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被老大催稿

 

20211123

有一种尴尬,叫做吃晚饭回大楼,恰巧碰见老大送巡查组的人出来,还不忘专门转回身问我一句“报告怎么样了”,忙不迭回答“本周会改好发您”。

喏,作为直觉生物,在上周一的时候我没敢问他时间,就是因为在已知工作安排下,我知道当周出不了,周末不加班(连续工作12.5天脑子也是废的,就和现在一样),最早这周才能出——但到此刻,我已经不这么乐观了。我不知道您有没有过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很急着去赶一样东西,写着写着自己不知道在干嘛了(虽然最最开始的时候以为自己是知道的)。但我想,您应该不太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您的工作习惯是计划先行,落到具体的文字工作上,就是框架先行(写的过程中发现了更合理的安排进行调整,是另一种情况哈)。总之,不太会让自己还一头懵的时候,就开启一项工作。大概是心理素质和能力问题,当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但已经很临近的时间截止线在那里的时候,我好像,会非常着急,急到还没有想清楚怎么干就开始干(这和不必等万事俱备再跨出第一步不太一样,意会,意会一下)。

但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此刻,我决定停下来,回家休息,顺带想想这份几页的小报告,究竟该怎么呈现,以及,该如何说明自己的延迟(为什么要说明,因为直觉说,需要说明)。

在回家之前,我也需要和老总摊个牌,说明接下来几天的工作安排(鉴于她此刻离开了办公室,我准备邮件发送)。因为按照这两天的常态,别说其他的事情了,就是眼前这份报告我也完成不了(虽然报告字数不多,可还有好多数据要去测算,还要找一些支持论点的论据)。

不晓得这是不是妥当的做法。但在中午我告诉老总,刚老大催报告了时,下午她依然安排了一大堆事务性工作过来,还就一些(我认为)无关紧要的人员小问题进行讨论,我意识到,如果我不认真地沟通接下来的工作安排,那么直至我休假前都不可能得到相对完整的时间,所有的计划也都无法实现(或许这对老总不重要,可对我很重要,但我初步判断了下,理论上也对她重要的,毕竟这些安排里,一半是人事的工作)。

祝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