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或许适合心智启蒙的一本书——《复杂世界的明白人》书评

 

想了很久,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本书。

特别能理解那些打出低分的读者内心的愤慨——就这?就这些?这还需要出本书?但回想起自己仍在校园,或刚开始工作时,此刻的许多“常识”,于那时就是一种打开新天地般的震撼。或许,这是一本适合年轻的孩子们作为心智启蒙的书,从观摩他人如何思考解析问题,学会从随大流中觉醒,开始形成自己独立思考的习惯。此外,作者本身对于未来是积极乐观的,坚定地相信“明天会更好”,这对于当前正处于复杂变局中的年轻人,是有较好的引导意义的。

许多读者所说,这本书中的很多内容在作者过往的公众号合集中都出现过,甚至连文字都没怎么修改,以至于整本书的表述都非常“白话”——个人理解,将道理讲得浅显易懂是好事,但过于白话,落于纸面,总有一种不够严肃的感觉。我没有关注作者的公众号,但在B站上看过几个视频。我的直观感受是,作者就是把视频讲解文案直接打印出来,集结成册。阅读的过程中甚至有种作者在有声播报的幻觉。但也得益于这一幻觉,让我确定了自己观看过的“九边”和本书作者“九边”为同一人——在先前的《向上生长》中,我总是无法将书和视频的作者重合起来,或许是表述的方式大相庭径。

这本书的前半部分,和《向上生长》类似,算是个人心智成长方面的,对我这样工作十多年的人来说,过于基础和简单了。从第四章开始,涉及的内容和作者视频内容开始高度相关,虽然文字依旧白话,但字里行间那种自信开始出现。尽管讲述的东西谈不上高深,稍微了解下或者简单思考下就可以了解或明白,但日常生活中很多人确实不太会关注这些,更多停留在表面。这也是我认为本书最大的意义,即促进人们从周边司空见惯的事物着眼,去思考背后的关系和逻辑,进而养成思考的习惯

简单梳理下这本书的主要知识点,作为将来快速回顾的备忘。

Part 1成长经验类

  • 人之所以会过上痛苦而抑郁的生活主要缘于三点:(1)坚持做容易的选择;(2)保持孤僻;(3)准备好了才开始。

我的感想:2017年的减肥,对我而言最大的收获就是打破了“准备好再做”的思想钢印,这真的是禁锢了太多人的枷锁。

  • 人生三道窄门:教育、工作、风口。
  • 作者个人混江湖心得:(1)慢就是快;(2)搭建价值网络;(3)微小迭代。

我的感想:“迭代”真的是一个人持续成长的关键所在。

  • 一线超大城市具有更多可能,同时也面临更多压力。
  • 运营公司就像开船,船长因看到全貌而恐惧,水手因无知而有虚妄的安全感。
  •  “数量”确实是绝大部分技能的关键指标。

我的感想:在作者的《向上生长》里也提到过数量堆砌的重要性。

  • 性格、财富、知识、见识、社会关系这几个变量互相影响、互为因果。环境会改变人的思维,而思维会进一步改变个人境遇,从而进一步改变人的思维。
  • 所学东西中含有15%的新东西,是难度和乐趣最佳结合点。
  • 婚姻、孩子、自己的身体情况、老人的身体情况,这些事都会改变人的观念,慢慢地各种因素的权重就都变了。
  • 每个人一生中有好几次重新选择点位的机会。

毕业后走上社会所面对的江湖,可以理解为无规则竞技场。寒窗苦读是为了把自己送到稍微高一些的起跑线,武装头脑,磨炼搞定超复杂问题的决心和方法。

Part 2形势分析类

写在2021年第一天,我为什么相信中国

大国的崛起过程几乎都分为资本积累阶段和内部整合阶段,对应的是海外贸易和发达的国内市场(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双循环”)。一个社会能发展,第一关键的要素是“需求”,也就是购买力。与此同时,要培养越来越多科技含量高的公司。中国有海量的国内需求,自然而然会涌现出强悍的企业。深耕国内市场,提高科技水平,抑制贫富分化,完善市场秩序,打击资本投机和恶性的那一面,目前我们实行的这些方法没什么问题,未来可期。

曾经人才流失严重的我们是如何赶上的

大部分成功的团队都是在搏杀中前进、在残酷的竞争中成长的,经历变成经验,经验再变成策略和心智,反复迭代,普通人在这个过程中也能爆炸式地迅速成长,厉害的人会迭代式地成长得更快。在我们还在追赶阶段时,国内没有适合“精英”的位置,导致人才外流,但2008年前后国内情况开始好转,由追赶转向创新,同时在艰苦时期深谋远虑坚持的义务教育备下了巨大人才库,在现实竞争中打磨成了大神。

两百年来的技术追赶之路

对利润和战争胜利的需求是技术进步的关键。科技、贸易、战争,它们本质是一个正反馈循环,三方纠结进化。科技可以提高战争和生产效率;战争可以抢殖民地扩大势力范围;殖民地和生产增加财富;财富又可以反哺科技。航海、冶金、火药和天文等技能点,又是为了服务上边的那些业务,所有技能点都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而设的,最终目的无一例外是利润。此外,国家研发和民间研发,军用和民用,一直都交织在一起(市场会根据需求迅速进化)。避开内部竞争比较好的出路,一是提升科技水准,二是向海外拓展。“科技无国界”本来就是一句空话,只有当我们自己拥有了某项技术,或者拥有了替代品,我们才能够挺起腰杆说话,不然随时会被扼住喉咙。

为了提高效率和公平,近几年越来越明显的发展趋势

那些年中国缺的是效率,缺的是一日千里。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恨不得在几年内就赶上西方上百年发展的进度。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尽量把资源集中到那些强人手里,让他们肆意发挥。现在社会正在从无规则自由竞争向“公平”转换。单纯的福利社会并不是彻底的解决方案。未来思考:各个阶层承担的义务应该是接近或者相同的,避免搭便车;降低贫富差距本身不是个道德问题,而是个经济问题。

为什么说电动车是我们的未来

发展电动车的必要性:降低对石油的高度依赖;燃油车的发动机和变速箱有接近天际的技术堡垒,要在传统燃油车外找机会,重画起跑线。

被热议的“内循环”到底是什么

所谓内循环,短期靠转移,长期靠科技。也就是短期靠财政向基层转移财富,提升基层的消费能力,一方面改善民生,另一方面消耗我国的工业品。扶贫攻坚战的意义也正是在这里。但是这种做法没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关键的还是需要技术的突破,搞几个新的爆发点出来,像移动物联网一样,催生出一大堆新公司、更多数量的高收入阶层和更大规模的中产阶层,这才是决定性的操作。

为什么负利率国债有人抢着买

负利率时代特征:增长缓慢,机会稀缺,谁都不想花钱,创业也赚不到钱。整体机会的缺失,分化成为主流,所有领域、所有行业,乃至整个社会,都是中间溶解,财富向头部集中,中产阶层变少,两头变多,形成“M型社会”。负利率是让人们持有资产成本更高,鼓励消费。

疫情寒冬,新的势力正在茁壮成长

中国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全部联合国产业分类工业门类的国家。在过去的百年中,对人类意义最大的几个发明都是用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降低运输成本的。疫情也快速改变企业组织模式,网络具有天然优势。技术本身从来不只是技术。

美国和日本的企业要撤离中国,意味着什么

初始搬来是因为工业人力成本低,后期则是因为,现代创新经济的核心就是整个市场里有无数“小而专”的模块化公司,如果一个产业80%的相关部件都在一个地方,剩下的20%如果不搬过来,可能很快就会被替换掉。我们要坚持“深挖洞(提高科技高度和深度),广积粮(加强储备粮油和人力资源),低筑墙(扩大合作和交易)”。

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我们该怎么看

制造业有三类,第一类是高度流水化的纯代工,成本是投资方考虑第一要素,未来要么自动化要么向东南亚转移,也是目前转移的大头,这类制造业对我国工人提升有限,本身就该退出历史舞台;第二类是利益不高但产量很大的电器企业,从专利到销售网络都在国内,是内循环利器,可以让人成长,这类基本不搬走;第三类是初期投入巨大,后期产出也特别大的制造业,不仅是政府鼓励的,而且是政府不惜投入重资去支持的。

为什么日本没能扼住韩国的咽喉

韩国是制造芯片大国,日本是其原材料供应方,因摩擦日对韩进行制裁,韩转而内部攻坚,同时从中国寻找替代进口,在外部压力推动下实现了技术突破,解决了卡脖子。我们国家目前面临的芯片问题,也是类似的。

从日韩人口暴跌看我国的生育率

工业化导致生育率走低主要有三个原因:(1)教育带来的生育年龄下限抬升问题;(2)养育儿女的巨大成本降低夫妻生活品质的问题;(3)社会透明化让人陷入绝望感,进而不想生育。作者认为,人口适当下降不是坏事,也会改变很多行业格局,未来我们国家也会不可避免走上鼓励生育的道路,以及一旦老年人占比超过30%将会面临非常大的养老压力。

如果不向上攀爬,就得掉坑里

巴西和日本的国民是最没有动力的。巴西人普遍不认为“明天会更好”,是及时行乐主义;日本则是高度秩序化以至于无阶层跃升,每个人按部就班。究其原因都是他们没赶上这一轮移动互联网大爆发的机遇,两者都是发展到某一个状态,红利在每个行业都消失,社会没法继续向上突破,然后凝固了。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其实就是技术被封锁后上不去,整个社会沦为打工一族,永远只能吃人家分给我们的那一份,人多肉少,自然就容易陷入激烈的内耗和内部竞争。目前我们国家在芯片上被卡脖子,但这也是机遇,只要生产出来的东西能卖出去,迭代循环就运转起来了,只要“生产—市场—研发”这个“工业之轮”滚动起来,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以上。

 

阅读日期:20220321-0323

阅读介质:电子书

阅读来源:微信读书




关于日常认知的层级

原本有三件事想记录,正在纠结是采取“琐记”的形式还是分成单独三篇日记的时候,突然认识到,其实三件事都是涉及相同的领域,即认知,或者说,在固定的三观下,对某件或某些事情的看法。而这三件事,恰巧囊括了相对于我自身的低层级、同层级、高层级认知。

来自底层级的不解

之前我所说的不快的事情,就发生在周六给猫猫爸爸过生日的午饭上。事情起因很简单,当时我们在八佰伴某餐厅吃饭,座位比较紧凑,隔壁一桌离我们的距离也就半米。

吃饭途中,隔壁饭桌的人开始抽烟。因为我极度反感烟味,且厅内抽烟是法律明文禁止的,在前几天的微博热搜上也发生过一个小热点事件(一女子劝阻吸烟者无效后录视频,后双方冲突报了警,警方处罚了吸烟者及放任的餐厅),评估过自身安全系数后,我让猫猫找服务员去劝隔壁桌停止吸烟。

瘦弱的服务员怯怯地过去了,对方完全没有正眼看,继续吞云吐雾。于是,我很平静地,拿出了手机开始录制视频。

对方一见我拿手机拍,立刻急了,质问我在做什么,我回答,既然你们不愿意配合灭烟,那么我就录下视频,作为给警方的证据。对方听闻后立刻起身,表示不许拍摄,而我和猫猫则坚持让他们先灭烟,我们自然会删除视频。对方非但没有灭烟,还有一男子站起来走到了我们桌前,试图拿我的手机。我告诉他,但凡他敢碰我或我的手机一下,我立刻打110。作为一个治安极度良好的城市,对方听闻报警立即焉了,讪讪灭了烟,而我也如约删除了视频。双方的沟通就此打住。

但是,更恐怖的是来自于猫猫爸爸和猫猫长达整顿饭的争吵。猫猫爸爸坚持认为,现在社会已经“足够好了”,有室内不能吸烟的规定,搁以前还不是人家想吸就吸,旁人也说不得什么。到最后,就是一句话,“多管闲事”。

猫猫自然不乐意了,说明现在室内禁止吸烟已经不是道德约束,而是被写入法律、可进行处罚的。同时,自己不是爱惹事的人,如果今天是隔了几桌的人在吸烟,影响不到我们,也不会去干涉,但是现在仅一桌之隔,有我、还有年迈的外婆,这根本不是别人的事,这就是自己的事情,“如果连自己的利益受损了都不叫自己的事,那还有什么算是自己的事情”。

猫猫的爸爸还是继续争吵,翻来覆去就是他说过的过去如何现在如何,说猫猫和我不自量力多管闲事,以及指责正是多管闲事才导致有公交车上的老人硬要身体不舒服的年轻人让座的行为。

EX ME?这有可比性吗?即便真的要类比,也该是困难群众领取Z府救助金,一旦过度扶持,就想着不劳而获,天天指着Z府救济金过日子了,哪天政策变了,自己不在扶持名单内了,则开始闹。因为这才是同样的“给予”,而吸烟这件事演变到极致是什么?是完全没有室内吸烟的可能性,一旦有人在室内试图吸烟,就会被群起而灭之——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猫猫和他爸爸吵了整顿饭,期间猫猫一直试图给他爸爸讲道理,说明这不是管闲事,是自己的事情,以及室内吸烟也不是什么理所当然的存在。显然,沟通不成功。有时我真觉得,他爸爸在家庭群里经常发的一些反D反Z府的微信信息,是真的把他洗脑了。他的认知层级与我们根本不在一处,加上他执拗听不进其他建议的性格,根本无从谈起沟通。

面对底层级的思想,我个人的方法就是微笑,不说话,既不奢望改变对方,也绝不愿多和对方交流。

来自同层级的认同

今天下午,小秘书接到一个电话,接起来对方似乎就在哭,小秘书一边安慰对方,一边跑到外面去接听。

回来后,小秘书说,她的一个小姐妹,原本打算在今年3月领证,也已经预定了5月拍婚纱照,今天,发现她男朋友出轨了。

我询问,怎么发现的呢?答曰,翻手机。

或许是上了年纪,但似乎从我年轻的时候,对待此类事件我都有着平静而稳定的态度——两个选择,要么忍,要么滚。

我告诉小秘书,根据前期我不晓得哪里看来的数据,约有50%的男人婚后出轨(别问我哪里看来的,我忘记了,也不晓得可靠不,但是从MM以及TT之类的APP火爆程度,恐怕这个数据相当有可信度),而大多数女人也不晓得哪里来的自信,都坚定地认为自己会是幸运的50%,哪怕她们的丈夫不定时失联,也可以安慰自己“他工作忙”。

不过她的小姐妹已经发现了出轨的石锤,那么只有两条路,第一条,她小姐妹有独立的生活能力,且对情感纯净度要求高,那么果断分手;第二条,她小姐妹物质上或情感上依赖对方,或者贪图对方的财物,那么就忍,提出一个补偿条件(物质类,可以直接给钱,也可以给资产),然后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就此彻底翻篇(最忌讳说着原谅却时不时翻旧账,于人于己都是折磨)。

小秘书说,她当然觉得要分,还告诉我,在很早之前,网点的人都劝她那个小姐妹分手,因为那个男人先前就表现出各种不好,莺莺燕燕的人从来没停过。听了这个论述后,我想了下,反过来和小秘书说,不要劝分了。因为这个男人先前就有劣迹,即便没有实锤,但其实出轨的迹象就没断过,但她小姐妹还能选择睁眼瞎一路走到结婚,甚至发现实锤后也不立即断掉,而是选择哭着给人打电话(我打赌她不止打给了小秘书,指不定七大姑八大姨都打了一遍),这手,分不了。人犯贱没法救,回头人家和好了,争吵期间劝分的倒变成里外不是人了。

小秘书听了后表示赞同。同时,她也很认同我对待感情的观点。这样的沟通交流,十分轻松,彼此之间也很能get到对方的点,即便细微的看法上会有出入,但彼此理解包容,并不会强加自己的价值观到对方头上,是来自同层级的舒适。

来自高层级的指点

这里的“高层级”指的并不是职位的高级,虽然具体事例中涉及的高层级思维方式的确是来自行长级别——但并不是因为她是行长而被我认为高层级,或许正是人家的思维方式的高层级而使得更容易在现实里获得更快的升迁呢。

分管行长找我谈话是因为她分管我们部室,为了尽快了解所分管的工作,决定找每一个人都谈一遍话。除了聊一聊职业发展规划,她对我们接下去全年的重点工作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概括起来,就是加强信息调研工作、转变工作思维以及近期重点工作。

我所在的分行信息调研工作能力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我到办公室后,从领导层面都更侧重于行外宣传,以至于我宣传稿写得风生水起,在内部材料这块乏善可陈。在2017年度的办公室专业考评中,信息调研也是严重的掉分项,今年要抓紧这一块也是意料之中的。而对我个人而言,先前是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鼓捣这一块,后来则是比较害怕给大主任审核。小秘书来了后,很多打杂的事情都是她负责,我的确是多出了思考的时间,而对大主任的恐惧也逐渐减轻。这一块,必然是今年我的重点考核项,无论出于个人还是为了集体,都十分有必要抓起来,毕竟这种个人利益和部门利益高度统一的情况,并不常见,可视为机遇

至于转变工作思维这块,则是分管行长提出来的,她认为办公室的工作,是要服务于领导,而分行领导,则是服务于省分行领导,层层向上。这个思维在政府机关或许是老生常谈,但是在我们分行,还是很新鲜的。在过去,办公室宣传岗,一直强调的都是媒体宣传——这也是调研能力弱的原因。我们很会对外讲故事,却不擅于对内讲成绩。虽然这与我的认知并不相符,但直属领导这么要求,身为小兵的我也自然努力做好。现在,分管行长正式提出了“服务领导”的要求,说明下阶段的工作重点要从对外讲故事转向对内讲成绩,有了这个工作灯塔,在处理大小事务时,也有了优先级的评判标准。

近期重点工作上,我们主要聊了聊信息调研的选题。先确定了三个项目,近期打算启动一个,分管行长表示也会和专业部门沟通,并表示在写的过程中遇到困难,可以向她寻求帮助——当然,真的需要上级协助,我也会先向自己的直属领导反馈,毕竟没有一个管理者喜欢被跨级报告,还是被跨过的那一级。

虽然分管行长讲的不多,但是每一条都指向明确,让我脑子里有些混乱的线路都有了一个归集的出口,走出行长办公室的时候,也基本形成了一季度的信息宣传工作计划。

期间,分管行长也有询问我对于工作岗位以及部门管理者的建议。其实对于大主任的管理方面,我是有很多建议的,但是思量了下,分管行长是总行下来挂职的,一年支行一年分行,也就是说,再有一年她就会回到总行,而我和自己的部门大主任还要相处N年,因此我避重就轻稍微说了一些,以褒扬为主。例如提到大主任我就说专业十分强,提到小主任就说管理协调做得很好——不晓得行长会不会意识到“对某人的表扬也是对他人的批评”这一层次,哈哈。

 

如此,近两天发生的三件事,分别经历了一次“对牛弹琴”“畅通无阻”“指点迷津”的交流体验,也令我意识到人的认知是有层级的,而我,需要努力到更高的层级。毕竟,一直在下面做做做,却忘了升级自己的思维方式,很容易陷入“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的恶性循环里,长此以往会把自己困在一个圈子里,直至生命尽头。

做人哪,身体上懒一些是可以的,甚至还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动力,但是思想上的懒惰是要不得的。而为了大脑可以好好思考,要早点睡觉——睡得晚真的会变笨,详见前两天的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