子、一个书架、三个抽屉全部理好,早9:00到下午4:00。两天下来,好累但想到今后物品尽在掌握,挺好的。

走路1W:×,阅读1H:×,日记1P:×

 

20180903(一)

今天我还能说什么呢,宛若智障的一天。下班前一小时被领导盯着,一边嫌弃我各种慢一边催,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智障般的存在。发圈,领导回复“三省之三”,一查是“传不习乎”,回复“吾将学而时习之”。心累。

走路1W:×,阅读1H:×,日记1P:√





被嫌弃的食量&瞬间忙成狗

 

昨天,和小秘书以及隔壁财务部的92年小花童鞋约好了一同去食堂吃早饭,我和小花是奔着烧麦去的,小秘书则是奔着油条。

一想到要去食堂吃自助,我就兴奋得睡不着,早上4:30就醒了,翻来覆去刷手机到5:50就爬起来了,后来在飘窗上看了一会儿书,就到了正常起床的时间。

7:40到食堂,正好碰见小花,于是我们先入场。

站在烧麦面前,我有点犹豫,不晓得是不是可以连蒸屉一起拿走。为了避免太难看,我最后还是选择了用筷子把烧麦夹到盘子里。一屉正好7个,全收,顺手又拿了两个水煮蛋。怕鸡蛋滚落,我就先找位置把这盘食物放下。好巧不巧的,放盘子的时候,我才发现大主任坐在隔壁的隔壁,看见我这一盘子食物,直接吐槽“你吃这么多啊”,引得周边的同事都侧目看我。我有点不好意思,告诉大主任,这不过是一部分,我还要吃炒面、凉拌木耳和白粥(我当时一定短路了,自己往坑里跳)。“我觉得你吃得太多了!”“……”

大主任先吃完去上班了,我忿忿不平地和小花童鞋还有小秘书说,当时我就该怼一句“吃你家大米啦”回去,真气人。小花童鞋安慰我,不和领导杠是对的,不然领导一转身把我季度奖扣个几千,不晓得要少吃多少好东西。说得对。心平气和,心平气和,心平气和。

 

今天上午被社区的事情一闹,一天都没安生。明明想趁着大主任下午去支行参加集训动员,赶紧把廉政案防述职报告改好,偏偏S老师要去市政府,支行又催着用印,我就莫名代了个班。

散步时,突然想到献计献策也没写,一惊,默默在心里梳理了一下明天必须完成的工作,一下子理出了6条。担心自己会忘记,用语音输入记在了手机备忘录。加上明天中午要开支部会议,讲真,我开始为明天7点的电影感到担忧了。

但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为了在只有半天的情况下圆满完成这些工作,还是早点睡觉,毕竟,保持清醒的脑袋,比什么都好使。





微信关注者之虚惊一场

 

去年四月份,为了帮助更好地审视自己,我开始写日记。

因为时有内心阴暗面出现,所以我并没有向认识的人推介我的日记地址。一开始,只有发小知道我的日记,后来为了便于父母了解我的近况,也告诉了母亲,再后来,为了让猫猫知道我的脑袋瓜里都在想什么,也告诉了他。至此便是全部,日后也不打算增加。

对于他们,我无需保留。

可这不意味着我准备好了向所有人坦白。所以昨天,当我在微信后台收到一名关注者的信息时,感到了惊恐。虽然我记不太清他说的具体人名是谁,但依稀记得是我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这说明,这名关注者是现实里认识我的人。犹豫了下,我没有立即将其拖黑,毕竟公众号在那里,随便换个号就可以继续关注,无济于事。

我翻了翻以往的日记,除了对于工作的感悟、一些书评影评之外,就是生活的琐记了,虽说没有什么落人口舌的所谓把柄,但这种信息不对称性带来的不安感挥之不去。我甚至有点担心,是否今后还可以毫无顾忌地写日记。

 

 

然后,我发现那个关注者是我小表哥,因为没有喝他的喜酒导致我们在现实里绝交了……以至于很多时候我都想不起来,其实还有一个我不需要在其面前掩饰或伪装的人。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