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有的人可能就是讨人喜欢之XJ

 

20211121

本来想在主任关系重新审视的日记里写的,但想了想还是单开一篇。

XJ和小主任之间的关系,在两年前招录时就已经直觉感知到。后来我到人事后,也着实被XJ坑过好几回(倒也不是说她故意设坑来坑我,而是自己工作质量不过关频频出错,然后把错误推到我身上),当我与办公室理论时,大小主任都十分维护(但大主任是两个秘书都护着,小主任是只护着XJ),后来小主任甚至还真的设过坑来坑我,真的是伤神又伤心,最后还闹分管行长面前去了,最后算是解决了,可了结后还被主任提(威)醒(胁)了一把(当时背后真的出了冷汗,长这么大头一回)。那之后我是真的避了蛮久的,粗略算算有半年多时间吧。

再后来,工作总要做嘛,办公室作为宣传归口管理部门,绕不过的,硬着头皮恢复建交呗。再后来又比较融洽了,毕竟大家认识了这么多年,对彼此的基本品性还是了解的,又没什么深仇大恨。

比较意外的是不知道过程中小Y受了什么影响,突然好像对我比较信任了(我真没干啥)。

不过和XJ还是有隔阂,怎么说呢,可能阴影太深,戒心放不下来。这一点我也和小主任坦言了,我说我挺怕她的。

又又又又后来,今年三季度,小主任突然下支行了,非常突兀。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就是觉得有点怪。

过了快半个月,内控条线来找我八卦,问我有没有听到传言(当然没有,组织部对内保密工作一流),说小主任是为了避嫌才下支行的。我反问有啥好避的,对方一脸难以置信,看到我真的一无所知的样子,告诉我,小主任和XJ关系不一般,所以把两人分开了,这事儿好多部门都传遍了,而我身为人事部门居然一无所知,对方毫不留情表达了对我的鄙视……我直接质疑,真的避嫌应该是低位回避高位啊,这套路不对,谣言止于智者。

话虽这么说,但其实我还是很震惊的。后来找了小Y核实,说确实两个之间存在问题,还有“石锤”(就是两人聊天中出现了色色表情),以及去食堂拿酸奶必为对方拿吸管。加上很早之前副书记问过我的两人之间的关系,就,细思极恐。虽然我一直认为他们不一般,甚至还说过“小主任将来可能会栽她手里哎”的话,但主观推测,和客观反传,是不一样的。这就好像当初我在内心怀疑主任偏爱小秘书长达半年、在S老师私下提醒我要注意领导对小秘书的偏爱时,回家后我就大哭了一场,因为我终于可以判断,这不是我自己想太多,而是有太多表象流于现实(后来财务部门好几名同事说,他们早就看在眼里了,只是认为我知道,这种话又不好开口,也就没说),旁人也是看得清楚的。

但这次读书班,小主任还专门到最后一排和XJ坐了两天,直到最后一天才因为前排有空座被主任赶上去了,这架势怎么着都不像因为避嫌下去的呀。不过这行为是真的耐人寻味,就算是不和支行班子坐在一起,那不也应该是XJ的老公来坐她身边吗,怎么会是小主任呢……

以及,回过头一想,XJ还真是不简单呢,老公那里摆得平平的,小主任这边抓得牢牢的(而且真的是小主任主动的,并不是XJ贴上去的,当天中午自助可见一斑),大主任那边也享有偏爱(我看不透大主任,但从他能为秘书发展鸣不平来说吧,确实是偏爱,是我不曾拥有却十分羡慕的偏爱)。或许有的人,就是会被很多人喜欢吧。

我想,如果他真的为XJ计深远,团委条线是最理想的路径,那我是不是很快要被针对了。在上半年保胎时,主任就建议我直接休到生完,当时我真的生气又伤心,他身为办公室主任,见过这么多人事沉浮,不会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嫌我挡道也不至于如此吧(虽然也可以解读为关心我的身体,但直觉感知到的并不是那样)。就我这小段位,他要真想做点什么,我毫无反抗之力,就,顺其自然,看天意吧。

说起来也是旧下属,可惜我大概就是主任不欣赏的那一类吧。过往我总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现在豁达些了,未必是我做错了什么,只是没有落在被偏爱的那个区间。我只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却无法左右他人的思想。所以接下去,我大概会和那时在办公室很难捱的时光一样吧,不问其它,唯有干活(小秘书离职前说,觉得我就是一台干活机器,哈哈哈,还真贴切,那时我确实有意关闭了感性系统,一门心思就是工作工作工作)。

而XJ,不管我如何看待她的人品,她能让自己的老公、部门的大小主任都喜欢她、为她保驾护航,这也是一种能力,和运气一样,也是实力的一种。

以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