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童年未成行的北京之旅

 

20220412

其实很多篇日记里,我都有提到这件事,只是没有专门拎出来写过。

最近在看育儿书,联想到了自己的童年。我得承认,这件事对我的影响挺大的。

记得那之后的一些年,我和父母求证过当时为什么没有带我同行,爸妈说,他们原本想带我去,但向我的班主任杨老师请假时,她表示落下了一星期的课,后来很难追上来,因此否决了爸妈的请假,并担起了他们外出旅游时我的三餐。是的,我在杨老师家里住了7天。

我相信杨老师是出于为我好的缘故否决了爸妈的提议,在那时来看,一星期的课或许也是那么小的孩子很难一下子消化的。只是站在整个人生的角度,一星期的课堂知识是很容易补回来的,或许只是前后一个星期多做点作业,可那时没有去成首都北京的缺憾,随着时间流逝成为了越来越大的空洞。你想啊,一年级,正是学习到北京天安门的时候,那时对首都的好奇和渴望,是无与伦比的。

这件事,从小学一年级起,记到了现在。即便在2018年春节填上了北京之旅的空白,也没有填满童年时缺憾的心情。

至今我依然很难释怀,但也说不上放不下的是什么。最近看育儿书,我想,如今我代入父母的角色,如果面临当初的情况,我会如何做?可以明确的是,我一定不会让孩子缺席远途的旅行。所以,在时间选择上,我会尽量挑选寒暑假,以便他可以一同前行。考虑到那时父母可能是单位组织的旅行活动,时间上并没有挑选的余地,那么如果是我,我会坚持为孩子请假,并在这一前提下,与老师商定确保他学习进度的教学方案——是的,我会坚持,即便他不是那么符合日常的规定,我也会为他去争取,帮他去创造环境。

这,大约就是自身经历在下一代教育上的投射吧。那些我经历过的缺憾,不想让他再经历了,而我小时候憧憬过的模式,则希望照进他的现实。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