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由课题奖项想到的运气小思

 

20220512

上班第三天,找到了2月份之前的存档邮件,其中一封人行认领课题的评奖。看了下,办公室XJ的是二等奖,而我和财务S老师的,三等奖。

喏,虽然很早之前我就认为这个和我本人写作没多大关系,纯粹运气问题,但当真的面对这一现实时,还是有点难受的,因为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就是:我真的这么差吗?

当初我就知道,全行1600多人里,我绝对不是写作最好的,机缘巧合做到了秘书岗位,又因着这个岗位得到了许多的荣誉,包括但不限于优秀共产党员啦、优秀通讯员啦、课题评奖啦。虽然早就知道,时间久了,难免滋生出“我可能真的还不错”的错觉。

身为运气至上论者,我不敢抹灭他人的实力,譬如同一个平台,就是会有人做得比我好,或许是ta运气好,但也可能纯粹是ta实力比我强。

承认自己不够好,还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如今想来,或许主任也会为当初他说过的“再也不会有小Q这样的秘书了”感到武断和可笑吧,毕竟才三年不到的时间,他现在管辖的XJ已经是比我更优秀的存在了。我唯一介怀的人品问题,在主任和大部分人眼中,也是不存在的。

这三年时间,我似乎一直在告别。每一次都已将再见说得很彻底,但当更深层次的道别来临时,才惊觉之前的别离还不算真正的别离。

第一次,是部门的别离。说了再见,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情绪,人在门外,心在门内。在这样的情绪牵绊下,曾经有过不少的伤痛。

第二次,是过往的别离。我开始学着面对一个人的现实,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寻求帮助。踏出了那扇门,可总还是想回来。

第三次,是心灵的别离。因为过往的人和事都需要保持一程距离,我退到了部门之外,开始学着适应旁观者的身份,站在门外,看向门内。

第四次,是真正的别离。我意识到门内的那些热闹喧闹都已经和自己无关,而自己也不再适宜打扰里面的人。退出更远的距离,看向门内。偶尔难过的时候,会想要靠近那扇门,但理智告诉我不可以,门内的过往可以是精神上的力量,但不可以是现实中的连接。

第五次,预感即将来临。我终究要离开那扇门,去探寻自己的世界。有缘的话会再相逢,而此刻的我也无法预知那时的场景和心境。或许,不再相逢。美好的东西,比较适合待在记忆里,需要的时候拿出来温暖一下自己,然后放回去,封存好。

感性好了该谈谈理性了。喏,第一届主任说我上进心不够,当时我还特别委屈,认为不是这样。现在虽然是人生中比较特殊的时期,但好像我也并不想做躺平任嘲的人。试图平衡是危险的想法,生活是我的核心,但工作并非生活的反面,工作是为生活提供燃料的,出色的工作表现可以获得畅快的身心和更高的自我认同度,也为花费更多时间在生活上提供更多的底气。

运气固然重要,没运气的时候,可以蛰伏,但永远记得,不要堕落。

以上,自勉。




近期我从主任身上悟到的

 

20220301

客观来说,近期我和主任基本没有什么交集。

但有的人就是这样,经由岁月打磨,总能让你从过往的一些言语或事件中得到新的感悟,并照亮前路。大约这就是我那么笃定地认为主任是人生导师的缘故吧。他对我的启迪和影响,远比我以为的要深远得多,也远超他自认为的程度。2020年时的我还不知道,但潜意识已经超越我的认知察觉到了,在当时断交时那么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就是一种警示(“撕心裂肺”并非纯粹的形容,那时常常觉得心会一抽一抽地痛,间歇性地喘不过气来,在很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了医学上“心因性”的提法,知道了人的思想上过于悲伤,是会引发生理疼痛的)。

——人到中年的善良,需要坚韧的心性和现实的基础。过往我总是钦佩主任的“知世故而不世故”,内心良善,并认为“这就是我想要成为但还没有成为的样子”,并确信自己一定会成为,但我并不知道,这么难。随着年岁增长,对一些游离的规则愈发熟悉,“坚守初心”显得困难重重。一方面,我们受到太多诱惑,那些亮闪闪的捷径仿佛长满了艳丽花朵的林中路,身边还有不断看似抄捷径走到了彼岸的人,引得我们心有所动;另一方面,我们受到现实太多压力,有些压得我们直不起腰杆,一些本该拒绝的事,现在要掂量一下把“不”说出口的后果是否是承受范围之内。内外夹击下,“初心”很容易成为最先被牺牲的那一个,毕竟相较近在咫尺的利益和危险,“初心”存在与否的好或者坏的结果实在是太遥远了。主任能在规则之内保有初心,游刃有余又不受裹挟,既源于他对本心的坚持,没有被那些旖旎绚丽吸引了去,又源于他有足够的资本和底气去拒绝他不愿做的,而这资本和底气,是靠才识打下的核心竞争力,以及积淀下的充足的物质积累。对处于纷扰世间的凡人来说,“善良”和“爱情”一样,是奢侈品

——比起对错,更重要的是立场。其实我的“功利”一直是主任抨击的点。我辩驳过,但无果。我想,大约只有时间可以让他看到真正的答案。做总是比说,更能体现一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在我初到人事时,与办公室冲突不断。当时主任很维护新的秘书,即便有一些冲突的事实已经指向了是新秘书的过错。很后来我终于明白,“对错”从来不是绝对的,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对错甚至可能是颠覆的。我认为自己是对的,主任也不认为新秘书是错的,基于本位主义,面对我这个外部门、且也没有足够实力碾压逼迫本部门妥协退让致歉的,拒不承认就完事了。我自以为的“正义”“正确”,也不过是基于自身得出的,或许在新秘书的眼中,我就是恶的化身(以及,“恶”未必是做了什么,对有的人来说,你的存在就是原罪)。现在我不太会用“对错”去评判人和事,在表达观点之前,需要先确认自己的立场,而后基于立场,决定观点。譬如俄乌冲突,作为中国公民,外交部的发言就是我的态度,我坚决拥护党中央的一切决策。反侵略?同情乌?如果今天鹰酱把驻兵派到大毛边境,明天就会再次压向我们的边境,今天以乌引爆俄,来日就以某岛引爆我们。这是生死存亡之战,我坚决捍卫脚下土地的利益。

——如果没有实力,就妄想待遇。年轻的时候总是羡慕一些大神,仿佛一些凡人身上不可能出现的“缺陷”都能被包容,也幻想过自己成为那样的人。主任在我眼中就是最为羡慕的。虽然曾被主任称为“奇葩”,但其实他才是真正的“奇葩”(非贬义)。作为办公室主任,居然可以不被人际裹挟,上班来下班走,围绕老大把工作做好,其余不太理会(当然只是看起来,他一定有他的办法去平衡),工作推进顺利的同时,各方对他评价都不错,反过来办公室的工作推进更顺利,形成良性循环——这可是不用耗费大量班后时间去维系所谓“人际”就得来的呀,无论客观上的工作还是主观上的评价,他都兼顾了。工作上没有耗费过多的时间,意味着他在生活上有足够的投入。这,才是理想中的人生啊。可他凭什么做到的呢?面上看,大约是过硬的材料能力,一技之长、尤其是写作能力,总是会被特殊优待的。但在我看来更关键的,是他永远清晰的头脑和理性的决策,在各类形势中永远占据主动。太多人,包括管理者,很多时候都没搞清楚真正重要的是什么。别人给优待,除了少数的天然契合,绝大多数都是有所求(或有所顾忌),大到国家,小到个体,都是如此。

暂时想到以上,后续补充。

 



在意即束缚

 

20220225

在写今天日记之前得先感慨一下,我以为最近听闻的单位里发生的事情已经够超越想象的了,没想到身处和平年代的我,有生之年能见到“打仗”,还是牵涉五常的那种。这个世界真魔幻。

今天想记录的,如标题所示,是晚上洗漱时突然在脑子里冒出来的一句话:能够困住我们的,往往都是我们所在意的

譬如近期来问我职业选择的小Y。他在当前部门当前岗位干得不那么痛快不是最近的事情了,但他之前拒绝了外部单位的一些橄榄枝。现在他觉得已经触及到了他不能接受的界限,又恰巧有看上去合适的机会离开,但因为种种原因犹豫不决,所以来问问我的建议。无论是省分行秘书岗位,还是股份制银行办公室副主任岗位,单从职业发展和薪酬待遇来说,都是值得跳一跳的,那么,他的迟疑,背后一定有原因。一通聊下来,发现其实他对信贷专业爱得深沉,“我不想荒废掉自己的信贷A中”。哈,这就是原因了。无论是上级机构,还是换家银行,都无法满足他想要转专业的需求。这个愿望,已经成为了困住小Y的点。

每个人都会被一些东西束缚住,或许是一个人,或许是一件事,或许是一些明确的利益。无论表象如何呈现,背后的实质都是一样的——那一定是我们在意的。而“在意”,是一个主观的概念。

以往,我以为被束缚住是一种客观存在,譬如钱、职位等等,都是客观存在的,总不是我想想“我是XX行长”,就真的变成了行长,还配备百万年薪。但近来,我开始体会到,束缚真的是很主观的东西——确实,我们无法通过在脑子里想一想就改变客观现实,但只要不在意了,那些困住我们的东西就会随之烟消云散。譬如,我很缺钱,为了得到更多的钱不得不卷起来,可其实只要放下对超出当前承受能力的物质生活需求,钱就不再是束缚。和其它的那些道理一样,听上去很简单,实践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也是在晚上洗漱时,伴随着这个感悟同时到来的,是这三年来我与主任关系的回忆。几乎是被迫地,我从“主任”的这个圈中走了出来,不再被束缚——我依然很敬仰他,但不再会因为他对我的一些质疑和否定,抑或他做的我不太理解的一些事情感到愤怒,可以平静地接受他的一切,好,或者不好。我接受了我们的不同,尽管他依然是我想成为但还没有成为的样子;我也接受了他所作的一些我不那么理解的行为,他那么做自然有他的理由;我还接受了他对我的一些误解,有时我会解释,有时不会,因为时间会告诉他答案。我不再介怀那年端午他发给我的类似绝交的话语,也不会再有一片诚挚被辜负的受害者心态,接受着他所划下的新的界限,站在线外不再逾越一步——当我知道自己随时有转身离开的自由时,就从那种被叛离的悲伤中走了出来。这是我的选择,是我做出的选择。我欣赏他身上那些闪耀着光芒的可贵品质,欣赏他脑中无穷无尽的浩瀚知识,欣赏他心里永远生机勃勃的好奇心,我十分渴望靠近他、学习他,时时与他交流、向他学习,如果不能,那就站在一城山水之外驻足遥望。

达成现在的心境,理应是轻松的、愉悦的。但我内心深处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伤。大约是我明白,我走出来了,是因为放下了一些东西,一些于我而言弥足珍贵的东西。但正如《当呼吸化为空气》作者对自己罹患癌症后生活轨迹发生的剧变所描述的那样,原本规划好的未来骤然消失,但可以尝试描绘新的可能。

以上。




职业发展选择

 

20220223

不晓得为什么,今天特别累,早上起不来,睡到了9点半才迷迷糊糊起来吸奶。

过程中,小Y给我发了信息,问我要不要参加省分行秘书岗招聘。

我没有直接回答,因为每个人侧重的点不一样,答案也是不一样的。譬如,如果他特别看重生活,那么两地分居显然是不明智的,而如果他侧重事业发展,那么更高的平台是蕴含更多机会的。

于是我在简单表述了“单纯就工作而言,更高层级的同岗位具有更多发展机会”的个人原则之后,问他,他是怎么考虑的。于是他开始诉说他面临的情况,最大的问题,是他觉得,在当前的岗位上,自己是“被放弃的那一个”。而他想离开,最大的原因是不想和XJ直面竞争,因为他觉得胜负已定。

这个想法之前很多次他都提起过,很大的原因就是两位主任都比较偏爱另一名秘书XJ。客观而言,XJ是比小Y更讨喜的性格,懂得争取好的工作机会,懂得展现自己的成果,也更加乐于与人交往。而我对她的顾忌,也不过是因为不认同“通过技巧性表现或误导性陈述抢占/抹灭他人工作成果并占为己有”的这一点(也就是我一直说的人品问题)。但抛开个人道德,我得承认,这是一项非常出众的能力,毕竟领导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也没有太大的必要去追究真相,能把工作做好、员工不反就可以了。我不会这么做,只是因为个人道德约束。

我和小Y说,只要是同岗位,或者是类似资历,“竞争”是逃不开的。并不是说,他去应聘了省分行的秘书岗,就不用竞争了。相反,省分行的秘书们是高度重合的,需要更多的竞争——当然这并不是零和博弈,事实上,如果做得好,各个秘书都可以去往自己负责的条线获得晋升,到时大家的关系又变成了协作。如果单纯是为了逃避“竞争”而选择应聘,是不明智的。至于是不是“被放弃”的那一个,由领导决定,我们很难直接左右,与其在意这方面,不如做好自己可以做的。

而后,我和小Y开始逐条梳理职业发展道路不同选择的利弊。

应聘省分行秘书岗,将有如下优势:

1.更广阔的发展前景。同岗位,一定是机构层级越高越有发展前途,光是职级这一条就足够了。更别提,省分行秘书只要干得不是太差,默认都是前往所负责的条线任科长,如果科长干得好,很快就升处长,前景确实光明。在市分行,要完成从这一步非常难。

2.更灵活的发展路径。一般来说,如果是在市分行秘书岗,如果要升职,要么原地提拔,要么通过团委书记等中后台管理类职务来获得升迁,不像省分行秘书,可以去到所在业务条线升职。而且除了本部,也可以选择下挂支行当个副行长什么的,可供选择的路径很灵活多样。

劣势也很明显:夫妻两地分居,新城市的购房落户、子女教育。主要是个人生活方面的。

选择留下,优势则是:

1.有机会前往最符合预期的部门。小Y和我说,其实他也不那么想进入管理层,相反,他对自己的专业倒是很执着,不想荒废了自己的信贷知识,最理想的就是去公司部做团队长或者经理三级,可以踏踏实实走技术路线,因为他比较怕和行领导接触,觉得压力大。而想去公司部,前提就是,他得是分行的人,如果应聘去了省分行,就回不来了。

2.生活稳定。买好的房,订好的婚,都将如计划实施,没有变故。

劣势也很明显:现阶段的职场压抑(那种“被放弃”的感受是一种很大的压力,伴随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我经历过,懂)。

我的建议是:

1.想清楚自己内心真正在意的东西。“逃避竞争”于我而言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特别是,新的选择并不能改变这种状态,竞争无处不在,今时今日是XJ,将来或许是小A小B小C,如果无法处理好当前的课题,将来遇到同样的问题,会陷入一样的境地,而逃避是不可持续的。无论是求发展、还是求喜欢,都可以。在当前的职场选择下,“发展”和“喜欢”是两个不同的方向,因此需要先想清楚,究竟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初心”是很重要的东西,可以让一个人在漫长的黑暗时刻里,始终保有坚韧的信念。

2.和家人商量未来的发展。这一点在对话中我强调了很多次。原因无他,因为在自己不到30岁的年纪,是不太会把“家庭”放在很重要的考虑位置的,但事实上,步入中年之后,愈发察觉到“家庭”的重要性。我们大多数人的工作,只是为了获取生存物资出卖时间的渠道,谈不上“事业”,终究也是为了生活,而家庭,是影响生活质量至关重要的因素。幸运的回头是岸,而有的已是支离破碎。太多人没想明白,以至于中年陷入迷惘。

3.和主任聊一聊,听一听他的见解。哪怕觉得自己被放弃,也要去聊一聊。一方面,主任的建议本身就是一种态度(是不是对自己表示要离开如释重负,甚至建议去尝试),另一方面,主任的信息更多、站位更高,可以站在相对公允的角度给出适宜的建议(这一点是基于管理者人品的,以我之前对主任的了解,他是相对没有私心、愿意基于事实给出建议的那类管理者)。此外,这也算是过了明面,应聘也好想离开也好,都坦诚相对了,后续不会被动。

4.要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第一点是基于我自己的,在找主任谈的时候,可能会得到“试一试”的建议,这意味着主任也希望自己离开,反正搁我我是要emo的,总之要做好准备。第二点是客观的,即参加了应聘,没选上,也暂时没有去到公司部,依旧要在原来的环境里工作,甚至要接受XJ成为自己的上级,这是需要很强大的心理素质去面对的(但是小Y说,这一点他有准备,嗯,小伙子,这可比想象的艰难得多)。

还有一点,我想了想,没有和小Y提,因为它是我个人做选择时的准则,可我不确定它适用于每一个人。对我来说,两项选择,我会避免选择那个最坏结果更无法接受的,而不是选择那个最好结果更是自己想要的。但或许对有的人来说,为了一个足够好的可能结果,愿意付出所有试一试呢?

原本我想问问主任,他做选择时,是避免最坏结果,还是争取最好结果的策略,但想了想,这样难免会牵扯到与小Y的对话,还是算了吧。等到将来返回工作岗位后,有机会再交流吧。

---------------------

正事之外,也和小Y聊了些有的没的。譬如我问他,为什么他感觉自己被放弃,只是感觉呢还是有佐证。他说,主任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要让XJ原地提拔。这还真的挺出乎我的意料。这个偏爱的程度已经超越了我对他的过往认知,照理来说,越是有这样的想法,越是不该在部门内公开表达(在行领导那里倒是该积极争取)——何必呢,未来变数这么多,万一,将来多尴尬;而如果没有万一板上钉钉,那更不必急在一时,等尘埃落定自然众人知晓。何况,培养谁扶持谁,不说,大家也看得出来。就,不太理解主任的行为,不太符合他内敛谨慎的性格,再说也毫无必要。

小Y又说,感觉主任变了,尤其是小主任去了支行后,总有一种“我就干两年后面就不干了”的意味,甚至招新秘书时公开表示“这是为Y主任(小主任)招的”。呃……这,好吧,我就认为这是老大的意思。但还是那句,没啥必要说出来啊。也许,是到了主任的境界,这些都无所谓了,说不说全看心情,自己开心最重要,没那么多好顾忌的(所以,主任其实是个话痨吗,我以为他很内向呢)。

此外,还有一些人事变动也同步了一下(小Y很好奇我不知道,那啥,我为啥会知道,我又没探子,也不会去主动八卦)。去中东的LLN回来了,到内控,暂无任免文件;HN支行的ZXY和分行机构部的XD对换;人事的Q总转业务序列了。

Q总的转任让我震惊了,我的天,明明还有将近7年才退休呢——虽然,在休产假前,因为机构改革,我暗落落梳理过分行本部的管理人员名单,对照机构改革后可能的职数削减,排出了可能的被撤职名单(因此也一直觉得自己岌岌可危),也确实排到过Q总(从工作表现来说的),但他之前年度考评都是优良,且又是人事部门,我想着操作难度还是比较大的,没想到老大真的开刀了。对应Q总的转任,不由得联想自己回去后的职务安排,会直接升任副总吗?想到要对省分行企业文化部和机构人员科的线,真的辞职的心都有了……可不可以让我安安心心回办公室分管材料,撤掉后勤那边一个副职,然后新招一个团委书记……算了,能保有职级就该庆幸了吧,哪来这么多要求。

回去后,应该是一番新景象了。那就,见招拆招吧。

如果有机会,好想请主任指点一番啊,但从小Y描述的他的变化,如果他真的变成了这么外露的、且一心扶持部门内员工的管理者,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要来指点我呢?

就,看有没有合适的时机吧。

以上。




就医感想之我好像与时代脱节了

 

20220210

还是今天的就医。总体来说并没有大的阻碍,包含等化验报告的那半个小时以及停车场往返门诊的步行耗时40分钟,从驶入停车场到离开一共也就1小时26分钟。

但期间发生的一些小细节让我觉得,好像自己变成了曾经不理解的父母那辈,有点儿和时代脱节了。

——诊间扫码支付:就诊过程中,医生让我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就申领了电子医保卡,完成了诊间支付,不用再去交费窗口、自助设备另行交费,超级高效。在医生引导我操作时,我的内心真的是各种惊叹,想不到当前的移动支付已经便捷到了这种程度,连医保卡都可以接入。

——线上查询报告:通过智慧医疗实现检验报告线上查询,我是早就知道的。不过很久没有到第一医院了,加上医保卡也换新了,特意观察了下卡号,也变了。于是在和医生确认可以线上查询后,我还是留了个心,准备等报告出来了,再试试线上可不可以查到,万一有什么问题也好处理。幸亏没走。虽然智慧医疗里绑定了我的新医保卡号,自助设备上也已经取到了检验报告,但是手机上的智慧医疗里查询不到结果。经咨询台指导,在医院的就诊记录里,就诊号比医保卡号多了一个字母J,需要加上这个J。操作了一通,显示绑卡失败,再咨询,工作人员一点,就绑卡成功了。在与就诊号完全一致的就诊人信息里,就可以查到相应报告啦。如果没有工作人员的答疑和指导,我觉得仅凭自己是无法完成的。

以上两点,虽然很小,但是让我联想到了营业网点里的那些大爷大妈们,以及单位前结现部老总说过的“虽然现在我很熟悉我们行里的各类自助渠道操作,可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不确定自己还能紧跟时代,或许到了那时,没有人指导我,很多业务我也没办法自己完成”。那时听到,觉得离自己很遥远,也从未设想自己会成为其中一员,直到今天就医,蓦然发现,或许我已经身在其中。

再遥想当年刚上大学,没有独自出过远门的我一个人在浦东国际机场,靠着各类指引牌很顺利地完成了登机,还感慨到底是国际大机场,指引牌极其到位,完全不需要人工——如今的第一医院其实各类指引也非常齐全,可我发现,比起研究那些指引牌,我更倾向于人工帮助,不知道是变懒了,还是变笨了,没法再根据那些指引牌就自己摸索出相关的路径。

记得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个观点,大意是,当前的社会正在快速地网络化,一切可以替代的人工都在快速消失,这是一个对老年人来说越来越不友好的时代,无论是社会服务的可获得性还是感情需求的满足。喏,衰老是必然的,但我并不想成为一个离开人工帮助就无法独立办理各类事项的人,毕竟智能化和自助化是大势所趋。而可以让自己减缓脱离的,或许就是保持思考、保持学习。年纪从来不能定义一切,但思想会。

以上。




精力节省之日常决策调整

 

20220209

前两天写了篇日记,《精力节省之减少生活中的决策》,重温了一个早就明白、但近期做得不太好的部分,即减少生活中的决策,提升精力专注度。之前那篇日记,简单梳理了衣、食、行方面的内容,目前有部分修改:

食:

“早餐吃豆浆粉+麦片”升级为“豆浆粉+麦片和玉米+鸡蛋和速食饺子包子交错进行”,毕竟每天吃一样的容易腻歪。

“午餐鸡胸肉(或其余低脂蛋白)+蔬菜+碳水”升级为“各类熟食肉食or鸡胸肉or巴沙鱼+蔬菜+碳水”,还是同理,一直一样的菜会腻歪。

“晚餐周一至周五吃猫猫妈妈做的饭,周六周日同午餐(懒的话可以点外卖)”升级为自己做,周五晚上再请猫猫妈妈做,周六晚上和自己爸妈外出用餐。

为了简便,一天做一次肉,米饭中午烧足,蔬菜每顿新做。肉菜和蔬菜尽量多用蒸煮以及微波炉,能不炒就不炒

行:

“忘崽日”暂时更改为“父母日”,即我爸妈来的时间从周日改为周六,这样阿姨也在,我们可以外出用餐。

这一调整一方面是想出去吃,我和猫猫可以改善伙食,同时爸爸妈妈也可以不那么累,另一方面是周日的两人时光就可以不被打扰了,在卧室里带娃爽歪歪。

上班后再看要不要调整。

其它:

把当前家里的各类清洁剂、沐浴露等用品理了一下,盘点了下近期打算加入的新工具(丁腈手套),网上一样样买好,并将经过筛选后满意的物品链接放入收藏夹,补货时可以直接购买,无需再去调整。

清爽,舒坦。休息时相对上班时间多,心情也没有那么烦躁紧迫,正好用来梳理各类物品的渠道。

以上。






人事办公室工作分析

20220203

自打从办公室秘书岗转到下挂人事的团委书记岗位后,我始终对对新工作存在抵触心理,一直都很想回到原来的部门,连年增长的收入才能稍微遏制这个念头。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工作,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可能更多是人岗匹配的原因。从来没写过两个岗位的特点,现在此简单记录一下吧。

说明:以下优劣均针对我的价值体系而言,譬如创新对我来说是好的,但对于喜欢程序化工作的人来说就是不好的,特此说明。

办公室工作

优点

1.持续成长性。这是我认为的办公室工作最大的优点。办公室工作,尤其是综合材料岗,可以接触到大量上级和本机构管理者的讲话稿、各类专业工作汇报材料、部分市政会议讲话稿等,对于快速了解体系运转、开拓个人工作眼界是很有助益的,是少数的不受本岗位专业限制的无限成长岗。

2.工作创新性。办公室是围绕领导开展工作的,其工作的很大一部分是将管理者的各类设想通过一定的方式落地,某种程度上是没有固定程序的,因此相应具有较大的自由度,可以在规则框架之内进行创新探索。

3.独立自由度。这是针对“条线管理”而言的。银行的专业条线管理相当强悍,甚至在一些专业领域,存在部门听命于上级行而非本机构领导班子的情况。但因办公室服务对象的特殊性,上级行专业条线除了对舆情管控、公文印章有一定的要求之外,其余基本都是留白,放手让下级机构办公室专门服务好本行领导。

4.领导成熟度。这个属于特例,又不是特例。说特例是因为,这一点仅针对主任而言。主任人品过硬、专业强悍,难得的是本人又很有趣,实在是我想成为但还没有成为的样子,他身上有太多太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了。同时他还很知人善用,能够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去合理分配部门内工作,在部门高效良好运转的基础上让每个人都很有成就感和满足感。这个优点具有人身属性,换个人或许就不复存在了,但我想,能够坐在这个位置的,都是管理人员中的佼佼者,因此也可能不是特例。

缺点

1.事不由己。当秘书的头几年,别人问起我的工作,我总是半开玩笑说,就是个打杂的。那时我的主责是宣传,但实际上能有10%的工作时间用于宣传就很好了,还都是班后时间。毕竟,办公室工作可列上行程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很多时候都是在处理各类突发的情况,以及管理者的各类灵光一现。作为经办,上班的时候就是在处理各类琐事,甚至是跑腿——怎么办呢,谁让我是部门里年纪最小的呢,理应要多承担一些。

2.时不由己。除了工作事项上的琐碎,各类事项的截止时间也没商量余地。虽然,要求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事项都在非常接近的时点完成是不合理的,但都是领导要求,讨价还价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加班就成了常态(现在好像改善一些了,在一定时间内无法完成的,主任会在领导部署时就提出来,争取更合理的时间)。当然,这和我自身在事项优先级的选择上偏弱有关,没有很好地遵循要事第一,同时也不太懂得拒绝,对自己的工作效率预估过于乐观。

人事工作

优点

1.升迁快。都说人事部门的人员升迁快(对应体制内的组织部),客观来说确实如此,就我们当前部门内干部员工,剔除一名高级经理一共8人,其中4名管理类,4名员工中有2名经理三级、1名经理二级、1名经理一级。一方面是因为人事部门确实靠近领导,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我私以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人事部门的人员对人事政策更为熟悉和敏锐,提前打造好了履历,待到要选拔干部时一卡,可能满足条件的就那么几个人,领导从中选个熟悉的,也正常。

2.人脉广。从招聘到提干到薪酬通通都隶属于人事部门工作职责,从一名员工入职面试起,人事部门就有接触,在岗员工更是常有联系,加上手握领导干部任用动向和薪酬福利前置信息等大家比较关心的信息,人事部门的人员无论办什么事,都会有隐形的便利性。

缺点

1.工作空间小。人事工作涉及到员工切身利益,纪律性极强,每一步都要严格按照相应规章制度来,对于具体经办人员来说没有什么可发挥的空间,日复一日的事务性操作也容易让人退化。

2.条线管理紧。就是因为手握实权,人事部门受到上级专业的严格督导,违规风险大。此外,在实际执行中,上级机构专业部门经办人员个人素质参差不齐,个别喜好发号施令来获得满足感的人员就会格外苛刻,制造一大堆耗时耗力的表格增加下级机构负担(我所对应的科室就摊上了那么一个,叹)。

3.事务工作多。确切来说办公室和人事都有很多事务性工作,但人事的老总,也就是我当前的直线管理者,不晓得什么原因,将我困于事务性工作,繁重的低难度重复性耗时操作挤占了我全部的工作时间和相当的班后时间,这两年我的成长是停滞的——而这,触及了我最核心的诉求。

为什么我更想在办公室工作

其实这和个人特质有关。仔细回顾了自己过往十年的工作经历,发现自己具有以下一些特点:

1.追求持续成长。学生时代也好,进入职场也罢,不变的就是对学习的热情——此处学习并非单纯指课本学习,而是广义的。确切来说,持续让自己成长,是我核心的诉求,许多人期待的“躺平”并不是我内心真正向往的。我喜欢挑战,也喜欢挑战成功之后的收获(包括物质和精神)。

2.相对淡泊名利。对所谓的资源、权力没有过多的渴望,非常清楚有些东西只是部门岗位职责赋予的工作权力,并非个人所属。比起追逐名利,我还是更在意生命体验(比如和家人闲坐,寻觅同好)。当然谁也不是圣人,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的,只是说,不会在追逐一些身外之物时迷失自我。

3.游离规则之外。我的前领导曾说我是“奇葩”,还说过我与当前部门的其他人格格不入。嗯,他是对的。或许是从小受到的教育影响,我不是一个迷信权威的人,不会因为一个人身处高位或既往成绩就认为其一定正确,也不认为现有的规则就是正确无误的。容得下的人说这是有创新思维,容不下的人就认为不听话、不服管。想让我去做一件事,可以用职级压,毕竟执行是下级的本分,我恰恰是很有职业精神的,可想让我用心去做一件事,则一定要让我明白背景和意义,内心认同才能全力以赴。至于世俗的规则是否要遵守,我考虑的从来不是旁人的目光,而是自己是否能够承受相应的结果——这才是人类社会更为底层的规则,那些职场的、人际的规则,在我看来都不如自己开心重要。

喏,由此可见,人事部门的那些优点,对我而言可有可无(我不那么在乎人脉和权力),相反缺点则很致命(限制了自由和创新,削弱我的认知),办公室的优缺点更好地契合了我的个人特质。

至于去业务部门,鉴于我的核心诉求是“成长”,所以比起具体做事技能的提升,我更在意认知提升,也因此更倾向于靠近核心管理层,办公室、人事这样的党委职能部门才是心之所向。或许前领导看来,这是功利,可我想的很简单,只有靠近核心管理层,才能更清晰地读到他们的想法,才能有机会看到思考的路径和优化的过程,这些于我自身成长是很有启发的——相对这些而言,职级、薪酬的晋升,不过都是顺带的附属品(当然我也很喜欢这些附属品,毕竟它们可以让我在现实物质生活上更无忧)。

以上。





老总在群内的工作布置

20220131

事情很简单。临近新春,老总在部门的党支部工作群内发布了志愿者征集信息,大意就是春节休假期间,我们部门与对口网点搞志愿活动,部门派出志愿者前往网点提供厅堂引导等服务,征集志愿服务报名。

看到信息的第一反应,就是“这还有什么好征集的,部门主要负责人发话,还有人会不去吗”。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绝对,又想了想,“有的工作尽管问和不问结果是一样的(全员都出动),但询问这个环节还是程序上必不可少的”。

然后……我突然发现,老总发布的工作群不是部门群,而是党支部群——喏,我们单位的党委书记,是归属我们支部的。这就很微妙了。尽管按照活动性质,这是党员带头发挥先锋模范作用,确实应该在党支部工作群发布,且能够让老大看到自己的工作部署,但……老大也是党员,还是党员干部,一众党员纷纷报名参加,这让他如何自处,是参加呢还是不参加呢?

截至目前,老大并没有任何表态,既没有表示自己参加与否,也没有对老总积极部署志愿活动点赞,emmm……虽然老大的想法不是我能揣测的,比如,他可能压根不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更多关注的是上级行或者同级之间的工作群,但也可能,他确实觉得不妥,干脆隐遁(这是从过往他有在群内对一些工作表示认可的基础上的)。

如果是我,应该会尽量避免这样的可能的尴尬吧。

以上。






从一个B站视频惊觉自己的懒惰懈怠

 

20220131

最近和猫猫带娃的时候,跟着看了不少电视。本着看完就要记录的原则,也写了相应的剧评影评。在书写的过程中,其实我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敷衍的,很多时候怀抱着一种“干完就好”的心态,压根不追求质量,还自我安慰“现在抽点时间这么难,我能坚持记录已经很不错了”。直到,我在B站上看到了沈奕斐的《为什么我劝你看看《开端》?(至少前13集)》,本是抱着看个讲解视频的心态,然后越看越羞愧——对比up主,看了同一部剧集的我,到底看了点什么?

让我感到害怕的,并不是因为带娃而选择快速搞定影评剧评等事务性事项,而是通过对比,发现了自己思想上的懒惰和懈怠——确实,或许我现在时间有限无法写下大篇幅的东西,但思考并不需要占据过多时间,且可以和很多生活事项并线进行,可我,以忙碌为由在逃避思考。

同样看了《开端》,我写的影评里有些什么?就是大概的剧情,随便百度一下就可以获得的;一些浅显到毫无书写意义的个人感想。而沈奕斐在视频中分享了自己从中汲取到的道理,这也是她建议他人观看该部剧集的理由——她从中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思路。如果将剧中的爆炸替换为我们生活中的问题,剧中主人公的处理方式是很值得学习的解体思路:第一,要直面问题,不逃避;第二,要查找问题背后的原因,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第三,要记住那些有效的处理办法,并重复;第四,要认识到这个世界是多元的,我们很难依靠单打独斗去获得胜利,要学会与周边的人形成链接,打造支撑体系,通过协作让平凡的个体发挥出不平凡的力量,去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对比之下,格外惨烈。

其实在观剧过程中,我在网上有刷到剧集的安利,其中也有一篇评论让我留下了印象,大意是说,这部剧让人感动的,是摒弃了以往的个人英雄主义,让一群普通人通过合作创造了奇迹。这和沈奕斐提到的“世界是多元的”“单打独斗不可取”“要创造支持体系”等观点是类似的。我明明那么地认同,可在赶着“完成”剧评的时候,压根就想不起来。更别提,在观剧中去思考“解决问题的思路”这样的内容了。这很难吗?不难。令我警觉和难过的点,就是自己“本可以”。以我过往的思考能力和思考频度,沈奕斐分享的内容并不难想到,明明是往前走一走就可以得到的浅显又实用的道理,可我却懒惰地连那一步都不愿跨出去,还将锅甩在崽崽头上——因为带娃没时间。可事实上,阿姨在的时候都是阿姨搞定,阿姨不在时,猫猫承担的也比我多得多(所以此刻他累到在补觉,而我可以在这里写下这篇日记),其实我是有不少时间的,只是休产假的这两个月来,开始懈怠了。

喏,既然意识到了问题,那就及时改正——最重要的是,“思考”于我而言,是一件愉悦的事情。想来产后抑郁也和思想上的懈怠有关,不思考,我的人生就失去了一大块乐趣,这不更容易陷入情绪低谷嘛。而且不思考,无法将日常接收到的信息转化为可运用的理论基础,也会从“学习—思考—运用—迭代”的正向循环中脱离出来,久而久之,更加没有动力。

谨记。以上。





神的建议之岗位冲突两端思考

 

20211203

先进事迹[捂脸]您是因为心情好所以说的话都这么温和了吗[偷笑](比如没有很毒舌地说,看到了一个能力效率低下还自认不清承担过多自认为责任的家伙)

仔细看了两遍,觉得神就是神。不仅讲方法,还点出了背后的逻辑。譬如,站在管理者和部门员工的角度,为什么要因为我要做更重要的事情而替代我去做原本我负责的工作呢,确实是没有理由的。

而您提出的,若是您面临这样的问题,会从两端去思考解决,于我而言也很有启发性和可行性。

人事工作方面,首选的方案,在过往确实没有合适的时机,直到今年。虽然短期内因为时间的有限性有点痛苦,但往后看是很光明的。在您提到“没有合适的时机,去打破原有的平衡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之前,我似乎一直不以为意(不是不知道),可站在老总角度,这种危险确实是不能忽视的。退而求其次的方法,现阶段可能反而比较难(老总很不愿意增加支行负担)。

团委工作方面,我想自己需要先去理解您说的两个观点,然后再去思考自己的实际(尤其是当前人生角色转换后带来的新变化),重新界定团委书记的工作职责,以及团干们需要承担的角色(小声叨叨,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是否可以做到)。人的工作是最难做的,“用好”期待调动积极性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如果做到了,是不是可以说明自己是一名称职的管理者啦~

凌晨3点办完入院手续,一点动静都木有,该不会住两天再被赶回去吧(以为开了指尖就会持续呢)……以及休息不好真的影响血压,睡了不到3小时,今天血压又超,已经背上动态监测仪,半小时测一次,基本徘徊在150/100下不去。护士说此刻我需要好好休息,每天要睡8-10小时,哇,这个睡眠量,太爽了。

快到年末收官啦,祝各种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