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精力节省之日常决策调整

 

20220209

前两天写了篇日记,《精力节省之减少生活中的决策》,重温了一个早就明白、但近期做得不太好的部分,即减少生活中的决策,提升精力专注度。之前那篇日记,简单梳理了衣、食、行方面的内容,目前有部分修改:

食:

“早餐吃豆浆粉+麦片”升级为“豆浆粉+麦片和玉米+鸡蛋和速食饺子包子交错进行”,毕竟每天吃一样的容易腻歪。

“午餐鸡胸肉(或其余低脂蛋白)+蔬菜+碳水”升级为“各类熟食肉食or鸡胸肉or巴沙鱼+蔬菜+碳水”,还是同理,一直一样的菜会腻歪。

“晚餐周一至周五吃猫猫妈妈做的饭,周六周日同午餐(懒的话可以点外卖)”升级为自己做,周五晚上再请猫猫妈妈做,周六晚上和自己爸妈外出用餐。

为了简便,一天做一次肉,米饭中午烧足,蔬菜每顿新做。肉菜和蔬菜尽量多用蒸煮以及微波炉,能不炒就不炒

行:

“忘崽日”暂时更改为“父母日”,即我爸妈来的时间从周日改为周六,这样阿姨也在,我们可以外出用餐。

这一调整一方面是想出去吃,我和猫猫可以改善伙食,同时爸爸妈妈也可以不那么累,另一方面是周日的两人时光就可以不被打扰了,在卧室里带娃爽歪歪。

上班后再看要不要调整。

其它:

把当前家里的各类清洁剂、沐浴露等用品理了一下,盘点了下近期打算加入的新工具(丁腈手套),网上一样样买好,并将经过筛选后满意的物品链接放入收藏夹,补货时可以直接购买,无需再去调整。

清爽,舒坦。休息时相对上班时间多,心情也没有那么烦躁紧迫,正好用来梳理各类物品的渠道。

以上。






关于读书极简的一些思考

 

20210923

刚刚过去的中秋假期,我因为孕期出血急诊请假,已经过了一个7天假期。

这七天里,除了顾好自己的三餐,和双方父母都安排了一顿聚餐以外,就是选择阅读器和看书(观影)了。或许是得到了大片自主支配的时间(尤其是工作日的四天休息),七天下来,虽然生理上很疲惫(尤其是眼睛,为了看阅读器测评一天十个小时盯着屏幕,最后一晚已经到了迎风流泪的程度了),但是心理上莫名地轻松,也从(为了测试阅读器而)看完的几本书里得到了很多启示,对当下的工作和生活有一些好的指导。

选择阅读器,是我发现近期阅读需求急剧增加,而长时间盯着手机屏幕眼睛比较容易疲劳——尽管我已经是那类盯着屏幕十小时不会近视的少数派了,但也架不住天天这么高强度盯着。此处需要说明一下,十个小时并非都用来读书,还有很多工作操作以及刷刷刷,大家懂的哈哈哈,时间黑洞,这也是我期待用读书去填满的。

而在入手阅读器之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书架——喏,在前几年我已经有过大大小小的多次清理,最精简的时候书架上仅有一半空间填了书。但如今猫猫的一级造价师书籍一到,我发现,居然都找不到地方来放书,是的,又满了。看来不知不觉中,又买了许多书呀。而最大的问题是,这些年我几乎没有读过其中任何一本

在工作节奏很忙的时候,总觉得“没有完整的时间”而避开读书,转而在手机上无意义地浏览。在这个假期里,当我花费了一两个小时就在阅读器上看完了一本书时,才惊觉,除了少部分的学术著作,其实很多“轻阅读”的书籍并不需要我以为的“整块的时间”。与此同时,这些“轻阅读”的书籍,看完了,摘录完了,将书中的主要观点、自己的思考感悟、对现实的实践指导记录下来,其实就已经“内化”了,很多此类书籍也并不需要专门保存纸质。

什么是“轻阅读”书籍,因人而异。比如对于我,一些科普通识、经管畅销、成功励志的书籍就是典型的轻阅读书籍,更适合在阅读器(或手机APP)上阅读,没有保留纸质的必要。细究起来,它们几乎都具有以下特点:

1.适宜线性阅读。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条,也是我个人区分“轻阅读”与否的标准,同时它也决定了一本书是否适合在阅读器上阅读。所谓线性阅读,即可以单线阅读,不用或基本不用回溯,像流水一样流淌而过。典型代表就是小说。此外,很多畅销书,尤其是经管和励志板块的畅销书也因为写得比价浅显,也适合线性阅读。

2.信息密度不高。如果说“线性阅读”是果,那么“信息密度”就是因了。适宜线性阅读的书,通常来说信息密度不高,也就是大家常吐槽的废话太多的那类书,可能一本书的精华也就那两三页纸的内容,但有一说一,那两三页纸的“精华”还真不是每个人自己都能悟到的,这也是那些书的价值所在了。对于这些书,一些“金句”或者观点摘录可以帮助我们快速回忆起这本书的主要内容,而这些完全可以通过读书笔记,连同自己的思考、对实践的指导一起记录保存下来。而那本书的“本体”,一般来说不需要再读。即便再读,也依然可以通过阅读器浏览。

3.已有电子版本。得益于强大的网络,除了一些版权保护尤甚且搞独家经营的书籍,大多数的读书APP(咳咳,对我来说特指微信读书,毕竟我只用微信读书和Kindle)上都能找到想要的书籍,而各种搜书引擎则是有益补充。此处个人觉得,对于读下来觉得还不错的书籍,如果能找到可以下载的电子书资源,往自己的Kindle账户再发一份是最妥的了,毕竟在微信读书里的书籍,总有一种不安全感(纯属个人想法)。

现实中,我们会遇到一些书,虽然满足前两个特点,但没有电子版,那我也会根据自己的阅读需求来选择,比如很迫切需要的(无论是客观还是主观),就先买来,看完后通过二手书平台转出;比如可以等一等的,则可以通过微信读书订阅一下,上线了会通知的;至于那些过了一阵就想不起来的,嗯,说明不需要。

我们还会遇到一些书,想买,但已有电子版,那我建议先看电子版,觉得不错再收入纸质书也不迟。

而个人认为值得收入并保留纸质书的,主要有以下几类:

1.特别喜爱的。“喜欢”就是硬道理,可以超脱一切规则。

2.需要多屏阅读的一般来说也是具有反复翻阅价值的。前期我看到过很多关于纸质书籍和电子书籍哪个更好的讨论,基本无果。在浏览这些论点的过程中,结合自身经验,我逐渐体会到了两者之间的差距——多屏与单屏。所谓多屏,就是支持来回翻阅,比如我们可以同时翻看一本书的N个页码,而这在电子屏上很难实现(是的,我知道有分屏,但光是定位到指定点就挺麻烦了,何况有时我们并没有标记,而是看到后面某个点突然联想到前面依稀什么地方有联结,试图返回查阅,这对于电子屏来说是很有挑战的);而单屏,我们日常接触的大多数屏幕,电脑、手机、电视,包括电子阅读器,都具有单屏特性,这一特性决定了电子屏更加适合线性阅读(或观看)。

3.具有视觉美感的。大开本、色彩艳丽的艺术类书籍,或者是装帧极具美感的书籍,书籍的实物本身就是阅读的一部分。当然还有一些适宜孩子的绘本或者嵌合手工的书籍。

入手电子阅读器,一方面是想节约购入纸质书的负担(很多经管类畅销书都会同步推出电子版,纸质书价格基本都是50往上甚至100+,但确实是“轻阅读”书籍),另一方面是想对现有纸质书进行精简(扫了眼书架上的书,差不多70-80%都是无需保留的)。目标是减少实物持有压力,获得身心轻松,同时以精简来推动阅读进度。初步精简思路如下:

1.对于已购入的、不想再看的书,直接处理。不得不承认,因为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一些几年前觉得有必要的书籍,现在已经无需再看了(比如,职场菜鸟书籍),或者因为兴趣转移,完全已经不想再翻阅的,果断通过二手平台处理。

P.S.此处有个假期发生的印象深刻的例子。早年间因为《激荡三十年》很是喜欢吴晓波,一次在书店邂逅他的《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一口气读完半本,视若珍宝(那种洒脱的人生啊),后来分享给主任,没还我,虽然微信读书上有电子版但依然念念不忘,纠结再三再次购入纸质书。直到今年才看完了后面一半,顿觉很是稚嫩,觉得不喜,前期果断处理掉了。有时我们可以通过自己阅读的书籍偏好,察觉到自己的变化

2.对于已购入的、会看但有电子版的,暂缓处理。根据心情选择阅读器或者实物阅读,看完后决定是否保留纸质版。

3.对于未购入的、想看的书,搜索电子版。看完再决定买不买(以我对自己的了解,就我这么粗俗的人,很少会看到值得买回来保存的书籍哈哈哈)。没电子版的?看迫切程度决定买不买喽。鉴于我2017年起为自己打造的“35岁前阅读清单”,真的是收录了自己感兴趣的各板块的经典书籍,所以,会优先阅读书籍上的书籍。学东西,搭框架还是蛮重要的。

额外需要提醒自己的一点是,要及时“止损”。这是我的一个BUG,一旦看了一本书,总是希望看完,与我在影视剧上的洒脱弃剧形成鲜明对比,或许就和父辈不舍得剩菜剩饭,哪怕吃不下了也无视健康非要吃下去一样吧,担心“浪费”。但随着年纪增大,愈发觉得“时间”和“精力”才是一个人最为宝贵的原始资源,我们有太多需要使用这些原始资源的地方,譬如金钱、健康,都需要我们投入时间和精力去获得。为了不“浪费”一本于自身而言糟粕的书籍,而投入了最为宝贵的原始资源,是不值当的。所以,不合适的书,就果断弃了吧!

当然,需要区分是因为糟粕而弃,还是因为暂时的阅历不够读书愉悦性过低难以坚持。对于后者,可以隔段时间再看,至于书籍是否保留,都可以,我个人会选择先把纸质书转出去,等到看的时候,再买一本就是了,版本还新(这可能和我没有藏书的习惯有关)。

以上。

 




不持有的幸福——《少即是多》书评

这是小咪送我的书。

在去年台风肆虐的时候。而我直到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之后,才在5月2日的早上莫名失眠,起来把这本书看完了。

(以下部分来源于5月5日写给小咪的回信)

说来很是奇妙,虽然我从未看过这本书,甚至也没看过类似主题的书籍(买是买了许多,但都还没看呢),但这些观点,从2017年以后,好像逐渐在我的实践中显现,2019年岗位变换后,历经大半年的蜕变,则有了更深的体会。已经在做的(虽然有些做得还不够好)一些观点分享下哈:“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P80)”“比起短视的加薪,更应重视个人品牌的积累(P86)”“提高工作效率,改变‘重量不重质’的习惯(P106)”“做不依赖任何平台,靠实力说话的人(P75)”“与其追求职位的提升,不如追求自由(P66)”“不被常识束缚,感受幸福需要自由(P33)”等。

阅读过程中,还惊喜地发现了许多想过的、但还未实践的观点,譬如“与其决定想做什么,不如决定不做什么(P126)”“改变每天既定的生活模式,享受变化(P113)”“不必在意小世界对你的看法,应追求更广阔大环境对你的评价(P137)”“在方便快捷的时代,刻意追求一些‘不便’(P100)”等等。

我和小咪初识时正,是我刚面临转变的时期,太多的困惑和迷惘接踵而来。后来的几个月里,我一度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但多么幸运,我坚持了下来,回看过去的几个月,已有“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心境。

就之前小咪赠书时同我分享的“新幸福的十个条件”,我也写一写自己的感悟吧。

1.享受工作。我想,在很多人的眼中,我都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无论是工作时长,还是我对工作的态度。说“工作”是爱好或许是很多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况且坦白来说,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工作,但凡完成当天必须完成的事项后,我一秒都不会多停留。但换个角度来说,我也确实“喜欢”工作。这或许得益于我的一项技能——如果一件事非做不可,我会找到它与我的目标之间的联系,那么做那件事,也就是在向目标迈进,“被迫做”也会变成“这是我的选择”,自然是不抵触而易于享受的。自打13岁那年我晓得了所有人的归宿都是死亡时,便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对吧,一个小学还没毕业的、众人眼中的孩子,居然在思考生命的意义。探索了二十年,我依然不能说自己找到了答案,但在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生命是一场体验”的价值观,一切随心、尽兴,无愧于这一生就好。而我最想要的,是“成长”,这是我内心最真实的诉求,不会因为到了某个年龄或者某个职级而“够了”,生命不息,成长不止。我知道以当前人类积累几千年的文明,我终极一生也难以窥得一角,然而能够在有限生命力,尽可能地去体验、去探索,在思想的浩瀚宇宙中畅游,便也不负此生了。工作,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我有幸遇到了一个神级领导,按照履历,他本不该在这样的层级,但他也有自己的追求,这恰是他觉得刚刚好的位置。有时我想,这或许就是命运吧,他出现在此处,悉心教导了我六年半(且还未完结)。在他的帮助下,我得以在这个机构中,依托自己的岗位,去拓展认知边界。但我想,即便我没有遇见主任,也依然会做同样的事。

2.拥有关系亲密的朋友和家人。其实,我没有什么朋友。我极重感情,难以承受别离,因此很多时候,会选择不开始。读书的时候,我看待周边的老师同学,是一种旁观者角度,看待他们,不过是在一定时间内因为一个目标(升学/就业)而聚集在一起的人,非我所选、亦非我所需。所以各类毕业季,我从不感伤,反而会因为即将到来的新阶段而兴奋不已。代价,便是没有朋友。如今剩下的,就一个从幼儿园起相伴成长的发小,一个同班但随后断联、因为工作又重聚的高中同学,还有就是小咪了(但客观来说,我们并不是那类现实中腻在一起的人,算神交吧,哈哈)。如果无需征得双方同意的话,那主任也可以算一个。至于家人,大家都很关心我,但我生性淡漠,与家人们不算亲近。说起来,亲朋稀疏有我自己的缘故,比起与人聊“今天天气如何”等日常话题,我更喜欢深度交流,或者自我独处。

3.拥有稳定的经济来源。我现在的单位给了我稳定却微薄的经济来源。记得初次见面,小咪告诉我年薪有30万元时,我是震惊的。之前我只是知道自己穷,但不知道自己这么穷……虽然年终是会有几万元,但彼时每月到手不过5200元,对比工作要求和工作压力,我想说,那是我真的对钱不是很在意。有一次主任下班时锁门,我还在学习文件,当时心有所感,很傻气地把当时内心所想分享给了主任:“我觉得好幸福啊,读书时学习,我得向学校交学费,工作了学习,不仅不交费,单位还给我发工资,还给我机会让我把学到的东西用到现实里,好满足呀!”当然,主任是用关爱智障的目光看我的,然后头也不回下班走人了,哈哈。

4.身心健康。我在意的,从来不是“单位领导”的评价,是主任的评价,而他,恰恰是彼时我的“单位领导”。如今我换了部门,可依然在意他的评价。其实我不是一个在意世俗目光和评价的人,只做心中所想,一切都是“我乐意”,或许运气好,个人价值观与这个时代倡导的主流价值观较为一致,便成了他人眼中“又红又专”的听话孩子,但实际上与我有深一点交流的人,会发现压根不是那么回事。我在意主任,是因为他是我想成为、但还没有成为的样子,他是我敬仰的人。自打2019年年初以来,因为各种原因搁置了锻炼,身体差了好多,连带着精神也变得更加敏感脆弱,真的不好。现在我将重新回归,走路或者椭圆机,你也一起哦。用一句很俗的话来说,身体,是那个“1”,没有了这个“1”,后面再多的“0”都只是一场空。

5.拥有富于刺激性的兴趣和生活方式。我的爱好嘛,就是在思想的大海里遨游,或者与主任聊天品茶(当然只是我的爱好,于他而言可能是种负担哈哈)。正儿八经地说,我的爱好可能就是看书、观影、写日记(书评/影评)。你看,我真的很爱独处,和给人的初始印象一点儿也不像。虽然我也爱和朋友聊天,每天都有诉说的需求(大多数这个需求由写日记来满足,所以过去几个月忙到写日记都有负罪感的日子里,我的心态崩了数次),但如果长期困于浅显的社交,我会十分焦虑(因为有悖于成长这一人生目标吧)。

6.觉得自己拥有时间自由。加班归加班,自己的时间还是要有的。虽然我是别人眼中的工作狂,但其实心中有着非常明晰的界限——当我不在单位时,极不愿被工作打扰。现在的直属领导这方面意识不太强,时常在我不在单位时因为工作给我发微信甚至打电话,还蛮困扰的(毕竟我要适应领导嘛)。在之前部门的时候,我虽然极怕领导,但却不晓得哪来的胆子,跑去和大小主任说,“我离开单位后不太看手机,也不喜欢处理工作,如果不是非我不可,就不要给我打电话”,是不是霸气侧漏哈哈。事实上,大小主任都是干将出来的,业务上就没有他们搞不定的,因此之前N年,我确实没有在非工作/加班时间被工作打扰过。很感谢他们。现在?我可不敢说。人不一样了。

7.能够选择适合自己的居住环境。我想作者是想传达“双城”生活的理念哈。我的心中有个小秘密,就是关于此生的房子呀,我还真有一个梦想的样子,啊不,是两个,一个是排屋OR别墅,带院子的,要种一颗大大的枇杷树;另一个则是千岛湖(或别的什么风景秀丽的湖)上一小岛,上面有幢自己的房子(门外也得种棵枇杷树)。前者的现实模型来自于主任,我真的是太羡慕他的房子了(然而他无情地说,以当前房价走势和我的收入水平,这辈子是买不起了),后者的现实模型来自于吴晓波在《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中对自己在千岛湖居所的描述。看,是不是胆子很大。买不起归买不起嘛,人嘛,总要有点追求,再说,指不定哪天以我意想不到的方式实现了呢。

8.具备有效的思维习惯。怎么说呢,其实书里对“有效的思维习惯”的描述,更像是“要具有包容开放的心态”,喏,这点我也很赞成。我是一个比较“执”的人,对于认定的事情,轻易不会改变,但这种“执”和“固执”是有区别的,体现在对不同于自身的观点的接纳——我有自己的想法,但也十分乐于听取不同的声音,有些我会融入自身的观点,有些不认同,可依然“誓死捍卫对方表达自我的权力”。私以为,这与一些“一言堂”是有区别的。而关于“有效的思维方式”,我想,当以“结果”为导向时,可以倒逼有效思考。目标/任务是什么?当前可运用的资源有哪些?是否现实可得?哪些是我自己可以搞定的,哪些是需要寻求他人帮助的?基于以上分析,找到实现路径,然后,干就完了。中途出现的各类问题,基本不会脱离大框架,小的岔枝,便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不影响大局。

9.能够放眼未来。咱怎么说也活了30多年了,早就见过了许许多多人,有的人,明明才刚毕业,却已经死气沉沉,而有的人,即便年近半百(还有更大的),却依然对世界充满着好奇。想自己所想,做自己想做,人生不过几十年,真的没有那么多值得担忧的。至于我个人的观点,虽然也不晓得哪来的自信,我是觉得即便离开了现在的单位、岗位,我也依然能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谋生之道,生存从来不会是问题(此处有个小插曲,有一次我和主任说,大不了我洗盘子去,他说,就算我想洗,人家也不会要我,大把山里来的18岁的妹子,体力好报酬低,干嘛找我这种大妈,呃……)。

10.感觉自己正在向目标迈进。当我们把目标,和自身以外的任何事物相捆绑时,都会面临失去自我目标的危机。对我而言,决定是否离开的关键,一是“人”(是否有我敬重的、愿意与之共事的人),二是“事”(在现有条件下,我还能不能做成想做的事),两者都不满足,才会离开。还在办公室的时候,曾经因为主任对小秘书的偏爱、甚至试图和老大要人(那人完全可覆盖我),我愤而写下辞职信,但后来没有交出去,是因为当时“事”还是可做的;过去的几个月,我也反复想过离职,可因为“人”(主任),我也选择了留下。说回目标,责任感可能让人在现实中把目标和工作相关联,工作上的迷惘,会蔓延成对人生的迷惘。或许,可以再去想一想,究竟什么是自己想要的,然后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目标而前行(比如,我的目标是成长,工作是学习实践的平台,顺带解决了生存问题,锻炼身体是打好物理基础,写日记是提升表达能力,顺带怕排解负面情绪,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服务“成长”这一核心目标)。

以上。

 

阅读日期:20200502

阅读介质:纸质书

阅读来源:友人赠送




大道至简


今天早上很早就醒了,突然间就想收拾书架。

蓦然间发现,一些买的时候抱以期待的书籍,现如今已经没有打开的欲望,往后的日子里也不再需要——因为这些岁月里,我已经成长了,过去需要从他人故事里才能领悟的道路,现实世界里已然走了一遭,体会深刻。但同时,受限于个人的阅历和眼界,我依然需要通过一些更高阶的书籍来了解尚未懂得的道理或方法。

总体来说,年纪越大,这些“高阶”的书籍便越少。并不是说市面上某一细分领域的书籍我都看了个遍,而是每提升一点,就会发现一片书籍失效——很多书不过是某一层次的道理的不同演绎罢了,一旦已经了解掌握了那个层次的道理,就没有看的必要了。

书如此,人生亦如此。当我回头看的时候,会发现,有很多道理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有些甚至是“常识”。可偏偏那时的我不信,不相信那么难以达成的事情背后竟会是一个“公开”的、简单的道理,进而不断在各类书籍、他人经验中浮沉,直到最终自己经历了一番,才惊觉道理就是一早知道的那个道理。比如减肥,说到底就是“管住嘴迈开腿”这一个道理,至于各种流派,都是在其上面的延伸。可太多人不断追逐流行的各类花式减肥法,却不能在日常生活中贯彻基本的道理,不断失败后抱怨减肥太难。

正是因为人们普遍不愿意接受道理就在身边,不愿意承认是自己的问题,从而催生了很多励志故事。先前在清理公众号的时候,我特意留了几个流量大号,发现基本都是采用“道理+牛人”的模式,常见于“小道理+我身边的一个朋友/同事/亲戚/同学通过XX最后获得了XX的成功”。这个道理,一般都是简单易行的,而这个故事,必须是热血逆袭的,好让读者在阅读的时候产生“只要我愿意XX,我也可以XX”的错觉或幻想。毕竟,这样的想法,比起“其实道理就是那些道理,是因为我懒/馋/笨所以才做不到/做不好”可令人舒坦多了。

就我个人而言,转变是从“既然我认为自己只要XX就能XX,那不如试一试”开始的。去年友情叛离事件后,我开始尝试将那些看上去简单得不得了的道理付诸实践,然后惊讶地发现,居然有成效,甚至成效比我想象得还要明显。诚然,我改变的只是自己的身材、环境和思维,并没有创造什么“月入十万”的奇迹,在一些人看来并不是了不起的改变,可和我自己之前相比,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也不为过。或许在未来我也并不能成为励志故事里月入十万的“成功”人士,可那些可以由自己掌控的事物,比如身体和时间,还是可以由自己说了算的。

同样的,当我开始去实践那些早已知晓的道理时,我发现自己已然成了一名极简主义者——我从未刻意要极简,可随着精神上的独立,我发现物质上的依赖也愈加减少。原本,我们日常生活中,就用不了那么多的物品。那些两年内都没有碰过的衣服、书籍、摆设,在余生也大概率不需要了,那么,就退出我的生活吧。

人的一辈子就几十年,道理也就那么些。如果心中有未完成的梦想,与其不断去搜集他人的故事来给自己打气,不如尝试自己跨出去,说不定,还能成为后人眼中“别人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