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周五流水

 

20220513

登录邮箱后看到了您的邮件,我猜和其中的工作问题相关。没有足够的勇气点开,等下午攒够了再看。

现在好像做点什么都需要鼓足勇气,哪怕是一些很常规的工作事项。

----------

看到邮件的第一反应是,语气比我以为的温和很多,没有想象中的严肃和质问。可能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恶意,是我总是去设想最糟糕的情况。这种思维习惯不好,累且没必要,要改。

回到邮件内容(总是先处理情绪再处理事情,所以效率堪忧吧)。

我是上班第二天听到关于她的负面评价的。听到的当下非常想找当事人或部门相关人员求证。但后来什么都没做。一方面因为自己的状态,自身能量为负的时候,是没法为他人带去能量的;另一方面,不应在未经允许的前提下干涉部门内部管理。

以我对她的预判,虽然现有能力和秘书岗匹配度偏低,但因主观意愿强烈,给予一定时间可以达到岗位要求。但现实让我对自己的选人标准和判断依据产生了严重怀疑。

您已经同她聊过了,她自我表述是有积极性的,但是实际表现不符。

鉴于没有和当事人交流过,我无法做出有效推论。等聊过后,我会把观察到的梳理下来反馈给您。

----------

 “我没上清华,是因为我不想考清华吗?”

我也不想这么晚的。

嗯,午休我会试一试的。其实我挺少午休的,日精力峰值啊,总想干点啥。

----------

一无是处的感受是真实的。

这种感受加剧了内部撕裂。

生娃并没有改变这种感受。

----------

突然想写一件往事。此刻我也不太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您且随意看看。

曾经省行时不时半夜打来工作电话,不堪其扰,同您吐槽。

当时您说,这是我的问题。要想一想,为什么省行会在那个点找我?

我也没想明白为啥,大概是惯的。于是后来做了一个改变,就是再也不接电话不回微信,一律当没看到,下一工作时间再回复(第二天上班,周末则顺延至周一)。后来就不再打来了。

----------

周末愉快。

监考愉快。





评论

热度(1)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