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招聘条件设置&周末愉快

 

20211126

又到周末啦。

今天白天有点嘈杂,工作进度偏慢(咳咳,不要甩锅给外部环境,明明就是自己精力不集中好吧),于是摸了个鱼就近期工作中的一些事进行了复盘。其中关于被催报告这件事中,引出了我与老总之间相处的问题,记录了现阶段的一些思考,附在文末啦,您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

近期大客户又有人离职,于是又要招人。部门负责人在提交需求前给我打了通电话,说因为前一次的空缺,她担心极了,想去掉所有条件,就算是新人也没关系,他们自己培养。我给了她三点建议:

(1)入行两年的条件虽然有文件限制,但是如果她觉得确有必要,可以破格,但要提前和行领导沟通好;

(2)就算是支行要转销售,前提也是持证,作为更加“高级”的大客户部门,最基础的信贷A类初级证书都不作要求的话,不合适,以及后续带来的问题,是今年的资质考试已经截止报名,如若明年上半年考试延迟或取消、或未通过考试,那么半年试用期到了,是退还是不退;

(3)前一次招录到的人,其实很多次本部招聘都报名了,之所以这么执着是因为安家的需求,现在全行有类似需求的人不少,可以结合这方面去动员。

然后……老总把招聘需求表发我的时候,我发现负责人还是没有任何条件,而老总加上了“入行满2年及以上”,并和我确认文件是这么写的吧。我看了后,依然保持了之前的建议,2年是文件要求,但有必要可以破格;资质没有要求不合适,如果部门负责人确实担心,我们可以从系统里拉一下已持证、当前为客服的总人数,如果总量还可以,建议加上,不然如果过宽,一方面不公平,另一方面可能有损公信力(在支行转销售还要有个资质呢,怎么到分行啥都不用了,有黑幕吧),同时也不太符合老大之前要求我们作为专业部门要做好专业把关的要求(不好意思老大,借了您的名头)。

老总想了想,觉得言之有理。后来系统内拉出来看了看持证人数,当前为客服的、已考出资质的全市有95人,其中本级有13人,这个基数是比较合理的,没有稀缺到需要取消条件限制。于是老总又返回去和对方沟通,最后还是加上了条件(但我不清楚关于年限她有没有放宽)。

太难了,总之招聘结果不理想就要被某些部门指责不作为呢……(其实作为招聘需求部门,您会希望人事在部门招聘上具体做些什么呢,大胆提嘛,不提怎么满足呢,依靠对方自我察觉并加以改进,太低效了呀对不对)。

------------------

这周好像每天都在食堂里碰见您啦(是的我看见您了,不过因为近期处于比较怕您的阶段以至于没办法在现实生活中与您面对面所以只好装作看不见,啊,刚打下的这句话好长)。

就,很怕,您看现在不隔着个word或邮箱或APP我都不敢与您交流。

今天在微信读书时看到了一套书,于是决定不要书签了,跨年就这个吧,《故宫的古物之美1+2+3》+《故宫六百年》套装。嗯,提前剧透虽然没啥惊喜感了,但我本来也不是喜欢或擅长制造惊喜的人呢。如果您近期有购入计划,可以暂缓哈。如果已经购入,那么就告诉我一下吧。

------------------

本来周末找小Y有点事儿,他告诉我要盘点固定资产需要加班,还说全部门男性都要加班干这事儿。啊真遗憾,如果不是当前的状态,我好想来当义工啊啊啊啊。

------------------

欠银保监的材料还没完成,希望明天白天可以搞定,晚上就可以和爸妈吃饭啦。也不是周末想来干活,但最近逢周一我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可以返岗,以防意外,还是赶早。

------------------

好啦,我撤啦,周末愉快哦~~

(周末总是额外开心,是打工人无疑了)


 

最后附上今天复盘里,我对自己与直属管理者之间的一些想法。

关于我和老总分歧的一些想法

如果不是在过往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已经认识了老总,以及前期直觉感觉到比较好的信号,我很难不怀疑老总是用事务性工作在扼杀有创造力的下属。

毕竟,过满的事务性是会让一个人变傻的。

要事第一还是很重要的。

正如很早之前和主任交流的,他相信我的老总是一个比较正气的人——当然是,否则我怎么愿意跟随。

只是正气和能力不是一个维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我也一样),她太希望面面俱到,过于关心小事琐事,在大方向和远期上的把控有所欠缺,而我会在远期大目标的背景下,去判定当前各项事情的重要性和优先级,这是我与她的不同,本质上是价值体系的不同,必然会在各类具体的事情上有不一致的看法和判断。这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在这其中,很难用对错去评价,站在不同的立场都有自己的道理。可我是一个相对来说在工作上目标感比较强的人(生活中则不然,比较迷惘,也随性),没办法接受自己长期的偏航。

之前也有过剑拔弩张的时候(小C童鞋后来和我说,那时他都感觉到了),再后来有过妥协放弃的时候,到现在是相对平和。但在这种平和下,我开始尝试积极为自己争取比较有利的工作环境——不是单纯的利己,固然我有自己的追求,但不会以牺牲他人或部门的利益为代价,这种事有违我的底层价值观。

虽然现在不能说做得很好,但比起两年前确实好多了。人总是会成长的嘛。既然大家都不是主观故意,目标也是趋同的,不过是因为各自立场和偏好导致在一些事情上有分歧,那么充分的沟通和交流可以解决很大一部分问题。

我想,随着年纪增长,我也不能总是那么任性又粗暴,该坐下来好好说话的时候,就坐下来好好说,而不是把门一关啥也不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