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一些感悟&您变了

 

20211116

今天想表达的内容有点复杂(对我而言),尽量以更少的文字来描述吧。

可能会有些断点(没有描述块与块之间的逻辑关系),等有时间再补充。

第一部分 今天突如其来的一些感悟

  1. 工作中是不用把自己逼到情绪崩溃(或接近崩溃)的地步的,这就和焦虑一样,有害且无用。更重要的是,没有人需要你这么干,也不会有人同情。如果真的崩溃了,也无非是让自己的职业生涯就此终结+成为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2. 如果发现自己面临上述困境,忍、狠、滚,总有一条出路可以走。
  3. 虽然有很多事情不以个人主观意志为转移,但多数当前自己遇到的境况,都是自己选择的(如果想不明白,再看一看上一条)。
  4.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5. 尽人事,听天命。首先得尽了人事,而不是躺着什么都不干就等着好运来——虽然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可以躺赢,问题是,你不是。
  6. 先管好自己,有余力再说其他。想想飞机上的那句话,“发生危险时,请先为自己戴好氧气罩,再帮助身边的人”。
  7. 凡事有代价。
  8. 虽然现实中未必是“好人有好报(反之则反之)”,但要相信真善美,也要相信均值回归。
  9. 如果迷惘了,就静下来想一想,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第二部分 直觉感知到的一些

上次您问,您到示范区支行时说了什么让您的形象有所颠覆,我也有进一步说明,并非颠覆,只是看到了您识人的一面,以及深刻体会到您常说的“没有人是傻子”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今天,我确实有点意外,对您的变化(可以简单理解为“您变了”)。您知道我是直觉生物,很多事情纯靠直觉感知,所以无法一项项列出客观依据,但结论是直接蹦出来的。

甚至,我很难精准描述这种“变化”,如果可以用模糊的形容,那大约就是,在特定的环境里,到了一定的年龄和阶段,可能每个人都会趋向于某一个样子,譬如没有人可以永远书生气,而曾以为可以坚守的原则也会不断后退。

这个直觉感知带给我的一些担忧是,我远没有您聪明,也远没有您的适应能力和融合能力,如果您会这样,那么等我到了您的阶段,我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如果我无法接受那样的自己,又会怎么样。

(没有说您的变化不好的意思,只是在我的认知之外。)

其中有一点对部门内现员工来说非常好的变化,就是对于部门内员工(直白点说,就是秘书)未来的发展,您开始关注并有意愿争取,这是我曾经非常期待并对现任十分羡慕的。但老大或者人事老总是更合适的表达对象,我相信您完全有不开口也达到所求的办法,甚至是主动给予。而我甚至不是一个合格的讨论对象,因为对于此类事情,我只会给出在当前导向下的常规路径可能,那不是您想听的。那些不在规则之内的,我不关注,也不评价。

第三部分 过往和当前的交织

白天问过您,对于现在的秘书,您谈及基本都是“我认为他们不比任何人差”(大意),在多个场景的多次对话中,以不同形式出现过。对于我,除了各种具体的否定,印象比较深的是参加公开遴选前来问您意见,您反问我,对比当前候选人,我有任何优势吗——这一对比,很容易直接推导出,我还挺差劲的(前后任老大对团委工作的不满也验证了您的看法)。

以前我觉得是您存在偏见,但是现在我觉得,我需要重新审视自己。如果不是运气,还有什么可以解释,为什么明明有比我更合适的人,而现在是我在当前岗位上呢。事实上,无论哪个秘书来,都不会比我做得更差了(我想您是这么认为的,而我也无法证伪)。以前我觉得如果被撤职或者去支行,是很难接受的,可现在我觉得不是了,既然是德不配位,哪天收回去了,才是归于本位(您不用担心会回办公室当秘书,既然老大对秘书是这样的导向和定位,那必然不会让一个我这样的人回去当秘书的)。当然出于本能,无论我认为自己多差,既然在岗一天,就要尽责一天(看感悟第5条)。

有句话可能很久没提了,不过从您第一次说,我就记住了。您说,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您是不会让我这样的人靠近您的(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自己说过)。至于什么是“这样的”人,我想可以用您对我的一些评价来理解,诸如钻营人际。如果用超出对方所需的工作结果来获取更多的资源倾斜是钻营的话,您的评价也没错,从结果来看,我就是一个钻营人际的人。只不过在我自己的眼中,没有家庭背景也没有人脉助力,脚踏实地积极努力,是非常廉价且不值一提的,也没有什么“我付出了就要有收获”的想法。

其实有时候,尤其是对您而言,已经没有必要去接受什么不情愿的事情了。鉴于有的人真的很不知趣(我),如果不想做什么或被做什么,直接表达拒绝就好。

第四部分 老大最近挺高兴的

三季度经营绩效考评第一的文件下来了(虽然消息是几天之前的了),老大批示了。总行级青年文明号的文件也下来了,他大概一高兴也批示了。

对老大来说,算是到这里来扎根两年后,开始进入收获季吧。

以前觉得他是憨憨的我,才是真的憨憨。

第五部分 一个阴差阳错

上午听了您的指导,中午就开始理全省人员数据,正好老总看到,非常惊讶问我,为什么中午都不休息,答曰,我怕自己生了,所以抓紧点。老总就很惊讶,让我不要太累。虽然目前手头几项工作我之前都有报备过,但有些小的、以及具体的工作量我并没有很仔细地汇报,也没有和她叫苦叫累,因为那些并不是她要求做的,而是我认为应当做的(但确实有情绪不稳,比如吐槽文和昨天的日报)。

阴差阳错呢,也挺难描述,就是老总认为我现在事情这么多,应该不会再让我做什么了(休产假前)。就,没啥依据,一种直觉。

以上。

今日安。祝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