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承认自己差很难吗

 

20220512

今天终于把文件都补完了。有点理解小Y说的,他认为XJ会在本部门升迁的缘由了。

记得在转岗之前,主任那时还对我说,不理解我为什么那么喜欢综合秘书岗的位置,还说这个岗位是不出彩的。当时我在内心反驳了,怎么会呢,写得好的话,多出彩啊。诚然,主任可能主要是指,综合秘书以起草各类汇报材料和领导讲话稿为主,都不冠以自己的“名”,但他可能忘了,现在有许多的课题招标,到年末都会评定奖项的。

喏,XJ在这方面就收获颇丰。2021年度,人行的课题拿了我们单位作品唯一的二等奖(S老师和我的是三等奖),还在上级行系统课题的个人参赛作品中拿了一等奖(另一个是杭州分行)。

有平台的因素,也有个人的努力。

更早的时候我还会劝Y,也尽量去争取一些出彩的机会。但曾经亲身经历过“偏心”的我,可以想象他在现实中可能遭遇的无形的壁。

我觉得,在现在主任的眼中,XJ已经成为了比我更优秀的秘书。

承认这一点对我来说不简单。比如,我得承认,自己对她的一些看法,是不是一种偏见(人品方面),甚至,是不是存在嫉妒。

毕竟,可以嫉妒的点可太多了。

*外貌。我没有那么出众的外表,也不敢走到幕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感谢他们给了我健康的体魄,但咱也要承认,是不如人家好看,扔人群里要归到丑的那一堆里去。

*用功。XJ是很用功的。我怀疑自己对她的反感可能来自于她特意做的“假装自己不努力”但背后偷偷用功的行为,就有点像上学时说“哎呀我都没复习”然后考了全班第一的那些同学。但说到底,人家没做错什么,用功更是值得提倡。

*人际。要说我觉得最感冤屈的,怕是主任说我的“钻营人际”了。有些事不能用结果来衡量。确实,我在办公室的六年半,得到了很不错的人际关系,但那些根本不是经营而来,只是在我多年如一日对本岗位工作负责之后,意外得来的。这方面我从小比较欠缺,XJ比我厉害得多,她是真正懂得经营人际,会研究他人喜好,并投其所好。这是一项技能,如果我会,我也愿意用。谁不想花一分力得十分好呢。

*业绩。工作到最后都是要看业绩的。XJ很善于拒绝不利于工作表现的工作,专注于那些真正有价值的核心工作,然后做出彩。这是很值得学习的工作思维。说是自私,可反过来,不也是有策略有规划吗?

*维护。主任对XJ的维护还是很到位的。这一点羡慕不来,他对任何一任秘书都挺维护的,哪怕是小Y。可能只是单纯地讨厌我吧。

以上,简单记录。





面临竞争时的心态调整

 

前言:这不是一篇教导大家如何在面临竞争时如何调整心态的,而是分享自己这几天以来的心理变化。直至现在,我也依然很忐忑。

 

过去三天,我没有写日记,或者说,我无法写日记。不仅是日记,每周六上午的例行家庭扫除、周末散步也统统没有按照计划进行,我几乎是瘫在床上或者沙发上,脑子里则充满了恐惧和担忧——每当这种时刻,我总是会回想起以往一名我很敬重的老师对我的评价,说我“心理素质不佳”,当时我是不服气的,认为自己面临各大事项时,都能保持理智,作出基于当下的最明智的选择,哪里体现出心理素质不佳了。而当我遇到这种重大事项时,则显现出我那名老师的真知灼见。

这个担忧来自于,上周五快下班前,我的部门小领导告诉我,打算再招一名秘书。与以往数次不同,这次似乎箭在弦上,我的脑子迅速转动了一下,推测大约在下个月双聘的时候,人就会到位。领导大约同我讲了一下对人选的要求,入行三年内、在基层、会写东西,对男女等则不限,并问我是否有合适的人选。

我虽然考虑的东西多,但是“老实”是刻在骨血里的,而且也不如一些职场人士那样谎话张口便来,略加思索后,我向领导表示,近年来的新工写的稿件,没有特别出彩的,虽然部分人我对其名字会有印象,但要从中挑选出合适的人来,恐怕有些难。

见我没有具体的人选,部门小领导便开始给我介绍他在团委工作中遇到的一些有印象的人,并与我一同看了看他们以往写过的内部报道。虽然我如今写的能力与我领导相差甚远,但得益于常年的审稿,对于稿件好坏倒是练就了一双慧眼。有两个候选人的语言文字能力,是能够担当起写材料的大任的(每说到这一点,我就十分好奇,以我当年的小清新文笔,是如何被选上的,导致现在文采全无,逻辑也处在起步水平,也仅仅能够勉强表述出自己的思想而已)。

与领导的对话到此就告一段落了,而之后我便开始了自己的忐忑。不可否认,我们部门当前我的工作的确超负荷了,要么就是如之前一般天天加班到八九点,要么就是今年第二次流产上来后,如非必要则不加班,那么分管的工作中必定有疏漏(例如一季度的创新建议报送量为零)。来一个人,是客观需要。

但我同时敏锐地意识到,这也是竞争的开始,以往部门内年轻人独我一人的情况将不复存在,在若干年后,我的部门校领导晋升行级领导时,如不是空降(事实上副职是鲜有空降兵的),那么我和那名新人之间将有且仅有一人走上管理层,更可怕的是,如果那次我失利了,结合年龄的因素,几乎宣告了我在目前单位的职业生涯的结束。更严重点说,如果过了35周岁,几乎我在这个社会的职业发展道路将宣告终结。

虽然换位思考来说,此次的目标人选是92、93年的新人,当五六年后,有晋升机会的时候,我如果优于对方或者旗鼓相当,那么领导将会选我——就算新人优秀,但是新人还有机会,我则没有了。但我毕竟不是领导,也无法预知他的想法,这属于不可控因素,或许我的领导就是唯贤者上呢。

 

于是,我不得不简单盘算一下当前的优劣势,很是悲观,毕竟我是个纯粹的悲观主义者:

01 工作经验

在了解到我的担忧时,猫猫安慰我,毕竟我有工作经验。不是我低估自己当前岗位的技术含量,但是名为文秘实为打杂的岗位,手头许多工作,至少以我的能力水平来看,真的只是“机械重复”而已。会有部分内容是需要时间积累的,但我个人并不认为十分难以复制。更何况,在今年之前,由于我思想上过于懒惰也好、由于我杂货太多带宽不够也好,工作经验的帮助有限,或许只是我年岁渐长的见证而已。

02 学历

至今我仍深深怀疑这是我当初被选中的理由。但关于学历我的态度从未改变,就是学历只是敲门砖,门敲开了,也就失去了意义,接下去的则看个人学习成长的速度和具体能力展现。

03 创新思维

这一点我很难用“有”或者“没有”来对自己作出准确的描述。我是个很懒惰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懒惰也没有特殊的含义,就是普遍被认为的含义。但同时,为了能够让自己更加懒惰,我可以克服天性,去探索尝试新的工作模式,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在同事沟通、工作内容安排、具体工作技巧等方面进行了N次尝试,使得当前日常工作基本可维持在舒适区——这使得我被各类临时事项打乱之外的基础工作,都得以顺利运行。或者说,我很愿意为了之后的工作流程顺畅、尽量少将生命浪费在机械低效的工作上,花费大量的脑力去研究新的方式。换言之,虽然我本人很懒,但同时我对效率有着极高的要求,当我认为某项流程或具体工作事项不能达到自己认为的“高效”时,我会将其作为课题,逐一攻克,然后继续可以更早回家,躺在沙发坐看自己喜欢的书/剧。

04 上进心/好胜心

这一点很有意思。四年前的部门大领导(现已快退休),在我还未正式调过来的时候,某次与我谈话,就问我,为什么我这么没有上进心,并表示几个部门领导都这么认为,觉得我对自己要求不够、好胜心不够。当时我十分诧异,从小到大,恐怕最令我担忧的就是自己的好胜心过强、锋芒外露,以至于同龄人的人际之前相处得并不融洽(虽然这也是资源掠夺导致的)。当时我向领导表了决心,回家后则仔细思考了下,想来想去,导致领导有这一印象的原因恐怕就是我表现不佳且沟通匮乏所致。毕竟,所谓好胜心,是要有能力支撑的,否则恐怕只沦落为妒忌心。虽然自诩学习能力剽悍,但是当时我与前任秘书交接不过短短7天,那7天里她也只忙自己的事情,并未对我 有所交代,所有的工作头绪都是我自己一点点啃下来,并在这几年里逐渐成系统,而在不服输的心态下,我也将多项指标做到了全省第一(今年有所下滑,因为重心有转移,要完成造人大计)。

05 同理心

虽然这一点在我的部门大领导上有点失效,且与我的岗位也并不密切相关,但是能够站在他人角度来思考问题,的确可以获得对同一件事情的更全面考虑,避免自己进入一个狭隘的思想胡同,也能够因为情绪共鸣而获得更为顺畅的沟通。很惭愧,我并未对自己进行过这方面的任何学习和梳理,出生至今,靠的全是天赋,今后我将在这方面进行刻意学习,以便将天赋发扬光大。

06 学习能力

我可以接受自己什么都不会,却不能容忍自己学不会。我始终认为,学习能力是任何人终此一生都要保持、强化的能力,这是我们立足于世间的根本。很多人都在追寻高效科学的学习方法,但却始终没有静下来真的去实践学习。

07 生活的平衡

令我十分困扰的一点是,新人无家无室,若是男性,则更能常年加班,一如三四年前的我,而我已经不可能再回到那个状态了,或者说,不愿意回去了。我不想再经历一遍体能迅速下降、体重飙升30斤的那些年,不想再承受因为压力、身体失去孩子的痛苦。如果要加班,我无法与即将到来的新人抗衡,除了印象分的缺失,与领导一同的加班,或许会让他们获得更为顺畅的沟通,那么后续的事情将十分失控。但也许,我会因为这一点威胁,突破了这么多年来与部门大领导的沟通壁垒呢?毕竟我与他的沟通障碍素来都是我的心魔,不是技巧。

 

以上,我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得与失,想不好该找一个各方面碾压自己的、还是各方面不如自己的、抑或有长有短总体势均力敌的人。但其实选人的决定权并不在我手里。目前我能想到的应对之策,就是保持向上、踏实前进

因此,无论从自身考虑还是部门考虑,我都会对新来的人倾囊相授,帮助ta迅速进入角色,并将一些原先由我搭档负责、但这几年逐渐转移到我身上的相对低技术含量的工作移交给新人。而获得的更多的时间,该去思考如何提升某项考核在全省的排名,如何推进某项工作的长效机制,以及,自身核心竞争力的提升。

大多数工作,一到三个月就能基本学会上手,而那些不仅需要门槛(悟性)、还绕不开必要投入时间的软实力,才是我该不断去努力的。即便不为眼前的困境,为了长远的发展,也不改在这方面懒惰。

我醒悟得已经太晚,25-30岁的年纪,我只低头赶路,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认为自己早六晚九十分勤勉,殊不知在最该自我提升、明确方向的五年里就这么浑浑噩噩度过了。但所幸,我并没有就此度过一生,或者是到35周岁之后才幡然醒悟,自此起,至35周岁,我想看一看自己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人生会发生什么改变,这也是这个公众号所说的“五年之约”。醒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减了肥,并将杂乱了两年多的家里收拾干净,一点点的,将理想中的生活在现实中实现。

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