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由课题奖项想到的运气小思

 

20220512

上班第三天,找到了2月份之前的存档邮件,其中一封人行认领课题的评奖。看了下,办公室XJ的是二等奖,而我和财务S老师的,三等奖。

喏,虽然很早之前我就认为这个和我本人写作没多大关系,纯粹运气问题,但当真的面对这一现实时,还是有点难受的,因为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就是:我真的这么差吗?

当初我就知道,全行1600多人里,我绝对不是写作最好的,机缘巧合做到了秘书岗位,又因着这个岗位得到了许多的荣誉,包括但不限于优秀共产党员啦、优秀通讯员啦、课题评奖啦。虽然早就知道,时间久了,难免滋生出“我可能真的还不错”的错觉。

身为运气至上论者,我不敢抹灭他人的实力,譬如同一个平台,就是会有人做得比我好,或许是ta运气好,但也可能纯粹是ta实力比我强。

承认自己不够好,还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如今想来,或许主任也会为当初他说过的“再也不会有小Q这样的秘书了”感到武断和可笑吧,毕竟才三年不到的时间,他现在管辖的XJ已经是比我更优秀的存在了。我唯一介怀的人品问题,在主任和大部分人眼中,也是不存在的。

这三年时间,我似乎一直在告别。每一次都已将再见说得很彻底,但当更深层次的道别来临时,才惊觉之前的别离还不算真正的别离。

第一次,是部门的别离。说了再见,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情绪,人在门外,心在门内。在这样的情绪牵绊下,曾经有过不少的伤痛。

第二次,是过往的别离。我开始学着面对一个人的现实,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寻求帮助。踏出了那扇门,可总还是想回来。

第三次,是心灵的别离。因为过往的人和事都需要保持一程距离,我退到了部门之外,开始学着适应旁观者的身份,站在门外,看向门内。

第四次,是真正的别离。我意识到门内的那些热闹喧闹都已经和自己无关,而自己也不再适宜打扰里面的人。退出更远的距离,看向门内。偶尔难过的时候,会想要靠近那扇门,但理智告诉我不可以,门内的过往可以是精神上的力量,但不可以是现实中的连接。

第五次,预感即将来临。我终究要离开那扇门,去探寻自己的世界。有缘的话会再相逢,而此刻的我也无法预知那时的场景和心境。或许,不再相逢。美好的东西,比较适合待在记忆里,需要的时候拿出来温暖一下自己,然后放回去,封存好。

感性好了该谈谈理性了。喏,第一届主任说我上进心不够,当时我还特别委屈,认为不是这样。现在虽然是人生中比较特殊的时期,但好像我也并不想做躺平任嘲的人。试图平衡是危险的想法,生活是我的核心,但工作并非生活的反面,工作是为生活提供燃料的,出色的工作表现可以获得畅快的身心和更高的自我认同度,也为花费更多时间在生活上提供更多的底气。

运气固然重要,没运气的时候,可以蛰伏,但永远记得,不要堕落。

以上,自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