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复盘之一件需要关注甚至防御的事情——秘书转岗

 

20211126

仔细思考了下近期的工作,觉得有必要复个盘。

原文太长,分成三块。

一件需要关注甚至防御的事情——秘书转岗

事件经过:在找主任指导时聊到了老大提出秘书做三四年差不多,秘书后续去向时,我提出,因基层管理编制倾斜和分行中后台管理类储备充裕,当前分行部室原地提拔的可能性不大,更现实的去处是:(1)营销方向的网点负责人或分行本部团队长;(2)专业方向的支行综管部副经理。主任马上反问为什么不能原地提拔,说秘书不适宜(是不愿意吧)下沉,以及秘书比楼里年轻人都优秀。期间还提到,小Y和XJ当前同薪酬等级和职务层级,甚至积分相同,是“不公平”的。我也解释了这是为了青年尽快成长而出台的政策前后差异导致,以及论不公平,我这批2011年入行的才是谷底,研究生学历与本科初始定级一致,没有年度晋升、没有积分奖励,晋级分数还是6分(现在4分),以至于2019年我工作了8年,年年优良的情况下(优秀2分、良好1.5分、及格1分),才刚刚达到经理(二级),全年应发还没到个税申报额度(12万元)。主任听完后没对我的经历发表评论(习惯性忽略,还是他觉得我无论被如何对待都不值得一提呢),只说对XJ不公平(???),当时我笑着说,换个角度,是现在一代比一代成长的环境更好了(小Y比XJ小3岁),都比之前好,都是享受了新政福利的。

当时我们并没有就某一观点进行争论,仅是陈述表达,期间主任的过大反应让我瞬间回想起当初小主任因为XJ和我的过激言论一样。当时后续是小主任在两件事情上对我发起了“攻击”,后我找到分管行长帮助解决。再后来我们心照不宣保持距离,恢复了面上的平和友善。

脑洞大开。结合前期内控八卦的小主任下派因素之一是与XJ避嫌(据说有人举报,小Y也表示营业部和分行多个部室有传言,他观察后也认为两人关系越界,还以涉H表情包作为“实锤”),当时不解为什么不是低位回避高位。但如果,主任也偏爱XJ(我怀疑小主任和XJ可能有实质性越界,但对于主任的操守我还是有信任底线的,如果真的逾越了,只能说是神的光环过于强大了,但我依然相信主任不会实质性越界,不是基于人品,而是基于智商),那么很可能是因为主任的缘故,经过了一些我不清楚的操作,促使了小主任下派这一结果。嗯,这就符合“低位回避高位”了,主任比小主任职级高嘛。

这件事引起我警觉甚至觉得需要防御的是,原本我以为主任对小Y会有所倾斜,没想到其实偏爱的是XJ。从他对秘书下沉的抵触来看,说明他认为秘书应当原地提拔(即分行部室晋升)。那么最现实的路径就是,我的岗位。这意味着,我挡路了。结合前期主任干的一件令我佩服不已的事情(别的部门提出补员需求都会被老大拦一拦,主任没开口居然让老大主动提出要给办公室加人),我想,他也会有办法让老大把我灭了(下支行或撤职或其他,总之就是让路吧)。鉴于他的智商和段位,如果他真的想这么做,我毫无招架之力(小主任背景关系那么强都下支行了,我能做啥)。

所以,虽然说要“防御”,其实也做不了什么,只能说,在岗一天,就履职一天,对得起天地良心就好。我是主任教出来的,能获得提拔也是基于他对我的教导,无论他因为什么原因想让我下来,我真没什么好抱怨的。

最多,可能有点难过吧,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长的时光,我依然是不被待见的那一个。但我想了想,对主任,我是无愧的,也从未如他所说的那样投其所好。我对他的敬仰是发自内心的。既然他不喜欢,那就远远观望吧。

这两年最大的变化,是之前我总会因为他的否定而怀疑自己,现在我觉得,可能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只是不被偏爱而已。很无奈,但要接受。



nul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