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案防检查沟通小记

 

20220616

最近一周省分行案防检查组在行里驻点检查。人员条线收到了两张问询单。

一张关键岗位,一张离职人员。

关键岗位主要是涉及个人客户经理,经查有4名客户经理担任同一客户的贷款调查员期限超5年,检查组认为存在形式轮岗;离职人员则是部门负责人签字日期在办公室、科技返回信息安全检查结果日期之前,检查组认为存在逆流程。

老总让我看一下问题是否属实,有没有解释空间,于是结合前期H老师搜集的支行反馈情况,对照着文件研究了一下。

关键岗位的问题有点搞,因为正式发文的文件里是没有实施细则的,后续省分行协同省行专业下发过部分岗位的轮岗认定标准和执行依据,其中就有个金条线的,对个人客户经理的轮岗认定为系统管户调整。今年年初起,省分行个金也下发了当年到期应调整管户清单,各二级行也在前四个月组织实施了,据说在4月末5月初的时候,还开展过一次自查,找出了一些应轮未轮的,已经督促整改完成了。但信贷管理系统的移交要求,没有出现在任何文件、实施细则或专业指导意见中。为了确保不是信贷专业条线的要求(毕竟审批岗也是有5年期限的,还是终生累计制,有点变态),还和信管、审批、个贷确认过,均表示专业无要求。好嘛,作为执行单位,不可能去执行一条从未下发过的要求对不,这就好比量刑时拿一条未立法的条款说,你违反了该条款,处某某处罚(当然,这个认知是有点偏差的,在和检查组沟通过程中有了进一步认识,后面会提到)。

离职逆流程的问题,看了纸质资料后,觉得还真有问题,虽然和检查组认为的问题不太一样。检查组的主诉点是部门负责人签字在信息安全检查结果之前,按照省分行离职管理办法,员工提出离职后,应先进行各类检查,其中包括信息安全检查,待检查完备后,由部门负责人对检查结果进行复核,确保无问题后签字确认,人力资源部门才可办理离职手续。H老师说,她根据省分行办法修改了表格(我???不是,如果不发文,怎么能随意修改呢,征求省行同意了不,不能咱说啥就是啥呀,这好歹也是规章制度类文件啊),她认为部门负责人签字、信息安全检查都是同步进行的,她只要确认在正式办理离职手续之前,全部完成,就没有问题,因此不存在“逆流程”。Emmm,我个人认为这个解读是不太对的,检查组也并没有说整个离职程序逆流程,他们所指的逆流程,应该是指其中的部门负责人签字逆流程了,就像财务逆流程,判定标准也并不是最后钱付出时还没走完审批程序,而是在费用申请获批之前,就发生了费用相关事项。对照了下省行文件,我问H老师,部门负责人在收到信息安全检查结果后,有没有签字确认环节,说有,得嘞,那就有得解释了,我们不是倒置的环节,而是在离职最初的起点增设了“预审批”签字环节,对照省行文件,部门负责人签字确认的那个环节,是后面那个。不过检查组提出的7月30日和7月31日的问题还是存在,办公室和部门负责人签字日期都是7月30日,可科技检查结果的日期是7月31日,喏,还是逆流程。看着办公室检查结果的单子,写着检查日期是2月1日-7月31日,但检查结果出具日期是7月30日,突然有了个灵感,查了下日历,果不其然,7月31日是周六。解释空间又有了,我们认错,我们没有核查出纸质文件中的日期错误,看到7月30日和7月31日都以为是月末日,没发现错误,实际都是7月30日,工作日的最后一天。

想好答复路径后,简单和老总汇报了下,得到同意后,就和H老师一同前往检查组。谢天谢地,对应人员的检查人员是个条理清晰包容性高的小伙子(曾经遇到过“我不听我不管总之我说了算问就是你错”的检查人员,蛮无奈的)。

H老师先急着沟通离职人员的问题,看得出她很着急,很想守好自己的一摊事,但讲的内容还是“我们自己修改了表格”“这些可以同时进行”“我们最后办离职是等全部结束了后才办的”。等H老师说完之后,我补充了几点,“我们修改了表格,部门负责人需要签两次字,第一次只是确认离职信息,第二次才是对应省行要求在信息安全检查之后签字的环节”“7月31日是周六”“我们疏忽了纸质资料上日期的审核”。检查人员接受了两次签字的说法,经协商,仅问询30日和31日的问题。

关键岗位的讨论就比较艰难了。检查人员一听要说关键岗位,直接说,就算问责也不关人事的事,这是专业部门的责任(话虽这么说,但毕竟也是牵头管理部门啊,再说确实有不合理的地方嘛,还是要争取下)。于是把没有执行依据的疑问提了出来,检查人员听了后,告诉我“我们是案防检查,和内控合规检查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内控合规检查应该要根据现有规章制度来进行检查,但案防检查的核心是实质风险排查,只要存在实质风险,那么无论当前的制度办法有没有对其进行约束,都作为问题”“排查出风险问题后,我们也会进行制度追溯,如果是制度设计上存在缺陷,那么我们会督促完善修改相关办法,这种情况下并不会追究相关的管理和执行责任”。“可是内控检查不是说一定要问责吗,甚至还说检查无问题本身就是问题”“至少案防检查并不是这样的,是人的问题,就要问责到人,是制度的问题,就督促修改制度,只能说,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人的问题”。在和检查人员的交流过程中,我也非常坦诚地表达了希望他们可以追溯制度、协同省分行专业部门修订完善执行细则的诉求(太苦了有没有,又想到那句,关键岗位是个雷,谁顶谁酸爽),作为执行单位,我们也非常期待能有明确清晰的轮岗认定标准,能有简单高效的监督管理工具。检查人员表示,很感谢我们的理解,这也是他们一直希望做的(咦,奇怪的会谈氛围有没有)。

其实在去检查组之前,我自己也认为就是奔着减轻点责任判定去的,顺带了解下检查组关注的风险点,但实际经历让我切身体会到工作中多沟通多交流对拓宽工作视野、提升工作站位的帮助。譬如这一次,让我了解了不同专项检查的侧重点是不同的,收获了检查组视角看待问题的解读,以及顺带的,把一直以来存在的执行难点也通过检查组反馈给上级行,指不定不久的将来,办法就升级了呢。

P.S.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干。H老师去交问询反馈单的时候,检查组组长表示,关键岗位肯定是要问责的,可能是为了宽慰我们,再三强调虽然人事是牵头管理部门,但基于此次问题问责是要问到专业部门的。其实理解检查组有工作上的一些压力,但要求执行未出台法规终究是有点过了,毕竟总要制度先行,即便是国家都倡导依法治国,要有法可依,若有制度缺陷,首要的是先完善制度,而不是急着问责。相信和我们交流的检查人员内心也是一样的想法,但我们各自都有要恪守的岗位职责,大概也是一种无奈吧。

以上。


摸鱼 初心 照片

 

20220617

周五摸鱼

周五的下午果然不能随便摸鱼,整不好就要周末来补窟窿……

不过,我觉得听您聊天的摸鱼很愉快,就是,那个,有时攻击性有点强(也可能是我承受力变差),就老笑笑笑,有那么好笑吗……

您说我那段最开心的时候合乎您的猜想,但其实并不是因为升职之前最快乐(您的依据或许是胜任了岗位?并没有),是因为无所求所以最快乐。那段时光至今我仍很怀念,工作之后,真的很少有那样纯粹的、只为着一个目的、心无旁骛地去做事了。仿佛周边所有的声音都被过滤了,只有眼前的那一个点,前进、再前进,不用想以后。如今回看,那是一段接近于“心流”的体验(是的,心流也不是只在同一时间段内的,它可以发生了一段时间内)。不过忘了哪本书说的,持续在心流状态也不好,因为过于聚焦,看不到大局。理想状态是脚踏实地仰望星空,既要踏踏实实做事,也不忘记抬头看看方向和路径。

据说,人生快乐的占比是趋同的,照这么说,前半生我不快乐的时候如此多,是不是意味着接下来的我都会很快乐呢?

附上昨天写的一部分。

之前留下的那些话题,后面的时间慢慢写,那个,看的时候收一下,笑得太大声隔着信箱也能听到的。

以上,周末愉快~

-----------

20220616

工作初心

前些天突然有了个想法,关于如何对待工作的,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完成领导(老总)布置的工作”。

虽然这么普通平淡也不优美的表述貌似和“初心”不太沾边,但好像,这就是我工作的初心。

看上去挺任性的是吧,实际上也是的。如果让我去描述自己,那大概是“完不完成工作任务、做成什么样,全看她心情”,就,听着非常不靠谱的样子。不晓得这是不是您说的,我和这栋大楼格格不入的原因。

客观来说,工作这么多年,在人情世故上我基本没啥长进,用白话说就是情商不高(这一点我现在的老总深有体会并深受其害)。能活到现在全凭两个字,运气(咳咳,当然也离不开您和老总以及各位领导们的充分包容)。

尽管多多少少总在背离初心,但它就像我的基准线,当我偏离时,总有各种方式让我十分不适,譬如莫名低落、譬如冲动易怒、譬如作息失常。靠得越近,状态越好(但,我的管理者状态如何,是另一个故事了……)。

照片,照片

昨天小Y问我,觉得直属团支部推优的照片拍摄得如何,我想了想,回了个“一下子说不全哪里不好但总觉得哪哪都不对”。

说细一点的话,构图比例、人物表情都不是很理想,但也不至于说不能用。鉴于也不是很要紧的信息,差不多就得了。如果是要紧的信息,那就要逐张重新裁剪(话说回来,如果是要紧的信息,会在现场就盯着,以避免发生事后无法补救的情况)。

小Y表示不知道怎么教。能怎么教呢,把要紧的点一条条列出来,构图怎么弄(不确定就拍大一点、大一点,后期还能裁出来),亮度怎么调(宁暗勿曝,暗成酱油色都有办法救回来,要是白花花一片,只能叹息一声),表情怎么抓(不确定就多拍点多拍点多拍点,看省行老大每次参会,哪次不是哒哒哒哒哒连拍几十张),还有,一定要现场检查,挑到满意照片再离场。

小Y说都说过了呀,还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嗐,新手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挺正常的,关键要看,出现了问题后,有没有对问题的反思,以及避免同类问题反复出现的举措。

我觉得,他可能背负了过多的责任。作为老师的角色,确保自己好好教了,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做一些针对性指导,最后的结果如何,不全是取决于老师,学生自身也很重要。

P.S.前两天看到南湖支行端午座谈会的网讯,作者是ZXH,看了后觉得还是算了,工程量太大。

 


关键岗位是个雷

 

20220616

关键岗位这摊事啊,案防检查问询,飞行检查也有台账不符,加上前几天团费的事儿……有种鞭炮噼里啪啦炸裂的感觉,炸多了,反而心态稳得一批,以前听到检查问询就很慌,现在则看看,什么问题,怎么表述的,定责严不严重,有没有解释空间,然后和检查组去沟通。

从没发现自己也能这么淡定。

明天D老板终于要来了,等过了,您大约会好一些吧。

(今天其实我还写了点别的,但约摸您也没空看,就明天发您吧)

以上,祝好。


清单备忘

 

20220615

早上崽崽从床上摔下去了,上午在医院折腾了半天,还要忐忑度过接下来的48h。

省行老大要来,您应该挺忙的,结合自己的低效,想了想,决定先把近期特别想交流的点在信件最后备忘一下(所以请忽略那堆不像人类语言的东西吧)。

把该补的都补了,希望今天开始可以进入一个比较好的工作节奏。

以上,祝好。

 

 

 

大脑喜欢简单的东西(all)

面对工作问题的淡定心态(内控询问函)

要把自己当领导(工作路径)

不断进化的招聘条件(支行中层)

工作中的多维角度(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不必把身处环境视为绝境)

不刷朋友圈有时会耽误事儿(省行推文)

注意自证预言循环(不要总说自己不好)

试用期劝退之岗位匹配性(N、Y)

特殊人员的特殊照顾(F师傅女儿)

“悟性”的理解(《暗时间》内射线实验举例)

……好像还有一些,但现在想不起来了,脑子钝了,先去觅食,然后回家睡觉。


收获 汇报 凡尔赛

 

20220610

16:47分,今天打开邮件需要的时间更长了一些。

关于“需要积攒勇气才敢打开邮件”这件事,在您看来会很奇怪吧,就像您第一次知道我非常怕您时那样。一度我是有过不怕您的时候的,不过比较短暂,怕才是常态。

今天吃午饭时突然想到,“怕”意味着“恐惧”,恐惧背后,总是有原因的。追着自己问了一遭,发现恐惧的原因居然没有改变,依然还是“担心自己不达预期”。真不是我人为主观设置的什么目标或者标准(我也不想那么怕您的),可它就像刻进了DNA一样,成为了一种本能的存在。我甚至都不晓得它指向何方,得到您的认可吗?成为您眼中的很优秀的存在吗?如果做不到,会招致什么可怕的后果吗?没有答案。但怕的感觉是真实的。

-----------------

您是不是阅读速度过快,跳过了一些语句……

“于个人是可以不计结果的,于工作,还是会受到时空限制的。”

对于个人来说,成长本就是一种收获,哪怕仅仅是经历,也是收获,只是对工作来说,是以结果检验的,无工作产出,在绝大对数情况下就是零。

现实点说,单位或者组织会关心我个人如何了嘛,应该会更关心我做出了什么(想想这么说太绝对,毕竟培养人也是组织的职责,个体的成长对组织也是有益的,只是个体的收获很容易随着人员的离开而失去,比起依附于人的收获,单位或组织层面可能更看重工作产出)。

A说自己收获了许多,然后工作一塌糊涂,B说自己收获平平,然后工作亮点纷呈,那么组织倾向谁呢?就,收获这件事,不同视角是无法对比的。

-----------------

之前因为时限确实很急啊(我还犯了个更大的错误,就是在还未请示领导获得同意的前提下提前布置了一部分工作,在半天的时间里是并线运行的,事后想想,做事是重要,可有些东西,比事情本身更重要,默念,错误的方向上走得越快便错得越深),我确实不够重视(此处还犯了另一个错误,即以过去的眼光看待人,过往分管行长是个不拘泥形式的管理者,快比什么都重要,但现在他更加全面了,对工作的各方面要求也更高了,不仅要快,该有的规矩也不能落下)。

您的方式我记下了,抄个作业先。

-----------------

领悟能力强是不可能的,严格来说,我属于笨的那一类。

聪明的人看到一个点,会快速联想到正确的路径,而我这种想太多又不够聪明的人,会由一个点联想到一片海洋,又缺乏找出正确路径的能力,只会迷失在无限的可能性中,最终跌跌撞撞找到个出口,或停留在里面。

老大的话对我有启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更像是带着一个预设答案去确认,得到了意料中的答案。其实很多事都类似于这个回答,没有一个明确的对立黑白,因人因事因时灵活掌握。这方面,您要说自己不擅长,那世间无熟手了。

-----------------

您居然会觉得我在凡尔赛。

德不配位,从我缺少能够驱动自身为了践行岗位职责去奋斗拼搏的信念可见一斑。

才不配位,还记得您说过的嘛,就算干到昏倒,从工作结果来说,团委工作就是普普,这说明我缺少相应的才干。

大家都很厉害,只有我一无是处。

这个念头在我休假返岗后空前强烈。

理性说,“嗨,在岗位上才能为崽崽多挣奶粉钱”,感性说,“明明不适合,却占着位置,平白耽误了该在这个岗位上的人”。这种撕裂感,优秀如您应该从未体会过吧。

中午的时候,突然很伤感(就是一瞬间情绪低落到不行的那种),很想念以前那个盲目乐观自信的自己,就算啥都没干出来,也丝毫不影响把“我是天才”挂在嘴边(学《灌篮高手》里的樱木花道),并坚定地认为自己可以做好任何事。很想抱抱她,请她给我一些力量。

以上。

周末愉快。


决定积极起来

 

20220614

觉得现在自己已经是睡眠状态了,麻溜地准备滚回家洗漱睡觉,明天再说。

昨天临睡前突然想到一个点,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段话(中午搜了下,貌似是撒切尔夫人的话演变而来,如下:”注意你的思想,因为它将变成言辞;注意你的言辞,因为它将变成行动;注意你的行动,因为它将变成习惯;注意你的习惯,因为它将变成性格;注意你的性格,因为它将决定你的命运。“),有点类似”自证预言“,所以我决定不再总说自己一无是处、也尽量避免这么去看待自己(一开始总是很难的,很容易就这么想了),或许可以避免持续低落。

比如,我本来想说,“分行是不是可以出台一些办法来帮助低效员工尽早完成工作任务”,但想到这么说意味着我认为自己是一名“低效员工”,比起这个定性般的词语,“因为没有采用适宜的工作方式导致了暂时的低效状态”或许是更有助于积极思考的描述?

嗯,今天就分享这一个小点。     

以上,祝好。


躲着领导走

 

20220613

一个消极工作的人员是啥表现,嗯,就是看见领导躲着走(是我本人无疑了)。

赶着回家,先撤啦。

我估摸着,差不多到下半周,应该有时间可以梳理一下近期很想同您分享的一些有的没的。

以上,祝好。


神之答复20220610

 

20220610

看来我们对收获的认识是有差别的,收获为什么只能是工作成果呢?或者说为什么只看得到工作成果呢?

确实不重视,我去汇报个会议安排,都会打印一份出来。以你这件事为例,我可能会在两三天内先口头汇报一次,这次汇报的目的是保证大方向不错;一周内拿出书面可操作方案再汇报一次,落实细节。

你的领悟能力比我强,我属于你说的“一些人”。但我不会纠结选择哪种方式,想做,那就每样都来一次,不是说成年人都不做选择题吗?

人贵有自知之明啊,还能看到周边人闪闪发光,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德不配位、才不配位?是凡尔赛吗?


该不该相信主任

 

20220609

在我的人生中,曾经有一段时间,是真心把主任当挚友的。

再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以为,就算不是朋友,主任总也不会做出损害我的事情。

可现实总是在打脸,生疼。

去年保胎入院,主任有意无意为XJ试探我的转岗可能性,再到今年休假,主任说,他去找老大想把我要到办公室管工会兼团委,被老大拒了,理由是做工会太繁琐,会废了我。

起初,对于主任去向老大要我这件事,我是心有窃喜的,认为这是主任对我的认可,同时也是兼顾了我的意愿(他一直很清楚我想回到办公室)。

直到昨天,突然之间,我想到了另一个视角。我已经到了快要转岗的阶段,此时主任将团委书记要到办公室,那么我转岗后顺理成章可以由XJ接任,而我去到哪里,根本不是主任需要考虑的事情。而我大概率是不太会留在办公室的,毕竟干部编制超了。也就是说,如果这件事成了,我不过是个把职级岗位带到办公室的载体,换届后就被摒弃了;如果这件事没成,那么老总会通过老大知道这件事,会怀疑是不是我和主任通气、请求他去开口要人的,对我心生猜忌。呵,算计之深,真是背后一身冷汗。

我不想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他,但结合前后的许多事,这或许才是更符合事实的可能。毕竟之前我就奇怪,怎么无端端的,甚至不知会我一下,就去和老大要我呢?如果换个视角,一切为了XJ,那就说得通了。本来我就无关紧要,我的意愿如何、处境如何,为什么要考虑呢?

在小Lmm身上,我是见识过主任纯粹的偏爱的,真的算得上是“爱之深,则为之计深远”。最后现实未如他所想,只能说是天意。不过三年时间,竟又要重来了吗?

曾以为是高山流水,终究是自作多情。

这世间的感情都是双向的、双向的、双向的。

我可以接受主任不对我坦诚以待,但是不是可以,少一点算计。

真的累了。


把握好不确定性中的确定性

 

20220609

最近工作不太顺利。

总体来说,我时常在怀疑自己是否胜任岗位,无论是团委,还是人事。

曾经我认为,自己做什么都做得好,可现在我开始思考,“好”和“不好”之间,真的有那么清晰的界线吗?譬如办公室的两名秘书,因为领导的资源倾斜,XJ负责材料、调研,小Y负责宣传和不重要的材料,那么XJ就可以在各类招标课题中获奖(因为我们单位出去一定有奖),在各类上级平台上露脸,小Y的工作产出则不太会被领导看见(但也不绝对,我一直觉得宣传做好了是很有亮点的)。好,或者不好,很大程度上掌握在直线管理者手里。

如果说,做秘书的我是优秀的,那么做团委的我显然是不合格的。这些年,我努力过,也挣扎过,可似乎越挣扎,就越陷入泥潭。

前些天,和小Y聊起时,他说去年11月读书班的时候,小主任和他聊起我的岗位换届的事,有意无意提了一句,说小Y年纪还小(意思是XJ更合适)。小Y说,他对主任们对XJ的偏袒是不服气的,XJ什么都杂活都没有,一心写材料,而他没有减少什么。

我想了想,某种程度上,小Y和我又何尝不相似。

但无论是当初我在办公室面对主任对小L的偏心,还是如今在人事面对老总对ZH的倚重,其实我都无法去改变外在的环境。那时我也同样迷惘无助,最后决定放手,只是为了从主任身上多学一点、找到合适的去处才暂时停留了下来,后来半年间形势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小L因家庭因素提出离职、而我也因为参加竞聘离开部门。

那段经历时感觉漫漫无期的时光,也成为了我难得的平静时光。小L说,那时她看我,就像是一台写作机器,每天就是埋头码字,没有感情。也是那段时光,成为了我写作技能提升最快的时光。

如今我仿佛又来到了这样一个关卡,环顾四周,孑然一人。我不知道前路在何方,但我能做的,就是把握好不确定性中的确定性——我无法把控领导们的偏爱,无法选择自己负责的工作内容,但我可以将手中的工作做好、做出彩,用那种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的态度去努力,不问结果,不问得失,此刻全力以赴就足够了。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