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明天去听老大讲话啦

 

20211119

如标题,这真是值得期待的一件事呢是不是。不过作为讲话稿起草部门的负责人,您就属于被剧透得透透的那一类,期待感都没有了吧(或许能有点忐忑感?看看老大哪里开始又不念稿了,开始自由发挥了,毕竟他老干这事儿)。

掐指一算已经上了12天班了,除了周末还都是加班状态,真的好累,累到感觉要生产了(说不准还真是快要生产了)。

今天效率很低,但心情十分愉悦(不干活儿心情能不愉悦嘛)。

关于您今天问我的,“送得没有挫折感吗”,我其实挺奇怪的,又没啥期待,挫折从何而来。后来您解释说,因为没有“正反馈”。

就……哦,原来您知道正反馈啊!

讲真,跨年礼物这种毫无所图的、一年才一次的行为,能有什么挫折感。既然您知道正反馈这事儿,那么,在那么长的工作时间里,那么多的工作事项里,您给过我多少肯定、多少否定,不会没数吧,那岂止没有正反馈,简直都是负反馈啊,那时我都活下来了(虽然活得异常艰辛,日常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为什么您还会认为,我会因为没有得到正反馈而感到挫折呢?只要不是负反馈,那就是正反馈好吧。

当然,我是知道您对“礼”的负担感的,毕竟您曾经是专门写过一篇文字来说明的,当时我也很认真回复过的,当时保留的是,异地旅游的明信片(因为疫情这也基本虚设了)、跨年的书签(对,一定是书签,提前剧透,最多也就是日历本)。如果连这几张纸都承托不起的话,我想,那可能是连话都不屑得讲的地步了,就,至于吗(当然这只是我单方面认为,存在误判可能,或许在您眼中,还真就那样的)。

顺带,您也知道我压根不是给领导送“礼”的人对吧,不知道您提及的那句“这不适合你”是不是说我不适合走送礼跑官这条路。我当然知道自己不适合。我给上级的“礼”,只有也只能是我的工作本身。

至于“有的事情”,想做便做了,做的时候就结束了,并不少见。这或许就是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壁”。工作上也会存在这样的事情,但不多,我得承认,工作上大多数事情,那就是有所求的。生活不一样。

譬如写日报这件事,虽然其中有一些是有带着问题的、希望寻求解答和指导的,很符合真正的“日报”,但我想,总体来看,它更接近于一种分享对吗,就像在生活中看到了有趣的观点、事物,想分享一样。只是呈现一些事情,和对事情的思考。您不觉得,写日报这事儿,是比跨年礼物出现频率更高、同样也没正反馈但一直出现的事情吗,所以,您是不是其实也不理解这事儿,明明您极少有反馈,但日报基本不间断?因为,这也是“做的时候就结束了”的事情。

对子女也是一样的。您不总说父母的爱伟大而无私嘛,那么从小对子女付出的爱与关心,还有大量的物质,您总也不是怀着投资的心态在做的吧,期待着将来能一本万利。至少于我而言(虽然现在为时过早,但我想了一下,差不多是这样子),我们未经同意就将一个生命带来世间,在ta不明是非、弱小无助的时候,尽到抚养教育的责任,彼此陪伴一段时光,待到ta羽翼丰满,就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过ta想过的人生。当然,在公序良俗里(嗯,其实法律也有约束),子女应当反哺父母,但如果ta的梦想因为物理或其他的阻隔可能无法做到,我觉得无妨,ta本就是自由的。彼此能有一段亲子情分,陪伴度过十多年光阴,已经是莫大的缘分了。每个人生而孤单,我们一个人来到世间,最终也是一个人离去,途径的种种,都只是暂时的风景。

至于如何才能心安,我想,还需要一段岁月来历练吧。

就我当前干的这些活儿,可做不到良心活蹦乱跳,良心会痛。

以上。祝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