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领导参会冲突协调

 

20220531

周日上午,刚睡下去不久,被电话吵醒。一看,主任。再一看,十分钟前有个未接来电,也是主任。

赶紧接起,睡得半醒不醒的,听主任说,想请X书记开会,但告知和我这边的工作撞了,问我这边是什么事情(哎,奇怪,为什么不问X书记呢),我说是金融团工委组织的微党课比赛,要求行级领导和团组织负责人参会。主任问,能不能改。不晓得是不是觉得突兀,在我没有追问的情况下,他还主动解释,说行领导都派完了,高级经理都用完了,会议实在太多了。但,从头到尾他都没说是什么会。

我表示需要和金融团工委请示一下。电话告知,对方表示可以请团委挂靠部门主要负责人参会,我弱弱地说行内这么多会议,估计人事老总也玄,对方说,那就派个部门老总级别吧。

转身和主任回了电话,并追问了一句,那新的出席会议的人,是不是由他协调。他反问了我一句,“这还需要我协调吗?”我一听,敢情我这做法错了,于是认真请教,但他没说啥,说给老总打电话。

直觉告诉我,赶紧的,要在他之前联系上老总。于是火速给老总拨了电话,把主任来电以及内容告知,还把自己想请办公室帮助协调可又觉得不妥的想法也说了,老总很爽快地说,不要让办公室帮忙了,她来协调,就请党建副总参加,并让我把活动通知转她。过了一会儿,她回复妥了,还告诉我,已告知办公室。

这事儿之后,我还专门向主任请教了此类工作的做法。他出奇耐心地回复了我(是我自己都会嫌弃自己问题多的程度),好感谢他,要不是男女有别还隔着网络,我怕会直接抱起来转个圈。

在此之前,工作中经常遇到类似领导参会冲突的事情,背后的本质逻辑是类似的。具体对话附后,提炼的基本处理原则如下:

1.本条线接到参会任务,应由部门告知分管领导确定行程。

2.如发生冲突,则请示分管领导确定替代方案(这一点主任认为不必,但我觉得在可行前提下应当如此)。

3.分管领导无法协商的,提交办公室协调(适用于代表本单位到外部参会)。

三者之间是递进的。

以上。

 

 

【对话复制如下】

我:

就刚刚的工作想了一下,期待您有时间后可以解答一二呀~

我:

刚醒过来脑子不是很好用,您反问我需要您协调吗的时候,我知道有哪里不对但又不知道具体哪里不对,您没说(不过您有说找老总,于是我立刻给她打了电话汇报了情况,她指定了人员并联系后给了确定答复,同时我还向C行长汇报了一下,因为X书记是他找的)。

刚起来喝水清醒了下,发现不对的点应该是:新的出席人员降到老总级别(即我依然认为,如果因为行务工作冲突导致原定参会行级领导无法参会,理论上应由办公室重新指派其余行级领导参会,就如同您协调X书记一样)。降到部门老总后,理论上应由我向分管和直属汇报,并商定新的参会人员,如觉得协商有困难,可请分管或老总出面协调。办公室去协调部门老总参会层级不对(除非行领导授意这么干),否则的话,只需要确保行务工作人员安排好就可以了,其它应让负责部门自行解决。

又想了想,是不是就算新出席人员还是行级领导,也不是办公室协调,办公室只需要确保手上负责的那项工作由相关行领导参加即可,其余的冲突,依然由原负责部门自己协商(就像C行长冲突,他联系了X书记参会,并让我对接)。

主任:

我的原则,谁接手的谁负责到底。涉及会议安排解决不了的,也可以提出来由办公室协调。

我:

那是说,即便后来参会还是行级领导,依然由原部门负责协调。但如果全部领导都已排了日程,但后来的那个事项更重要,部门解决不了的,可以请办公室协调吗

不对,好像哪里不对,总觉得由办公室协调的范畴,要在由办公室承办的全行综合性会议或由办公室报送的外部市政监管会议之间,即这些会议之间起冲突,或这些会议与拟出席领导原定的部门相关日程起冲突,才会由办公室来协调,是不是这样~

主任:

举两个例子吧

1.C行长安排X书记参会并没有通过办公室。

2.有部门收到要求行领导参加的会议通知,行领导只是表示参加不了,又没主动协调其他行领导参加的时候,部门会找办公室协调其他行领导参会。

我:

我好像明白了。

只是,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部门不该和行领导请示一下参会人员吗,还是说这不是标准步骤,要看行领导本人工作风格,部门工作风格,以及两者之间相处模式。

等等,C行长这样直接联系X书记参加,这,会不会不符合默认工作程序,以及我又是不是违反了什么,除了老大外,部门接到需要其余行领导参加的事项,是不是要同步报备办公室[恐惧]

主任:

有的会主动协调,比如C行长,有的不会。有的部门也不会主动问,直接就交给办公室协调解决。

报备的事再高一个层级的应该是这么做的。我们这,部门没那么主动,我也没那么要管,所以也没强调。我们这种层级意义不大。

我:

嗯嗯,get了~

您有没有觉得这么一件事被连着问了这么多问题超级烦的呀~感觉过去工作中遇到过很多次这方面类似的问题(不是说就参会哈,内核相似),一直也没有一个参照的工作准则(或个人处理原则),每次都是都随机被动处理,觉得不是特别好。今天听了您的指点后,感觉之后这方面的问题都有应对之法了,是开心到想拎两筐枇杷来表达谢意的程度~

周末愉快[太阳]

【对话复制结束(好像没记忆中那么多)】


工作和健康

 

20220531

分享一个小故事。

昨天去省行,因为临时卡进入不了哺乳室且本部员工也要T-1日预约,于是就去了省行团委书记办公室产口粮。

半个小时,总得聊点啥。

她说,前不久她晚上加班的时候,突然觉得胃疼,原本以为没按时吃饭引发的,忍忍就过去了,没想到越来越疼,疼到要拿头撞墙的程度,赶紧联系了老公,送去了急诊。嘿,好家伙,胆结石。医生给她输了液,输液后疼痛缓解,她想着没啥事儿了,就先回去了。没想到,缓解痉挛的药过了时效后,疼痛再次来袭,再一次进了急诊。这回疼痛缓解后,她没敢直接离开,医生说,如果输液无法缓解,需要紧急手术,缓解了,也建议尽快手术。

那晚后来没事了。再然后,她又马上投入到工作中。新到普惠部,太多要学的了,而团委也恰逢五月。这不,30号的会开完,终于松了口气。她还说,其实她知道自己有胆结石,近两年的体检报告都有提示,最大的那颗已经达到手术标准了(???那为啥不手术),但她想着不疼,就不管了。

Emmm……可能对我这种神经质人格的人来说,是无法理解的吧。虽然没想活多久(主观体验上痛苦居多,属于玻璃碴里找糖吃),但行为上还是惜命的(叹)。

这种事,旁人是说不了什么的。于是我和她分享自己生娃返岗后的一些思想上的变化,包括休哺乳假、包括不加班、包括对错误的容忍。她一听,说她急诊之后,也给自己定了原则——如没有必须当天完成的工作,不晚于九点回家。

这……我弱弱说,是不是九点改成六点或七点更合适?她笑了,说是太晚了,之后再看吧,照理工作进入正轨后是不太需要加班的,这不刚来,太多东西了。

唉……

不知道人是不是在接近失去后,才会发生思想上的一些转变。比如我,别人看到的转变可能发生在返岗后,甚至还为我找好了理由“当妈了”,可我知道,改变源于那次那次差点没下来的急诊。如果生命停留在了那一刻,那我亏欠的可太多了,违背了无愧于人的本心。那次经历类似重生,谁会想要一模一样的两次人生呢。

---------

周一下午的比赛,副书记发了张照片给我,优秀组织奖。

活动看多了,一看就晓得名次不好。一问,第八。农行在我们前头,第五。

参赛的小伙子我有印象,现场表现不差,不至于这名次。于是问副书记,差在哪。他说,我们选手演讲得还不错,可惜PPT差了点,别人如何如何。

Emmmm……这次比赛,活动通知好像下来了很久,前期都是副书记跟进的,我回来后就接了个决赛通知,有一说一,确实没排工作日程上。上周五副书记给组织方发送PPT时,转我看了一下,怎么说呢,内容不咋的,PPT简陋。

唉,摊上我这么个没责任的团委书记,也不晓得协调个会做PPT的人帮助改改,白瞎了青年的热情。这不对,要改。下回,早一点的时候,就找到合适的人,每个人去做擅长的事儿。现在很多工作,都会压给一个人,逮住了一个狠命薅,这不合理,累且成效差。

---------

老总说,昨天党委会上强调了工作纪律,相关文件处理人员也会由您告知。这架势……敢情之前她千叮咛万嘱咐也不是针对我啊,是针对在座的各位哈哈哈。

不过话说回来,为啥这么基本的工作纪律要求,还要被反复强调呢。

---------

有件开心的事儿——这周只上四天班!

以上,祝好。

---------

外附:

表是真的烦,看了一眼,审核修订工程量太大,今天不做了。明天改好,再把主要的问题列一下,以免将来做的时候反复出现类似的问题。

突然在想,看别人做的表就是不如自己的赏心悦目,换成您,是不是看别人写的,怎么都不如自己的称心如意呢哈哈哈哈(开玩笑,活还是要分派的,自己一个人做是不行的)。

七点大限将至,撤了。


月末日的摸鱼

 

20220531

主任回复前一天:

精力管理和时间管理不是一码事,睡得久和睡得好也不是一码事,双休补觉并不是好的休息方法

越是难的时候工作越多,现在加班很正常,安排个参会人员就醉心啦,这是啥标准

或许这就是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吧,用教员的话就是要实事求是,用总设计师的话就是抓到老鼠才是好猫

第三本书我不会推荐,你认为不那么追求细节是躺平的表现,而我认为这恰恰是成长的标志,什么事都要等考虑得面面俱到再去做,既不现实,也没意义

你干活还需要倒逼吗?你只需要自已找到意义。

-------------------------

上班后看到了您的邮件,怕到了下班前又被各种事项挤占变成匆匆而别,要趁着不用急着赶回去的时候赶紧把想说的写下来。

本来在邮件里直接回复的,但有点点长,建个文档方便些(方便干干活摸摸鱼哈哈哈)。

关于补觉

精力管理和时间管理确实不是一回事,补觉的弊端在多年前也有所了解,之所以还这么干,是因为实在是无法保持大脑状态。生崽之后,每天不睡到10小时就昏昏沉沉的,什么都不想干,只想倒下睡。

返岗后也是如此,因为白天不能补觉,夜间睡眠不够,不是一度情绪崩过嘛。这种状态一度让我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大病(比如一些肿瘤快速消耗体内营养导致精力匮乏),但保持不动的体重基本排除了这种可能。

不过这件事上周出现了一个转机。说起来很玄幻,就是上周四去XZ支行参加团员大会,一直想找S聊聊,但因为存款工作会议她来得晚,来了后和青年座谈,一直没聊上。但是,她在对话青年时那种昂扬的、饱满的精神状态,不晓得怎么就感染了我,就是,莫名回血了。当时我以为只是短暂的,但几天后过去,我发现,可能那就是个转折。

虽然,上周四周五以及周末还有周一的行程依然让我觉得疲惫,可是,这是刚返岗的我不可能做到的。体力值还有待恢复,不过精力槽问题不大了。

恢复体力,必要的休息还是需要的。补觉也是基于这一点。临时过渡性质。

关于醉心工作

如果说,只是周末安排个参会人员,那确实谈不上醉心工作。可,平心而论我与您的工作交集并不多(咖位不够,我又懒),连我都能看到一二,那就像是海平面几公里之外都能看见浮在水面的冰块,可想而知整座冰山有多庞大。

工作,是一种状态,您的状态就是工作的状态,即便那是周日。

一件事不只是一件事,一件事可以看到很多事。

越难的时候,越要齐心协力。加班可以作为一种阶段性解决办法,用来攻克阶段性目标任务,可若是成为了艰难阶段的政治正确,那它可能会变成加快离散或降低整体运营效能的催化剂。

无论何时何地,对于加班要始终保持警惕,即便在我们真的需要它的时候。

P.S.我希望自己永远不会认为加班是正常的。

关于理想照进现实

我的格局不够大、站位不够高、视野不够宽,确实无法判断问题出在哪里。只能说,如果我看到的那个人,他说的话、推崇的理念、检验的标准没有太大问题,而现实结果不尽如人意的话,那问题可能出在理解执行上。

虽说,不排除“理想”本身就不贴合实际,但在他没有提及具体措施的前提下,仅那些道理而言,那是某种程度上的“大道理”,流传千年,大抵是不错的。只是那些道理,要落到实际,有一段不短的距离。仅就个人工作感受而言,这些年上级行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工作办法,一反馈问题,就是“领导要求的”,可那位“领导”,或许没那么清楚部门拿着他的只言片语做了些什么吧。或许知道,可看到的都是被滤镜磨得皮都看不清的“事实”,实事求是,“事”不是那个“事”,又怎么求得到那个“是”呢。

但他不是第一个来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固然有外部因素,但一定和他本人的一些特质有关。可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

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在特定阶段有其意义,但它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从长期来说,我不太认同这个理念。

关于细节

或许他推荐这本书的理由,和我们老大说的“以事察人”类似,从小的地方,看大的方面。

近来我突然有个感悟,是不是大多数人,搞错了顺序。

细节和特质是相关的,但相关性是没有指向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因为看到了好的细节指向了好的特质,得出了做好细节就代表具有好特质的结论。但其实,是那些被培养、锻炼出来的好的特质,自然而然在所有痕迹中会留下好的轨迹,随意截取都是好的细节,而不是反之。我们该注重的,还是去打造那些大的面,而不是纠结于无尽的细节,以证明那些好的特质。在面没达到时,纠结于点,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认识的转变,让我不再为细节战战兢兢,也容许了自己一定程度内的疏忽甚至错误。

但这是有阵痛期的。例如刚过去的考察报告,我有一处遗漏(只写了行长、没写党总支书记)。老总指出来时,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给她后期的工作增加了风险。但如果问我真实的想法,我真的就觉得“还好”。不是说不在意或下次还犯,但这件事就止于这件事了,不会陷入无尽自责。什么是细节,什么不是,什么事做到什么程度,没有标准答案,我想,这其中的关键,可能就是之前您总提的“度”了吧。

确实担心过这是躺平,但没有那么悲观。我觉得这是一种转变,中性的(现在不知道是好是坏,或者说都有可能吧),如果具有持续性,可能是一种蜕变。如果是好的方向,或许会成为您说的成长吧。

P.S.不过说完之后,老总说这次考察报告错误不少,甚至有上了会念的时候发现的错误。嗯,我没说啥,但我想,这和上周大家持续加班、过于疲劳是有关的。还是要依靠老大说的工作机制。比如,可以汇总专人审核,审核要点列一下(人事的重点就是经历啊、职级啊什么的),尽量减少错误,尤其是低级错误,确保人事文书工作的严肃性。

关于意义

过于纠结意义也会耗费精力。

比起之前总是要追寻终极奥义不一样,现在我会更在意一些小的东西。比如,此刻喝着温度适宜、口感清冽的水,打着文档,就很开心。之前,时不时会有吃着好吃的食物却因为一些别的事情失去了品尝的兴趣的事发生(甚至可以说那就是我的常态),如今看来,真是对人生的浪费。

不是说不追求终极奥义了,那可是我的乐趣所在,只是说,会更在意当前正在发生的。

意义不在未来的某个点,意义在于每一个时点。

关于悟性

之前您说,人没有悟性就只剩下动物本能了。然后又说,您说的与我说的可能不是同一个悟性。

嗯,听上去确实不是。

您说的悟性,是身为一个人必须具备的,而我说的,则是有的话很好,没有的话也行。

之后我想了想,我认为的悟性,到底是什么。好像很难定义,笼统来说,类似于一种灵气,一种一点就透的灵气。当然,还有更高一级的,不点就通,那属于神的范畴了。在这样的定义下,如果悟性差一点,那就多点几下,如果没有,那就拿出水滴石穿的劲头持续钻研,真的通不了那就不通了吧,原本过好这一生,也不需要懂的那么多。

这样的悟性,确实是有的话很好,没有也行吧。

您说的悟性,好像更接近于一种后天培育的、且可锻炼提升的能力,而我更接近于天生。

网上有句话,叫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远达不到比拼天赋的程度。确实是。不过不晓得您在孩子小的时候有没有去观察过,在孩子还非常小的时候,就已经体现出一些特性了。长大后,这些特性会慢慢以“悟性”的形式转化为相关领域的优势,譬如别人学一周,有悟性的孩子看一下就会了。

对此我个人的育儿理念是,基础板块,或者说在及格线之下时,那么即便是不太好的那些,用“勤能补拙”的方式去达到人类社会对此的最低要求,然后就够了,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人,终究会被自己天生擅长的东西所吸引,并投入其中。为人父母的,能助力就助力,不能助力,起码别瞎出力。

关于吃饭

这批办公室是第一批吃饭吧,但看您到了很晚才来。

没啥,就想说,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咳咳,知道一定有原因,纯属调侃。)

关于……

不清楚您最近忙不忙,不过看上去心情不错。

咋看出来的呢,您都有时间回复我了哈哈哈。

虽然下班的点看上去十分爱岗敬业以行为家。

以上。


崽崽成长记之6月龄(3)

2022年5月22日

早上起来开始写小F谈话记录,写了一个多小时,就忙崽崽的事儿去了,一会儿又吃午饭了。中午吸奶的时候困到不行,吸完奶连东西都没洗,直接倒头睡了两个多小时。猫猫洗了吸奶器,去健了身,回来时我才刚刚醒。

一合计,去最近想了很久的韩料吃,完事又去八佰伴的华为授权体验店看看华为手环7,回来前顺道买了面包。

回家后马上洗澡,然后就开始继续写,一路写到了11点,寻思着也晚了,就先吸奶再睡觉吧。结果,一晚睡得很不踏实,一直做一个小姑娘被龙卷风卷到天上掉下来摔死的噩梦。

2022年5月23日

因为昨天睡得不好,困。好在上午就看了文件,回复了比较简单的文字内容,下午开了团支书视频工作会,了解了下上半年大家干了点啥,接下去准备干点啥,然后就开始整日报了。

因为小F的事儿啊,和主任聊了不少。下班前想了想,直接把他刻意训练人“悟”的事儿点破了,嗯哼,果然,承认了。唉,我也知道悟性很重要,但每个人悟性都有高低,这事儿怎么说呢,主任认为每个人终究能悟出来吧。也许是我笨,差点死半道。至今那段时光还是我的心理阴影。

崽崽好乖啊,可可爱爱的。今天准备稍微锻炼下,洗漱睡觉。

2022年5月24日

开始异常繁忙的一天。

省行团委发通知,说月底要开座谈会,修改发言代表发言稿。看了一眼,一口老血,就,得大动。写的不知道什么鬼。感觉SF老师完全就是敷衍吧。

但一天下来也没啥好的修改思路,下班后花了一个多小时,改好了(最后省分行定稿基本没有变)。

又得知后面几天要干部考察,赶紧提醒了老总关于自己周五请假的事儿。嗯,还好提醒了下,老总果然忘了。最后拍了我周三考察,周四写报告。

小心翼翼和分管行长约了周四汇报工作(被催的呀),还好没啥变故。

回家好晚。

2022年5月25日

早上早起,行里出发去HY支行。上午没谈完,中午没停,就留了吃饭和吸奶的时间。到两点终于结束,三点回行里,三点一刻个金卡部,一路到晚上七点。

就,感觉要废。

2022年5月26日

上午去找分管行长汇报工作,被批得狗血淋头……

下午又发校招OFFER(感觉全部门就没人管这件事),考察报告就剩了一点点时间,没来得及。因为晚上XZ支行开团员大会换届,于是下班后就吃饭,去支行。晚上九点还没结束,我和支行表示要回去赶考察报告,就撤了。

出来后想了想,晚上八点多省行发了座谈会的具体通知,关于出差申请、费用报销都有新规定,还是工作时间沟通比较高效,于是没回行里,想着第二天早上再去。

不过S真的很有魅力,听她发言之后,感觉返岗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虽然身体还是很疲惫,但精神上满血复活了。

2022年5月27日

在请假的日子里照常上班。

本以为两小时足以,结果一个半小时在处理座谈会相关和人员相关。沟通真是费时啊。考察报告写得也不顺畅,后来找小Y要了点资料,中饭干完没休息接着干,才写好了。

临走前去运管就关键岗位的事情沟通了下,毕竟运管老总几天前就找我,一直没怎么回复。

回家吸奶,然后带崽崽去打疫苗,回家之后把这周日报理了一下,就到六点了。完全没休息,好累啊。

这周因为工作基本都没怎么看崽崽,回家他都快睡了。呜。

2022年5月28日

和猫猫带娃的日子。

不知道为什么,小崽子烦躁得很,一直叫。

因为猫猫周日上午要考试,加上30号前要交很多工作上的东西,基本我能hold住的时候,都是我在带娃。当然,时不时地我还是搞不定叫叫叫的娃,要猫猫过来哄睡。

中午做了12个鸡腿,本意是吃两天四顿,万万没想到中午就干掉了6个,这压根留不到第二天啊(事实上后来还是留了2个到第二天中午)。

疲惫的一天,晚上给崽崽洗漱完,脑壳都疼了。

不过很神奇,自打周四晚上听完XZ支行的S对青年员工说的话之后,我的精气神好像就回来了。其实她没说什么,就是询问青年员工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但她那股闯劲拼劲感染了我,似乎让勇气又回到了我的体内,一改返岗上班以来的自我否定。论文没拿奖咋啦,同龄人优秀咋啦,我自可以放出自己的光芒。

2022年5月29日

上午猫猫考试。

阿姨来带娃,我就基本没和娃玩。

上午补觉呢,好不容易睡着,迷迷糊糊地听到电话响,一看,得,做梦吧,居然是主任。接起来,果然是主任。

睡得半醒不醒的,听主任说,想请徐书记开会,但告知和我这边的工作撞了,问我这边是什么事情(哎,奇怪,为什么不问徐书记呢),我说是金融团工委组织的微党课比赛,要求行级领导和团组织负责人参会,主任问,能不能改。不晓得是不是觉得突兀,在我没有追问的情况下,他还主动解释,说行领导都派完了,高级经理都用完了,会议实在太多了。但,从头到尾他都没说是什么会。

我表示需要和金融团工委请示一下。电话告知,对方表示可以请团委挂靠部门主要负责人参会,我弱弱地说行内这么多会议,估计人事老总也玄,对方说,那就派个部门老总级别吧。

回头和主任回了电话,并追问了一句,那新的出席会议的人,是不是由他协调。他反问了我一句,“这还需要我协调吗?”我一听,敢情我这做法错了,于是认真请教,但他没说啥,说给老总打电话。直觉告诉我,赶紧的,要在他之前联系上老总。于是火速给老总拨了电话,把主任来电以及内容告知,还把自己想请办公室帮助协调可又觉得不妥的想法也说了,老总很爽快地说,不要让办公室帮忙了,她来协调,就请党建副总参加,并让我把活动通知转她。过了一会儿,她回复妥了,还告诉我,已告知办公室。

这事儿之后,我还专门向主任请教了此类工作的做法。他出奇耐心地回复了我(是我自己都会嫌弃自己问题多的程度),好感谢他,要不是男女有别还隔着网络,我怕会直接抱起来转个圈。具体另开篇写。

但,这之后再也睡不着了。到晚上也睡不着。

崽崽一直叫一直叫,估计和天气太闷热也有关。

2022年5月30日

上午要去省分行,五点半起床,六点洗漱完吸奶,六点半出门,六点三刻到单位,上楼取东西放东西倒了个水,然后七点不到一点点出发去省分行。

差点迟到。

关键省行老大因为临时监管会议冲突,还提前了十几分钟到会场,慌得我一匹。

有时直接听省行老大的讲话,就觉得奇怪,他的理念明明都挺好的,道理也没啥大问题,怎么在执行落地中就变成了现场这样,业绩体现和员工感受都不好,问题在哪里呢?

座谈会我没准备啥,做了三年团委书记,练出个本事,就是无稿胡诌。发现不少行的团委书记都能做到。在这中间我还算差的呢,人家同样没准备,但说出来头头是道,我就比较散了,还得练练。或许,人家在脑子里想得就比较多。

QZ分行的团委书记看着就很厉害的样子。我想,这或许就是我的反面,据说我的初印象和真实的我反差还蛮大,看上去比较温柔的样子。看到她,我大概理解了为什么去年QZ分行的团委工作考核排名超越了我,成为了第四(唉,排位下滑,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中午食堂吃饭的人太少,省行团委书记临时提议带我们出去嗦个粉。我急着往回赶,更急着吸奶,一路着急啊。最后因为卡的权限问题,没有借用到省分行大楼的哺乳室,到了省分行团委书记的独立办公室吸了奶,真实奇特的体验。

LS分行的团委书记还给崽崽带了套衣服,真棒。

真是忙碌又充实的一天。

感觉从兄弟行学到了很多不错的思路。以前也有过这种感觉,踌躇满志的,但现在又有点区别,即其实我没有那么壮志满满,就是觉得,干就完了,干完再看,要调整就调整,要改进就改进,啥都没干呢,想那么多干嘛。

确实生完娃休息的这段时间,关于工作,我的心态变了许多,没有那么多害怕了。既然还在位置上,干就是了。

崽崽呀,还真是猫猫顾得比我多。这都快成我的工作记录了。



领导蠢不蠢

 

20220527

撤了撤了,终于可以撤了。

今天运管返回一个关键岗位的问题。关键岗位是个雷,谁做谁酸爽。

hahahaha ,合理推测您是让小主任去看看小F(但其实之前开会已经约过饭了)。今天听到个有意思的描述,说的是,很多时候领导以为自己运筹帷幄决策千里,殊不知在员工眼中类似裸奔,看破不说破。哎,没特指,请勿对号入座。

周末愉快。

祝好。

---------------------

主任回复:

看不出推测的合理性在哪。

认为领导蠢的大概率需要自省,这个观点甚至可以放大到一般人。

(感觉好像有点点生气?)

---------------------

我回复:

那个,这是个段子,不是对现实的讨论。其实发出去之后就担心,没有面对面的语气和神情,很容易引起误解的……周末要回家的快乐让人冲动了(冲动是魔鬼)。我举双手赞同,如果认为领导蠢,其实蠢的是自己。嗯,自我检讨。

 


突然感到很孤独

 

20220526

(当天因为要参加支行的团员大会,前后分了两封邮件发送,第二天也有回复。)

第一封

因为有工作还没有完成,待会儿XZ支行开完团员大会应该还要回来。

但我不是很确定自己是不是有状态,所以先把日报发您吧。

昨天一天下来,直接累趴,今天起来后觉得脑子不是很好使。

其实,比起极左极右,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在身体疲惫值拉满的情况下,人的情绪会消失不见。

啊,也不对,因为昨天路上对话里的一个很小的点,还造成了蛮大的情绪波动的(虽然我觉得会被您鄙视,但我还是要告诉您,但现在赶时间,回来再写)。

祝好。

-----------

第二封

9点多的时候想了想,不回行里了。不全是体力精力缘故(当然也有关系,回家大概要11点了),还因为晚上又多了几项事情,需要和多个部门沟通确认,上班时间处理比较高效。

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陷入了很忙的境地(虽然在您那儿都不够看的)。或许凑巧一些事情碰到一块儿了吧。

在想要准时下班的强大信念支撑下,上班时仿佛是台工作机器,按照一定的逻辑处理各类事项,感觉不到情绪。忘了具体什么事情,H老师来找我时气鼓鼓地说省行如何如何,我安抚了她,表示确实有不合理之处,但事情在那里,我们要处理,或许可以这样处理,她开心地说好,就那样办。看着她,我好像看到了之前的自己,对工作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负面的居多,可最终大部分还是要按照要求去完成。既然如此,何必呢。工作只是工作,绝大多数不值得我们投入过多的情绪资源,把那些感性的、敏锐的情绪用来感受生命中美好的事物,大约会幸福很多吧。

想到了一个不那么贴切的例子,据说有次采访时杨幂说,她已经戒掉了情绪,无论什么事,最多允许自己难过两天,两天一过,焕然新生。对杨幂我谈不上喜欢,有阵子黑料满天飞时还有点不喜欢(打手机事件),但这么多年下来,她始终在她的位置,觉得不简单。

我不晓得其他人是不是能和她一样,就我自己来说,戒掉情绪不太可能,那就是另一个人了。虽然我老吐槽自己高敏感+神经质,希望提升钝感力,但也晓得正因为这样的特质,我才是我。可现在在工作中,我似乎正在快速褪去情绪这件事,而这并不是我有意为之,它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与过往的刻意压抑不一样,它是平稳的、持续的。就比如刚回来时,我给自己定下了七条,虽然是因为老总说的一些话,但这过程中并没有什么情绪,只不过从她的话中捕捉到的信息,结合自身实际,去调整了工作上的一些东西。

不过偶尔会有波动,昨天就有一次。我其实有点犹豫要不要同您说,总觉得是会被鄙视的……但我太想说了,还是说吧(就当,谈心谈话吧)。去支行考察路上,老总和司机聊小孩读书啊工作啊的事情,突然很自然地转向我,“喏,主任的儿子也要出去了,现在在我们行里实习”。我没反应过来,回了句“啊”。老总看我这反应,好像不知道的样子,又说,“对啊,他儿子是3+1,现在大三,在秀洲实习”,我老老实实回答,“我不太清楚这件事”,老总想了想,没再说啥。虽然应该不是故意的,但有种被试探的感觉。老总大约觉得我与您交流多(如果单向交流也算的话,那确实不少),应该知道。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就这么一段对话,我emo了,还愈发加重,晚上回家后难过得大哭了一通。猫猫问咋了,我说,和老总的对话突然让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或网络?也可以叫人脉?大概这意思吧),或是趣味相投,或是父辈世交,或是利益同盟,彼此联结成圈,在单位这个小水池里,就像把根深深扎入淤泥的莲花,恣意盛开。而我什么都没有,就像漂在水面的浮萍,一个浪花过来就没了。不对,不只是单位,在生活也是的。一直以来我是刻意不与人产生联系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工作都是,因为不想面对别离。每个阶段离别时,看别人痛哭流涕,我还会为自己从没有深入连接的人感到庆幸,不必经历这种痛苦。可到了现在,我却感到自己是座孤岛。虽说人生而孤独,但好像别人都是热气腾腾的,只有我目之所及一片沉寂。嗯,就是这样一个波动。啊,我居然说出来了,真棒!

那,今天就先到这儿吧。

祝好。

---------------------

主任回复:嗯,确定可以活得很长。

(P.S.背景是近期分享给主任的一个神经质人格的推文,里面提到神经质的人因为对自身伤痛很早发觉并就医,一般来说活得更久。)

---------------------

我回复:嗐,别笑我了,那天可太难过了。


疲惫的一天

 

20220525

今天是正常时间上班的一天,24+31人考察谈话,到现在。

赶着回家。

虽然这周五请了假,但前四天的工作时间已经达到了五天工作量。

今天突然有种感觉,那就是没有任何感觉。过去的十年,和工作相关的,轻若无物。

以上。

祝好。

主任回复:极左和极右本是一家。


2022变化记录

 

20220524

产假回来上班后,我发现自己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前两周的时候,这种感受还不明显,进入到第三周,愈发凸显。

有点类似2017年初那次,更进了一层。

那一年,我摒弃了过往的纠结反复,从生活极简开始,逐步精简自己的人生,舍弃了家里的许多物品和脑中的杂乱思绪,还把2013年以来压力导致的42斤肉也减掉了。

全心沉浸于当前的事情,不问前程,专注眼前。后来的转变有点大,部门新来了小秘书,小秘书破除了我对主任长达五年的恐惧,小秘书离职,我扎头写材料。再后来,升职竞聘,带着无端不舍我离开了原岗位,又因为一些误会几乎和亦师亦友的主任断交。新岗位磨合困难重重,在接近两年的时候几近崩盘,在一次心跳紊乱倒地送急救之后,放飞自我,怀孕生子。

产假期间,其实我没有想许多,更多时间用来休息,和适应新的人生角色。

产假归来,已是2022年中。

过去纠结的、在意的、纷扰的,如今已经很难侵袭到我的内心。

过去害怕的、抵触的、抗拒的,如今也褪去了面目可憎的外表。

似乎不经意间,我的人生进入到了大开大合的境界。

目前我还不那么确定,因为还会有短暂的崩溃,让我怀疑自己是否又掉入了之前的漩涡。

可我相信,改变正在发生,而我,终将完成蜕变。

我又一次专注于眼前的事情,不再去想纷纷扰扰,遵循着自己内心的秩序,去完成一项又一项事情。那些曾经害怕的、迷惘的,也随着走出的一步又一步而逐渐变得清晰明朗。

在这期间,或许有一些与外界的氛围格格不入,我不再像过往一样激烈愤怒,做出极左极右的选择,而是平和地看待这些冲突,以温柔但坚定的方式,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尽量柔化与外界的接触。

我不知道改变始于何时,又落于何地,但我预感到,这将是我人生中又一次转变。

谨以记录。




工作纪律

 

20220524

早上刷牙的时候想起来“工作纪律”指向的是什么了。

上周的时候,老总说,她在起草一个文档,好了之后让我修改一下措辞,并叮嘱我,文档内容目前只有老大和她知道,要注意保密,我说好的。

隔了一天,老总把文档发来,然后又通过微信重申了一遍保密要求。好的。

老总的再三强调让我觉得奇怪。

毕竟,我没有失守前例,也无相关偏好,为什么要反复强调呢?

当时想了一下,大概两种可能。

第一种,在老总的视角里发生过泄露事件。虽然我很笃定没有,但除非某件事只有我和她知晓,且她在第三人处发现相关信息,不然更大的可能,是她把其余渠道的失守归到了我的头上。这事儿没法说。

第二种,老总有特指。如果说,我有可能会发生泄漏,那唯一的渠道大概就是您了。我得承认她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这事儿的结局是,我向老总表态,在休假之前就有许多人问到了我这里,我的答复一律是不清楚不知道。她回了一个大拇指。

工作信任是玄学。工作准则也是。

年纪越大,越不敢说肯定的、绝对的话语。因为我发现,同样的一件事,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对象、不同的背景,自己未必是一样的做法。

P.S.今天应该上会了吧。就这盲猜都能猜到的事,与其说要保密,不如说是避免给人以“官方答复”的实证吧。

-----------------

刚刚完成今天的工作,赶着回家,改日再写(明天考察一天,大概要到周四了)。

祝好。




补了前些日子的

 

20220523

上周基本没写日报,想要写的都快忘了……

先去看下备忘。嗯,分管行长批;工作分派;工作纪律。

---------------

分管行长批。

嗐,最近分管行长批了我两回。

一回是批我返岗后没有及时到他那儿报到(是是是,是我的问题,再来一次,还这么干,没啥,就不想理人)。不是当我面批的,而是到老总那边说道。在C行长第二回批完我之后,老总顺带告诉了我这件事。她说,当时她反问C行长之前有没有如约给前往支援HN疫情的副书记打电话慰问,C行长说,哎呀,忘了,老总就说,你看,你对他们(我和副书记)不上心,你也别怪他们对你不上心。

虽然但是,哎,好像不是这么个理儿……

(以及好像学到了如何把锅甩到领导身上,我觉得C行长当时挺懵的吧,明明是来说问题的,怎么成了自己有问题。)

第二回是上周四中午食堂碰见,说让我第二天上午喊上副书记,到他那儿汇报团委工作,并怪我什么声音都没有。当天因为工作和老总一起去的食堂,老总听见C行长这么说,默默走开了,啥话也没说。搁以前我大概不知道咋办了,慌得一匹,但现在脸皮很厚,我打完汤,走到行长吃饭那儿,同C行长说,已经约了副书记周五下午碰头,想下周一或周二召集各团支部书记开个视频会,听一下今年以来已开展的工作,以及下阶段工作计划,所以想初步定在下周二周三,与他约个时间进行工作汇报。他就那么看了我几秒钟,然后说,好的。

回到吃饭的地方后,老总问我,有没有和C行长说推迟时间,我说推迟了,然后把刚刚说的复述了一遍。她好像觉得我做得对,然后把C行长之前在她那儿批我的事儿告诉了我。

呃……

我很难描述自己的感受。其实,我是有那么点怀疑,自己的这种变化是不是“老油条”。确实,C行长批的第一点是我不对,但我想过后果然后遵从了自己的心情(换个行长,我可能就不这么做了);批的第二点,还是我不对(那是,都被批了,能对吗),但他提出的第二天上午去汇报不可实现,我还没了解过去半年开展的工作,也不清楚目前的重点,更没想过接下去要做点啥,汇报,汇报个寂寞吗。虽说这几天也不见得能有啥大进展,但多少也能有点想法和思路。领导是人不是神,提出的要求不见得都合理,不合理的,就努力争取合理点嘛(分情况分情况分情况,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工作分派。

就是休假之前,我把繁琐的系统内操作审批流程和表格联动关系梳理了一遍,写了个2万字的机构人员工作手册,连同N多表格移交给了黄老师。那时觉得有点累,但休假期间是真轻松,除了极个别特殊情况找过一两回,就没被打扰过。

回来后,我也没想着接回来(最讨厌做表格了,出去了就别回来了,干点别的不香吗),黄老师也没有推出来的意思。因为春招工作时限很紧,我把工作步骤梳理之后,也把其中部分派给了黄老师和陈涛,限时完成,有问题随时沟通。就,很爽。有人干活的感觉真的不错。工作嘛,就是应该分工合作的,以前那样一个人干到死真的不可取。

上周有一天,老总给我分派某项非事务性工作时,大概怕我没有时间(毕竟我不加班对吧),特意和我说,休假期间黄老师已经接了我的表,既然她做了,就让她继续做下去吧。嗯,不知道为啥老总专门吩咐我这个,我看上去很想把表格接回来然后自己做吗?这……

---------------

工作纪律。

想不起来是什么了……算了,想不起来说明不重要,就这样吧。

---------------

基层加班偏好。

今天下午召集团支书开了个简短的视频会。会上我提出,今年要建立例会制度,大家每个月交流一下工作情况,聊一聊遇到的困难和下阶段计划,目前想每个月固定个时间,征询团支书的意见。

我的本意是,避开月末和旬时点,想看看上旬和中旬哪个时间段合适,在5号和15号里选一个。然后上来就有人说,想班后时间,上班时太忙了。这……我挺尴尬的。毕竟您也知道,现阶段我不想加班嘛。但马上挺多人说,上班时要拜访客户,确实班后要好一些。我想了想,毕竟还是需要大家干活的,既然大家都这么想,那就班后吧。然后日期选了5号,遇节假日和周末则顺延至下一个工作日。

很惊讶,大家居然会主动去侵占自己的班后时间——我当然明白,基层营销管理人员白天非常忙,一整天可能坐都坐不下来,但工作是无限的。大家把“加班”当成了默认选项,很容易掉入“既然要留下来,那先处理紧急事情”的陷阱,然后又因为不得不完成的事项留下来,越留越晚,直至极限——就像我之前那样。

其实,有没有一种可能,把“加班”剔除出选项。并不是说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出现加班,而是,在排日程时,仅限于工作时间,溢出来的,向管理者反馈,或分派或延后或取消,总之,事项仅限于上班时间,还要有20%-30%的留白,用来处理突发事件。如果一个机构无法实现,那就说明需要增加人员。如果人员限定,那么,就需要机构负责人担起责任,去逐项梳理工作事项,决定舍弃哪些(应付也是舍弃的一种形式)。

当然,目前我也才刚刚尝试这种新的工作模式,不知道往后会应用得如何,会不会提升工作表现和个人幸福指数。嗯,或许到年底时,可以有个阶段性答案。

P.S.我坚决认为,任何情况下都要守护自己的时间(即便在我加班加得水深火热时,也从未动摇过这一点)。如果失去了这个信念,某种意义上也失去了自己的人生。

---------------

工作主观意愿。

您居然认为,我的团委工作做得这么差,是主观问题。我都不晓得该高兴您对我能力的肯定,还是难过对我工作表现的批评。

就像我和小傅说的,心情归心情,事情归事情,喜不喜欢是个人偏好问题,干得好不好则属于素质能力范畴。喏,譬如温州团委书记,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岗位,但不妨碍人家年年前三、个人获总行级优秀团干。要是有人能教我怎么把团委干好,那么在我离开这个岗位之前,我一定会拿个小本本坐下来,认真听讲记录。我是不想干好吗?我那是干不好。

上学时就知道,成绩好一点就不会有人来烦我,所以尽量考好点,然后上课可以睡个觉聊个天。工作后我能不知道这个道理嘛,工作业绩好一点,钱多前途好,在拒绝一些事情时也更有底气(“哎,我得做XX”),想想都开心。

您的主观意愿,范围太广了。

虽然说到底,一切皆可归为主观,但同样是主观,也有千差万别。有的东西,一个月两个月就见成效,有的东西,需要经年累月。至于要不要投入时间,各人选择不同。没有绝对的对错,选择而已。

不过有一点,您也知道现在年轻的孩子们,打小就是听着肯定的话语长大的,不像之前的人一样扛打压。没事儿多鼓励鼓励,工作积极性高一点,也有利于工作推进嘛,对不。

还有,别老让人“悟”,您想想,要是您孩子将来搁着一领导,啥事儿不点破就靠悟,小伙子挫败多了影响自信了,搞不好还怀疑人生了,多不好。虽然没证据,但我合理怀疑您是逗着玩儿呢,嗯,就像汤姆逗杰瑞。您说您生肖鼠,咋还cosplay上了呢。来,玩心收一收,“悟”这事儿,也讲点缘分,日常工作,慎用。

---------------

每天需要10小时睡眠真不是修辞手法。

因为这一点,情绪短暂崩溃过。

回去睡觉了。

以上。

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