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魔幻 自由 成长

 

20220322

原本应该在产假快结束时才写这个文档,毕竟很多思绪还在天上飘来飘去,语言组织能力也在神游九州,但想了想最近的记忆力实在是不在线,一些想法也时常切换,还是简单记录下吧。我且随便写写,您且随意看看。

魔幻

生崽崽这件事直接把我拉入了一个封闭世界。我的大脑面对这个全新到来的生命体直接变成满载状态,无力处理其余信息。在俄乌冲突前两天,正巧因为内部招聘有若干人来咨询,带来了一些单位内的八卦,正让我惊叹这个世界真奇妙的时候,伴随着股市暴跌而来的俄乌冲突头条让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局限——单位里那点事算啥,看看,有生之年居然能够看到五常之一的大毛亲自下场收拾二毛。恍然间,觉得自己活在一个魔幻现实世界。

更魔幻的,是网络上开始有一批谴责大毛的人,表示对二毛的百姓遭受战火表示同情。嗯,不是说同情无辜百姓这件事有什么不妥,只是每一个个体都不是独立存在的,“中立”更多时候是在事不关己时才能拥有的态度。身为中国公民,外交部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喜好不值一提。如果他们知道大毛战败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还发表这样的言论,就只能其心可诛了。说起来很神奇,当时看到热搜的俄乌冲突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对岸。或许是幸运吧,大毛提前将我们将来可能面对的所有手段全部试了一遍。政治的东西我从来看不明白,相关的想法也比较幼稚,就不在您面前自曝其短了。只是这件事,让我想到了您之前说过的一个表述,“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没有对错”(大概这个意思,也可能是我理解错了)。

而与现实生活相关的魔幻,大约是单位的二三事了。前些天的全员留大楼也算一个。更早一些的,是人事部门的人事变动。我晓得钱总转任业务类时蛮惊讶的(尽管休假前盘点职数时,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而一天不差的时间节点更是巧合得让我忐忑——我晓得生日过后自己将占据职数,也好奇这个职数将从何处而来(毕竟距离机构改革还有一两个月的时间缺口),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方式。甚至,我不知道钱总的转任是否和自己有关。好奇是好奇,可没法求证。如果不是,那是我自作多情;如果是,我又无以为报。那,就当不知道吧。一件事的背后总有许多因素促成,未必和我有关,或许只是运气吧。与您有关的也有两个点。一个点是,这么多年了,在您也明知的前提下,似乎偏袒的这个习惯始终存在,貌似还愈发加深了(我对您当初说的,您主观上绝无偏心这件事深信不疑,只能说,可能是行为习惯)。另一个点是,敬业如您,居然时常扬言“反正我就干这两年,之后不归我管”,不晓得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么想很正常,可挂在嘴边我着实看不明白)。

自由

您说,在我身上有您极不喜欢的点,当我追问具体是什么时,您又说只是个人偏好,让我做自己,自由自在。

哈,您尚且未做到的事,也太看得起我了。这不是妄自菲薄,这是事实。

“自由”这件事,是受制于时代和物质基础的。先辈们的浴血奋战,换来了我们的更大自由。而今时今日我们这代人的“卷”,又何尝不是为了给后代更大的自由呢。我作为80后,注定是不自由的。90后大约是介于自由和不自由之间(或者说,是一部分先自由起来了),而在00后身上,我终于看到了自由的雏形——这得益于他们的父辈,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没有束缚他们的思想,还为他们积淀下了足够的财富(我想,关于这一点,您应该深有体会)。

生完崽崽后,很多人会问我对他的期待。我的答案从来没有变过,在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后代的时候我就说,如果我有子女,我对ta的希望就是,健康快乐,去做ta想做的事情/按ta的意愿过一生。听起来很普通对吧,普通到都称不上愿望,似乎人人生而拥有。可真的是这样吗?健康,和快乐,在我看来已经是很奢侈的东西,它们有太多的前提条件,精神的,物质的。而做想做的事情,也就是自由,更是一件说起来平常做起来极难的事情。现在我唯恐自己无法为崽崽提供必要的基础条件,让他能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一点儿也没想过预设他的人生,哪怕有一天他告诉我,他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不想上学了,或者他告诉我,他喜欢的是男孩子,又或者他告诉我,他不想上班,想靠XX为生,我想自己都不会感到突兀,更不会制止。在遵纪守法的前提下,尽情飞翔吧。P.S.最近我爸问我觉得将来崽崽会干嘛,我说,我有种直觉,他将来可能会去造火箭。Emmm,听起来很无厘头对吧,但直觉嘛,又不讲逻辑的。

很庆幸,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多元而包容。从大家对职业的选择可见一斑。最近春招,报名人员寥寥,上级行一直盯着要增加宣传力度,要让更多人知道。其实他们没想过,银行报考人员减少压根不是招聘信息送达率的问题(早十年网络还没那么发达时,信息送达率就已经不是问题了),我甚至怀疑发达的网络让更多人通过内部工作人员了解到了工作的实际情况,也是报考人员减少的原因之一。银行的强规则,和这一代年轻人崇尚自由的天性,是存在天然冲突的。当然不只是银行,具有强规则性的行业大多如此。与此对应的是愈发丰富的自由职业,包括但不限于网络主播、网文作者,还有许多我可能都不了解的新兴职业。

我想,我们这代人最大的进步,就是不会将自己的梦想强加在下一代身上了吧。自由,对于我们的后代,真的是可以照进现实的梦想了。

成长

随着身份的转变,突然有了一个很小的感悟:成长这件事情,也不见得是那么顺其自然的。换句话说,并不是时间到了,或者角色转换了,我们自然而然就成了符合新的阶段、适应新的角色的那个人了。比如并不是生了小孩,我突然就能胜任“妈妈”这个角色了,也不是年纪增长了,自然就成熟了。

这个世界给“母亲/妈妈”的角色赋予了强大光环,似乎母爱是天下无双,而女性更是为母则刚,圣洁光明。喏,要知道,很多时候那些谩骂的、不讲理的、插队破坏秩序的女性(很多时候是中年女性),大概率是有子女的,也是一名“母亲/妈妈”。人品有亏的人,并不会因为生了个孩子就突然升华了,同样的,品性善良的人也不会因为没有生儿育女就吝啬善意。

我最早有这个小感悟,是在大三寒假的时候。还记得那时刚从千里之外坐飞机、辗转火车,九点多到家,老爸扔过来一本驾驶理论知识,告诉我帮我报名了驾校寒假速成班,第二天上午理论考试。我???那个时候是驾照特别宽松的时候,大家都戏谑阿猫阿狗都能考过。虽然觉得匪夷所思,但还是睡前翻了一个小时,第二天上午醒来后吃个早饭就去考了,居然还真过了,进入了后面的科目二科目三训练。寒假速成班合计11天,确切说是11个半天。一个教练带三个人,基本就是开始演示讲解一遍后,让我们三个自己在车里练,到结束都不再露面。一个上午3小时,每个人差不多1小时,也就是说,11个小时后,我就可以拿到驾照了。日子这么过着,我也这么混着,虽然啥都没学会,但因为大家都说“”“考驾照超级简单的,是个人都能过”,也就没当回事。直到,第7次还是第8次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连离合都搞不清啊,侧方停车从来没停进去过啊,大饼总是轧到啊,单边桥就没成功过啊——我这样,真的可以考出来吗?然后我想了一晚上(嗯,人笨,需要想久一些),最后得出结论:甭管别人说多容易考过,就我现在这熊样,就算时间到了也过不了,所以,趁着现在还有几次练习机会,好好练,起码把要考的搞定。于是从下一次开始,我非常详细地记下了教练所说的一切,譬如“左边车缝对准第一根杆子,方向左满轮……”,颇有种给英语发音标汉字的意味,认真了好几天,最后顺利过了科目二科目三。当然,这种速成是开不了车的,好在我也不需要开车。后来工作后,老爸在晚上带我到空旷的地方练车,算是重新教了一遍(哈哈,说起来我老爸还有教练证呢,是教练的教练)。

考驾照的事情,让我对“顺其自然”的态度没有那么轻松。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很多事情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又或许某些事情,是需要遵循自然规律的。但或许是这件事在我还不算成熟的心里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更多时候,面对一些未知时,我更倾向于“尽人事听天命”的态度,“尽人事”就来自于考驾照的这段经历,而“听天命”则来源于,我是个纯粹的运气至上论者。

为啥休假期间又有了这个小感悟呢,还不是当妈前加班加多了,育儿知识学得太少,以为生了崽自然而然啥都会,事实发现并不是,没有了解过的就是不知道,只要便学边用,学以致用……

 

时间差不多啦,今天就先聊到这儿吧。

回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