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意义 新工 轮岗 学习

 

20220617

今天回家路上想到了一个点,迫不及待想记录下来。

最初的源头是“不快乐”,喏,为什么我不快乐的时间比较多呢,以及为什么您说您觉得我很容易不快乐呢?我对“意义”的追求是不是过于执着了,是不是对很多事情来说,“意义”并没有那么重要,或者说,并不是不可或缺的。

然后联想到了下午交流时您说的年轻人普遍没有那么积极求进步的心。嗯,听上去有点像“躺平”。不过我觉得,躺平这个词多少有点贬义,更确切的说法或许是,年轻人的边界感更强了,对自我意愿的追求也更强了。他们很多人有着明确的目的(虽然在成长过程中可能会发生变化,但这一代年轻人不太存在无目标的状态,他们普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因此生出了工作边界。对于界线内的,他们会按照岗位职责认真执行完成,但在那之外的,任凭旁人怎么说,都不为所动。

有没有一种可能,对于新一代年轻人来说,“意义”将不再是工作中可有可无的东西——他们需要知道,眼前所做的事情是为了什么,对于当前岗位以及个人成长来说有着怎样的作用。当“意义”和个人追求高度重合时,积极性、主动性、创新性也都随之而来,反之则反之。

某种程度上,这可以看作是社会的进步,人们的追求从物质转向了精神。过往的人们或许也是追求意义的,但吃不饱穿不暖的,一大家子的下顿口粮都不知道在哪儿的,诗和远方,真的是过于奢侈了。现在的年轻人,站在父辈积累的物质基础上,有资本和底气去选择过想要的生活。他们不再愿意吃苦,也没必要吃苦,但为了他们喜欢的、热爱的、认同的事情,他们又表现得无比坚毅(不知道您有没有观察到这点,对此我的理解是,或许得益于坚强的后盾,他们承受失败的耐受值更高)。

也因此,他们既难带,又好带——如果试图用规则、制度去强制他们,他们将会在规则之内无限躺平,当然也可能一走了之,但如果愿意倾听他们、理解他们,帮助他们在工作中寻找意义,他们可以孜孜不倦持续奋斗。

虽然这么说有点绝对,不过就我的小范围观察,85后和90后管辖的部门和网点,普遍氛围更加好。并不是他们有多高明的管理手段,而是他们更愿意去倾听,去共同找寻工作中的意义,去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然后各自精彩。

喏,虽然薪酬啊、职级啊都是激励体系里的,但就像您说的,它们只是一部分原因。私以为,最多也就是短期见效,长期的东西,终究还是要来自内驱的。

--------------

顺带说说南湖第一枪手的事儿。

发今天日报的时候,我发现,工程量太大的评价是在昨天写好、但没发出去的部分里的。以及今天看完他的另两篇,看法可能又会发生一些变化(由此可见,单点事件的偏差率有多大)。

先说说昨天的看法。

因为扫了一眼青春嘉速度栏目,发现南湖支行把端午座谈的信息报了出来。大概是H5的文案直接复制黏贴的,看到的第一眼简直一口血喷出来。不是,如果想简单点,H5直接截图嘛,想正式点,那好好写篇通讯报道嘛,哪有这样的(您看到的版本,已经是简单修改过的了)。在不合适的平台放了不合适的文字,语言表述的通畅性也存疑,如果这是基础读写能力问题,可不又是个从头教起的大工程(此处想起了您无数次教“主谓宾”……一度感觉在上语法课,以及教我的时候您还是蛮痛苦的吧,快承认吧哈哈哈,我的高中数学老师对我印象深刻,“不是说一遍解题思路就好了,她要强迫我听她讲一遍她的错误思路,然后找出错误的点揪出来,再重建正确思路,一不留神就被带坑里了”)。

但今天看过其余两篇后,看法又发生了变化。

不知道您看的时候更侧重于什么方面去判断一个人的写作能力,我的话很简单,就是看能不能用文字把一件事讲明白,在此基础上,如果语言再精炼点、流畅点,就可以了。之所以注重叙事能力,是因为我觉得这背后是一个人的逻辑思维模式,是比较底层的东西,基础太差的话,教起来太累了。不晓得是不是端午稿件降低了预期,看完他的前两篇稿件,我觉得还不错,甚至称得上好(尤其同年龄层对比的话)。

可也如您所说,没有好到破格招录的程度。是我的话,从前两篇稿件来看,还是愿意去深入了解一下的,毕竟除了文字的东西,个人的意愿和志向也很要紧。双向奔赴的话,我是愿意为其破格的。当然,这是个人想法。

如果不是团支书以及那天的座谈会,我大概率不会知道他的存在。我想,像这样的人,全行应该还有不少,只不过很多时候,他们默默无闻(或许怕人才流失,支行对于这样的人,并不太愿意让上级行知道)。

--------------

超羡慕老大主动征求您轮岗意愿的。

尽管对自己接下去的去向十分好奇,但本着“该知道的时候总会知道的”,组织不说我就不问。其实这段时间很多人都来问我要去哪里(哎,不是,为啥,有什么风吗),一律不知道、听安排。省行开会时,有别的团委书记非常真切地同我讲,时间差不多了,总要轮岗的,要提前想好自己的去处,可以提前去争取,不然等到一切落定了就迟了。很感谢她们的建议,只是我的行为准则让我很难去做这样的事情(怎么说呢,不是说这样做不对,就,很难,非常难)。

再次表达下对您的羡慕。

羡慕您可以在尘埃落定前有选择的机会,羡慕老大对您个人意愿的重视。

小声叨叨:既然被问了,为什么不借机表达下想法呢,譬如去纪委办之类的。是因为不想去了吗,还是单纯不想提要求呢?是我的话,会毫不犹豫表达意愿的,成不成我管不着,说总是要说的。当然,前提是,被问。

--------------

准备睡觉。又想到个小点。

今天下班的时候,H老师还在单位干活。想到下午说的,教过的东西还是不断反复出错,您说是不愿意学,可从下班这个情况来看,好像也不是不愿意——不然走就是啦,年轻人可能还考虑对未来的影响,还有两年多退休的人图啥,所以我理解为,出于工作责任心,对自己的工作有要求。

如果这一假设成立,说明应该存在着一个目前我没有关注到的东西,阻碍了黄老师应用好新教的内容。会是什么呢?嗯,找找看。

--------------

以上,安~


摸鱼 初心 照片

 

20220617

周五摸鱼

周五的下午果然不能随便摸鱼,整不好就要周末来补窟窿……

不过,我觉得听您聊天的摸鱼很愉快,就是,那个,有时攻击性有点强(也可能是我承受力变差),就老笑笑笑,有那么好笑吗……

您说我那段最开心的时候合乎您的猜想,但其实并不是因为升职之前最快乐(您的依据或许是胜任了岗位?并没有),是因为无所求所以最快乐。那段时光至今我仍很怀念,工作之后,真的很少有那样纯粹的、只为着一个目的、心无旁骛地去做事了。仿佛周边所有的声音都被过滤了,只有眼前的那一个点,前进、再前进,不用想以后。如今回看,那是一段接近于“心流”的体验(是的,心流也不是只在同一时间段内的,它可以发生了一段时间内)。不过忘了哪本书说的,持续在心流状态也不好,因为过于聚焦,看不到大局。理想状态是脚踏实地仰望星空,既要踏踏实实做事,也不忘记抬头看看方向和路径。

据说,人生快乐的占比是趋同的,照这么说,前半生我不快乐的时候如此多,是不是意味着接下来的我都会很快乐呢?

附上昨天写的一部分。

之前留下的那些话题,后面的时间慢慢写,那个,看的时候收一下,笑得太大声隔着信箱也能听到的。

以上,周末愉快~

-----------

20220616

工作初心

前些天突然有了个想法,关于如何对待工作的,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完成领导(老总)布置的工作”。

虽然这么普通平淡也不优美的表述貌似和“初心”不太沾边,但好像,这就是我工作的初心。

看上去挺任性的是吧,实际上也是的。如果让我去描述自己,那大概是“完不完成工作任务、做成什么样,全看她心情”,就,听着非常不靠谱的样子。不晓得这是不是您说的,我和这栋大楼格格不入的原因。

客观来说,工作这么多年,在人情世故上我基本没啥长进,用白话说就是情商不高(这一点我现在的老总深有体会并深受其害)。能活到现在全凭两个字,运气(咳咳,当然也离不开您和老总以及各位领导们的充分包容)。

尽管多多少少总在背离初心,但它就像我的基准线,当我偏离时,总有各种方式让我十分不适,譬如莫名低落、譬如冲动易怒、譬如作息失常。靠得越近,状态越好(但,我的管理者状态如何,是另一个故事了……)。

照片,照片

昨天小Y问我,觉得直属团支部推优的照片拍摄得如何,我想了想,回了个“一下子说不全哪里不好但总觉得哪哪都不对”。

说细一点的话,构图比例、人物表情都不是很理想,但也不至于说不能用。鉴于也不是很要紧的信息,差不多就得了。如果是要紧的信息,那就要逐张重新裁剪(话说回来,如果是要紧的信息,会在现场就盯着,以避免发生事后无法补救的情况)。

小Y表示不知道怎么教。能怎么教呢,把要紧的点一条条列出来,构图怎么弄(不确定就拍大一点、大一点,后期还能裁出来),亮度怎么调(宁暗勿曝,暗成酱油色都有办法救回来,要是白花花一片,只能叹息一声),表情怎么抓(不确定就多拍点多拍点多拍点,看省行老大每次参会,哪次不是哒哒哒哒哒连拍几十张),还有,一定要现场检查,挑到满意照片再离场。

小Y说都说过了呀,还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嗐,新手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挺正常的,关键要看,出现了问题后,有没有对问题的反思,以及避免同类问题反复出现的举措。

我觉得,他可能背负了过多的责任。作为老师的角色,确保自己好好教了,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做一些针对性指导,最后的结果如何,不全是取决于老师,学生自身也很重要。

P.S.前两天看到南湖支行端午座谈会的网讯,作者是ZXH,看了后觉得还是算了,工程量太大。

 


关键岗位是个雷

 

20220616

关键岗位这摊事啊,案防检查问询,飞行检查也有台账不符,加上前几天团费的事儿……有种鞭炮噼里啪啦炸裂的感觉,炸多了,反而心态稳得一批,以前听到检查问询就很慌,现在则看看,什么问题,怎么表述的,定责严不严重,有没有解释空间,然后和检查组去沟通。

从没发现自己也能这么淡定。

明天D老板终于要来了,等过了,您大约会好一些吧。

(今天其实我还写了点别的,但约摸您也没空看,就明天发您吧)

以上,祝好。


清单备忘

 

20220615

早上崽崽从床上摔下去了,上午在医院折腾了半天,还要忐忑度过接下来的48h。

省行老大要来,您应该挺忙的,结合自己的低效,想了想,决定先把近期特别想交流的点在信件最后备忘一下(所以请忽略那堆不像人类语言的东西吧)。

把该补的都补了,希望今天开始可以进入一个比较好的工作节奏。

以上,祝好。

 

 

 

大脑喜欢简单的东西(all)

面对工作问题的淡定心态(内控询问函)

要把自己当领导(工作路径)

不断进化的招聘条件(支行中层)

工作中的多维角度(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不必把身处环境视为绝境)

不刷朋友圈有时会耽误事儿(省行推文)

注意自证预言循环(不要总说自己不好)

试用期劝退之岗位匹配性(N、Y)

特殊人员的特殊照顾(F师傅女儿)

“悟性”的理解(《暗时间》内射线实验举例)

……好像还有一些,但现在想不起来了,脑子钝了,先去觅食,然后回家睡觉。


收获 汇报 凡尔赛

 

20220610

16:47分,今天打开邮件需要的时间更长了一些。

关于“需要积攒勇气才敢打开邮件”这件事,在您看来会很奇怪吧,就像您第一次知道我非常怕您时那样。一度我是有过不怕您的时候的,不过比较短暂,怕才是常态。

今天吃午饭时突然想到,“怕”意味着“恐惧”,恐惧背后,总是有原因的。追着自己问了一遭,发现恐惧的原因居然没有改变,依然还是“担心自己不达预期”。真不是我人为主观设置的什么目标或者标准(我也不想那么怕您的),可它就像刻进了DNA一样,成为了一种本能的存在。我甚至都不晓得它指向何方,得到您的认可吗?成为您眼中的很优秀的存在吗?如果做不到,会招致什么可怕的后果吗?没有答案。但怕的感觉是真实的。

-----------------

您是不是阅读速度过快,跳过了一些语句……

“于个人是可以不计结果的,于工作,还是会受到时空限制的。”

对于个人来说,成长本就是一种收获,哪怕仅仅是经历,也是收获,只是对工作来说,是以结果检验的,无工作产出,在绝大对数情况下就是零。

现实点说,单位或者组织会关心我个人如何了嘛,应该会更关心我做出了什么(想想这么说太绝对,毕竟培养人也是组织的职责,个体的成长对组织也是有益的,只是个体的收获很容易随着人员的离开而失去,比起依附于人的收获,单位或组织层面可能更看重工作产出)。

A说自己收获了许多,然后工作一塌糊涂,B说自己收获平平,然后工作亮点纷呈,那么组织倾向谁呢?就,收获这件事,不同视角是无法对比的。

-----------------

之前因为时限确实很急啊(我还犯了个更大的错误,就是在还未请示领导获得同意的前提下提前布置了一部分工作,在半天的时间里是并线运行的,事后想想,做事是重要,可有些东西,比事情本身更重要,默念,错误的方向上走得越快便错得越深),我确实不够重视(此处还犯了另一个错误,即以过去的眼光看待人,过往分管行长是个不拘泥形式的管理者,快比什么都重要,但现在他更加全面了,对工作的各方面要求也更高了,不仅要快,该有的规矩也不能落下)。

您的方式我记下了,抄个作业先。

-----------------

领悟能力强是不可能的,严格来说,我属于笨的那一类。

聪明的人看到一个点,会快速联想到正确的路径,而我这种想太多又不够聪明的人,会由一个点联想到一片海洋,又缺乏找出正确路径的能力,只会迷失在无限的可能性中,最终跌跌撞撞找到个出口,或停留在里面。

老大的话对我有启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更像是带着一个预设答案去确认,得到了意料中的答案。其实很多事都类似于这个回答,没有一个明确的对立黑白,因人因事因时灵活掌握。这方面,您要说自己不擅长,那世间无熟手了。

-----------------

您居然会觉得我在凡尔赛。

德不配位,从我缺少能够驱动自身为了践行岗位职责去奋斗拼搏的信念可见一斑。

才不配位,还记得您说过的嘛,就算干到昏倒,从工作结果来说,团委工作就是普普,这说明我缺少相应的才干。

大家都很厉害,只有我一无是处。

这个念头在我休假返岗后空前强烈。

理性说,“嗨,在岗位上才能为崽崽多挣奶粉钱”,感性说,“明明不适合,却占着位置,平白耽误了该在这个岗位上的人”。这种撕裂感,优秀如您应该从未体会过吧。

中午的时候,突然很伤感(就是一瞬间情绪低落到不行的那种),很想念以前那个盲目乐观自信的自己,就算啥都没干出来,也丝毫不影响把“我是天才”挂在嘴边(学《灌篮高手》里的樱木花道),并坚定地认为自己可以做好任何事。很想抱抱她,请她给我一些力量。

以上。

周末愉快。


决定积极起来

 

20220614

觉得现在自己已经是睡眠状态了,麻溜地准备滚回家洗漱睡觉,明天再说。

昨天临睡前突然想到一个点,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段话(中午搜了下,貌似是撒切尔夫人的话演变而来,如下:”注意你的思想,因为它将变成言辞;注意你的言辞,因为它将变成行动;注意你的行动,因为它将变成习惯;注意你的习惯,因为它将变成性格;注意你的性格,因为它将决定你的命运。“),有点类似”自证预言“,所以我决定不再总说自己一无是处、也尽量避免这么去看待自己(一开始总是很难的,很容易就这么想了),或许可以避免持续低落。

比如,我本来想说,“分行是不是可以出台一些办法来帮助低效员工尽早完成工作任务”,但想到这么说意味着我认为自己是一名“低效员工”,比起这个定性般的词语,“因为没有采用适宜的工作方式导致了暂时的低效状态”或许是更有助于积极思考的描述?

嗯,今天就分享这一个小点。     

以上,祝好。


躲着领导走

 

20220613

一个消极工作的人员是啥表现,嗯,就是看见领导躲着走(是我本人无疑了)。

赶着回家,先撤啦。

我估摸着,差不多到下半周,应该有时间可以梳理一下近期很想同您分享的一些有的没的。

以上,祝好。


神之答复20220610

 

20220610

看来我们对收获的认识是有差别的,收获为什么只能是工作成果呢?或者说为什么只看得到工作成果呢?

确实不重视,我去汇报个会议安排,都会打印一份出来。以你这件事为例,我可能会在两三天内先口头汇报一次,这次汇报的目的是保证大方向不错;一周内拿出书面可操作方案再汇报一次,落实细节。

你的领悟能力比我强,我属于你说的“一些人”。但我不会纠结选择哪种方式,想做,那就每样都来一次,不是说成年人都不做选择题吗?

人贵有自知之明啊,还能看到周边人闪闪发光,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德不配位、才不配位?是凡尔赛吗?


青年活动之创新与传统

 

20220609

(主任前一天的回复)

只要用心去做的事,无论是否被毙,都会有收获

人无压力轻飘飘,不给压力怎么让他们更快地优秀起来(这大概是70 后的普遍想法,不知道 8090后接不接受)

针对当前的业务难点,搞一场业务研讨或脑力风暴,也许是领导更乐见的,年青人就要能创新,能想出点不一样的东西,领导在多次场合都举了北京城YYJ管理小创新的例子

在开展工作前把背景了解清楚是非常必要的,你所说的缺了些重要因素,比如从收到任务到汇报间隔了多长时间,是口头汇报还是有书面正式方案的,所以对汇报本身无法评价

有没有情绪不重要,关键在于调整

你关注什么才会感受到什么,再悟一下  :)

------------------------

6月8日17:59,到6月9日15:50,是我打开您邮件前需要积攒足够勇气的时间。

“只要用心去做的事,无论是否被毙,都会有收获”,哈,这句话怎么看都有点类似于成长论。于个人是可以不计结果的,于工作,还是会受到时空限制的。举个极端的例子,一个人很用心去做事,但因为各种原因一直被毙,到退休了也啥都没做成,我们很难说基于工作ta是有收获的对吗。当然您可能会反驳,既然那么用心去做事了,怎么会一直被毙呢,找出被毙的原因针对性改进,总有方案通过的一天,emmm……身为运气至上论者,能给出的解释是,可能ta特别背,一直背,比如刚调整完主要负责人换了,思路变了,从头再来,快到达目标时,目标“啪”一下后退到百米之外。不有句话嘛,在错误的方向上,越努力,离目标越远(此段不是否定“用心”的意义)。

压力可以促进成长,却不是唯一的方式。有人会感激,有人会怨恨,个体差异太大,我仅能代表自己。

青年活动这项工作,我以为已经了解了工作背景——这是一场团委出面组织的青年活动,但主要目的在于“预备基层干部选拔”,筛选出一批入行3-5年的、思想过硬的、业绩突出的、行为活跃的优秀青年,以活动的方式展现其个人特质和经营发展理念,再有一定的互动问答环节补充考察。也因此,才会选择“围绕热点问题观点PK+传统座谈”的形式(是不是有点类似于业务研讨?现场的碰撞或许还能迸发出创新点子)。

从布置,到汇报,有一周半的时间。无书面方案。嗯,这些可能都是让分管行长觉得没有认真对待的原因。再去汇报时,会准备好纲要式的书面材料、不少于三个的备选方案,至少不能让他觉得我主观上不重视。“重视”虽然是个主观问题,但不同的人判断标准是不一样的(可能就像穿T恤牛仔举办婚礼未必代表对这段婚姻的不重视,但在传统观点中穿上婚纱西服才是重视的表现,作为个体,没必要去挑战某些传统)。

您说老大喜欢创新(说起来,北京城的管理小创新是什么,老大很认同吗,老大为啥知道,是因为北京城是办公室的结对网点吗,是由您传达还是调研座谈了解到的呢,我是不是问题太多了,瞬间冒出来的),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但我认为团委作为年轻人的组织,是应当有主动尝试的意愿的,所以即便作为一个风险厌恶者,我也总是会选并不符合个人偏好的那个选项。但这似乎就是分管行长不同意的点,他毙掉方案的原因就是无法确保现场氛围(也可能是我理解错了)。我当然会去尽可能预见会出现的问题,提前做好充分准备,可现场效果确实是这样一场活动最大的风险(就像第一次嘉绩时也一样)。面对未知,我选择抓住不确定性中的确定性,然后走出去,否则,不是会永远停留在已知但有限的熟悉领域吗。

就活动本身,我是真的emo了。所以昨天找老大签字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了他这个问题,“我们想组织一场青年活动,旨在发现基层优秀青年,在活动的形式上,如果您是我,在活动方案的制定上,您会倾向于选择创新但效果未知的、还是选择传统但安全的呢?”他说,这要看,作为团,那应该是要有创新的勇气的,当然要尽量做好准备工作,尽可能去确保最后的效果,但也要知道风险是存在的,所以需要勇气;同时也要看,如果原来的形式好,那么采用原来的也不是不可以,如果原来的不好,那么你不想变也要变,逼着你变。这在一些人看来可能是“废话”,但对我来说是很有指导意义的,不仅是这项活动。

(浮萍写给树洞的一些题外话)

德不配位或者说才不配位是痛苦的,我会尽力去弥补期间的差距,可巨大的鸿沟让工作的每一个时刻都充满煎熬。在老大问我还有没有其它问题时,我差点脱口而出“我真的觉得自己很不胜任当前的工作,您有没有想过如何处置我”。根据过往经验,当有一个想法在脑中形成,并开始反复出现时,距离我做或者说的时候不远了。也许很快,我真的会把它说出来。

您知道的,我说自己从不后悔。但这些年,我总会去想,是不是不应该参加遴选。这个位置本该由另一个更有才干的人来担任。一个可以履行好岗位职责、也能更好管理自身的人。可我的身后是没有退路的,近的有老大说的,秘书岗就应该流动起来,远的有您说的,“你想写材料写到几岁”。

很多时候,我会对自己说一些话来缓解这种想法,“你傻的嘛,想那么多干吗,职级就是钱啊,你和钱过不去干嘛,现实点好不好”“组织选了你,说明组织觉得你可以,你去努力啊你去做啊”“有这难过的功夫,不如去想想做点什么”。可总有一些时刻,这些话也无法阻止之前的想法冒头。

有人说,因无知而无畏。当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又看到周边人的闪闪发光时,只想逃离。

(好了,这些看过就忘了吧,树洞同志,做人还是要积极点)

以上。祝好。


两个视角中的小F童鞋

 

20220608

因为省行团委宣传,今天和小F联系了下(约一下明天的推文,时间比较紧,让优先发外包),顺带问了下她工作近况。她说,最近感觉有改善了,具体体现在您对她的视频提出的意见变少了,对最近一期基金定投的还表达了认可(她特兴奋转我了,嗯,终于加上人名了,不过就出现了一下下,可以和新闻一样全程贯穿嘛),虽然还是存在一些问题,但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在转变,还感谢了我对她的鼓励(呃,受之有愧,就聊了一次而已,而且那次聊天还有有意施压,我觉得她的聊天体验不会很好)。期间她提到上周有一次您同她谈话,回去后她还哭了。嗐,安慰一下。那些发给她的话,好像有些是我对现在的自己说的。

同时因为和小Y也有对接,也了解了一下小F近期的情况,但他觉得没有明显改善。嗯,两边信息有点冲突,我就具体问了下,说好像近期小F的视频号好像质量有提升,领导那边的评价也有好转,比如基金定投那篇,貌似还比较肯定。小Y说,那篇都是他提的修改意见,并说您要求现在视频都必须他审核通过后才能发您审核。而他最头疼的,是网讯基础错误还是很多,发了个例子过来。我想了想,说,可能不能采用一个点一个点传授的方式,需要去弄个系统化的培训方案,一块一块地教,毕竟小F那边的错误少了,他的压力才会轻。至于基础错误,还是要抓错题集,多盯,理解不了的就先背下来。

综合两边信息,感觉小F的心态还是很稳的,小Y那边负荷有点大,不过如果他能做个针对性系统培训的话,应该在不长的时间里(预计一个季度吧)可实现明显的减压。

有一个很真实的想法,我可能没有同您说过。对小F也好,小Y也好,有时因为工作交集而延伸开去的一些聊天和交流,只要带有教导性质,我都会有很强烈的越界感——忘了之前是什么事情,但您说过的,并不是所有部门都可以容忍这种越界的。在职场上,这种行为类似于越级,是一种应该规避的行为。

但同样也是很真实的想法,那就是我是愿意这么做的。以前我以为这是因为您的缘故,但后来我发现,虽然您是理由,但不是唯一的理由,是我自己,愿意做这件事。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以各种形式,来自各个部门。所以当我可以做点什么的时候,我很想将当初收到的善意,返还给他人。即便并不是所有的结果都是好的,但始终无法完全放弃。我想,可能是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治愈吧,就好像借着另一个人,实现了对自己的开解。

“总有个过程的,自己的信心是最要紧的,同时每隔一段时间要停下来看一看,想一想当前的问题主要是什么,有没有解决的办法,自己解决不了就请别人解决,然后继续往前走。”

以上,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