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崽崽诞生记

 

20211215

距离崽崽诞生已经10天了。

我终于可以爬起来趴在电脑前,简单记录一下这十天的兵荒马乱。

12.2-12.4入院待产

12月2日晚上,加班到晚上8点。当天强烈的腹部下坠感让我不敢再干下去,比之前提前了两小时回家。回家洗漱后,在床上感觉到有股热流,虽然量很小,不太像是羊水破掉的感觉,但想到有一种羊水破裂叫高位破水,于是纠结了一会儿后,和猫猫商量,保险起见还是去趟医院,万一呢?

急诊内检,宫颈平,已开指尖,未破水,要求入院,随时待产。

我有点懵。

哪怕再多半天也好的,工作交接就差那么一点儿,如果再给半天时间,接下去几个月我都可以相对清净了——每每想到此都觉得异常难受,从11月份开始我一直都有一种在和时间赛跑的感觉,就是生怕自己突然发动来不及把工作交接好,可老总不断让我做具体的事务性工作,一方面这是我孕晚期的身体很难承受的强度,另一方面这占据了我原本可以用来梳理交接事项的时间——即便已经周六周日全开、每天到九十点回去,到了12月2日那天,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

于是我问医生,是不是可以出院,待我第二天上午处理好工作之后,再入院。医生表示,如果不住院,风险自负,以及无论如何也要胎监过关后才能走。于是做胎监,做了1小时都因为胎动数不达标没通过。在那1小时的时间里,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想到了自己当晚就医的初衷就是担心孕晚期意外,且宫颈口已经平了,随时可能破水,何必又要冒险外出。工作总有办法的,这不还没生呢,让猫猫去办公室把桌面收拾一下,然后通过内网邮箱将未了结工作文档发到外网邮箱,收个尾就好。

12月3日凌晨两点半,持紧急核酸检测报告办理住院手续。安顿好我后,猫猫回家睡觉。

12月3日白天,检测血压临界超标,多次复查仍超。医生查房时了解到,在我38周产检起,就存在血压临界压线情况,初步判定为子痫前期,当天上了24小时动态血压监测仪。各类血液尿液体液检查。午饭过后猫猫去单位帮我把工作文档发到外网邮箱、收拾了下办公用品,下午带着补充生活用品(入院时就拿了个待产包)回到医院。我在医院床上将未了结工作全部梳理,到晚9点将工作邮件全部发出,终于,悬着的心落地了。

12月4日早上5点半被医院食堂发早餐的阿姨吵醒(这么早……)。工作时间后照例各项产前检查。下午的时候给团支部、各支行综管部、省分行专业部门发了邮件,告知本人已进入产假流程,相关工作接手人员。当天下午一上班,医生找到我,告诉我24小时血压监测仍临界超标,要对我进行内检。内检发现宫颈管余1厘米(咦?2号晚上急诊时不是平了吗,敢情躺了一天又长回去了呀,不过确实,没有入院当天的那种下坠感了)、宫颈口开指尖,要尽快进行催产,待他们手术下来后找我签字,放水囊,第二天早上取水囊、人工破水,当天生产。这突然摁下的快速键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啊,于是让猫猫赶紧回家取衣物,准备当晚陪床(之前猫猫是回家睡的)。下午5点多放水囊后无感,到了晚上8点钟左右开始宫缩痛,5分钟一次,有时强度痛到不行,于是早早上床,强迫自己睡觉,睡着了。

12.5 生产当日

12月5日早上5点多醒来,发现肚子没那么疼了,宫缩消失。上厕所发现有血迹。

上午6点半进入待产室,取水囊。有一个人水囊自动掉出(说明开了三指),在我隔壁床上痛得直打滚,上了无痛后很快被推进产房。其余人由医生取水囊并进行人工破水,有一人因为宫颈开得不理想,未成功破水。

大约7:30破的水,8:30开始出现强宫缩,医生巡查时觉得频率不够,加了催产素,到快9:00出现了规律强宫缩,停掉了催产素,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一次比一次疼,终于10:00左右医生内检,说可以上无痛。打针期间迎来了两次宫缩,要不是我怕自己一动导致打偏造成终身瘫痪,绝对是忍不住的,感觉要昏死过去。然而不晓得为什么我的疼痛缓解极为有限。

11:30猫猫买了馄饨请护工送进来,可我疼得完全没法吃,趁着宫缩间隔吃两个,然后马上下一阵。期间数次要求加药,医生表示无痛不是神丹,只能缓解七八成疼痛,不会完全无感,否则生产时无法用力。我表示最多只缓解了两三成,还有七八成疼痛,我真的忍不了了。

医生见我疼痛不减,终于在12:15左右喊来麻醉医生来加药,并告知这个加药比较猛,在整个产程只能使用1-2次。加药一刻钟后得到缓解,但腿麻了,更要命的是,大约12:40医生内检,说可以进产房了。???我这就开完了十指?

12:45进了产房上了产床我发现自己完全麻了,一点都感觉不到宫缩,眼看着宫缩指数上了100还毫无感觉,只能靠着手摸,肚子硬了就说明宫缩来了,该用力了,虽然因为麻也使不上什么劲……因为贫穷,我既没有请导乐也没有让老公陪产,所以产房里就一名医生和我两个人(助产士团队是最后阶段来的,巡回制)。万幸遇到了非常好的医生,一直用非常愉悦轻松的语气鼓励我。

头15分钟她说再等等,到了13点才开始进入试产阶段。头20分钟用力无果后,她说要注意蓄力,不然到后头容易没力气,知道我打了加强针后,关掉了无痛泵。其实我当时已经脱力了,喏,早上5点多起来,就吃了一个包子內馅、一个鸡蛋、一碗小馄饨,就我这消耗量真的饿到无力了。但医生表示不能吃巧克力喝红牛,容易吐(???这和网上说的不一样啊)。当时好绝望,一方面自己没气力,另一方面麻药的劲儿还没过,踩不好节奏,好担心自己要顺转刨。

13:30,医生表示可以喝一丢丢尖叫。医生说力气用得对,关键要持续,并且她相信我14点前可以完成生产。此时麻药竟然隐隐有退去的迹象,我能感觉到宫缩了。

13:40,有胀胀的感觉,医生喊停,听她的口令使劲,并喊来了助产士团队。一顿操作猛如虎,然后浑身湿淋淋的崽崽就被抱到了我身上的无菌布上——13:52,3350g,50cm,崽崽,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剪下脐带后,崽崽发出了宏亮的哭声(真心宏亮),医生夸他长得好看眼睛大(我愣是没看出来),然后告诉我有轻微撕裂,要帮我缝针(医生喊停的时候虽然我停了,可碰巧一阵宫缩,又把崽崽往外推了一点点,导致了一丢丢撕裂)。这一缝居然就花了半个小时(就这还轻微撕裂?那中度和重度撕裂是要怎样……),万幸打了麻药加强针,没怎么疼,到了快结束时才有了比较明显的疼痛感。

产房出来后推回待产室观察两小时,期间有医生护士过来压肚子、让崽崽吸奶(然而崽崽不配合啊,脑壳疼,想到后来的各种不配合,产房内那都是小事了)。

推出去时,爸爸妈妈、猫猫的爸爸妈妈以及猫猫都在。疫情原因只有猫猫是陪护家属,其余人员就在电梯口看了我一眼,就此别过。

后来猫猫告诉我,他中午时在外面看,我还只开了四指,于是电话通知我爸爸妈妈,让他们不着急,午睡之后再来。后来一看直接十指开全进产房了,我老爸开得可急了,差点儿没赶上。这,我也没想到后面开指这么快的说……第一次生,没啥经验(网上不是都要开指一天一夜甚至几天几夜的吗)。

12.5-12.8 虚脱的产后三天住院

原本,每名产妇有2个住院陪护名额,因为预留了1个名额给阿姨,所以亲属就只有猫猫。7月份猫猫和我就订好了月子中心,也谈好了要用月子中心的阿姨住院陪护服务。

出了产房后,猫猫告诉我,月子中心健康管家联系他,因为疫情原因医院不让月子中心的人员进入,因此我们原定的陪护阿姨没有了。看我要崩的样子,猫猫安慰我,说找了院方合作的母婴服务中心,定了一对多阿姨(当天订不到一对一了)。

结果,当晚,崽崽就哭闹不止,每隔半小时闹一次的程度。因为当天生产的婴儿比较多,一对多阿姨完全忙不过来,我和猫猫都处于被睡眠剥夺的状态,就那么一晚,直接不行了。或许因为产后激素下降,或许是又累又困还面对哭闹不止的崽崽,我泪崩了,猫猫决定天亮后立刻联系母婴服务中心,找一对一阿姨。

12月6日中午,一对一阿姨终于到位。当晚起猫猫回家睡整觉,我和阿姨负责照顾崽崽。崽崽哭闹基本就两个原因,第一饿了,第二拉了。

虽然有阿姨,但为了母乳喂养,每次饿了哭闹时,阿姨都要让崽崽吸奶奶,奈何我没有产奶,每次都是空吸,吸着吸着又开始哭闹,喂奶时长40-60分钟,两小时循环往复,持续3天。住院期间压根没有休息好。

猫猫也忙得很,出生证明、上户口,虽然住院前把资料都准备好了,医院大厅也有一站式服务窗口,但实操起来还是来回跑了两趟。

到出院时,两个人都疲惫不堪。

12.8-目前(12.15)

12月8日下午,月子中心到院接人。入住月子中心后,因为原先定的就是一对多模式(当时考虑我挺难接受有陌生人共处一室的,加上崽崽在房内也无法休息好,所以选择了护理站模式,即一对多模式),当晚崽崽就被推到护理站,每次喂奶前带回来空吸,再推回去补奶粉。

因为没奶,我特别沮丧低落,一言不合就开始哭。猫猫各种安慰。

由于新生儿2-3小时就要进食,所以两个小时左右崽崽就被推回来一次,不分昼夜,每次都要折腾半个多小时,推回去后我还要哭一会儿,后来猫猫决定,就先由护理站奶粉喂养,让我好好休息。

缓了两三天后,终于开始产奶。不过每次的量也不多。白天清醒的时候,基本就泡在网上看各种追奶秘籍,以及母乳喂养和奶粉喂养的差距,月子中心这一周下来,感觉自己满脑子都是母乳焦虑,情绪起起伏伏,有时崽崽不愿意亲喂,我会难过到直接掉眼泪,真的是一言难尽。

几天下来奶量不见涨,我和猫猫商量,月子期间我也没啥别的事儿,那就吸吸奶。如果后期奶量还是这么低,直接奶粉喂养,免得受母乳喂养睡眠剥夺和奶粉喂养金钱剥夺的两重罪。猫猫超级赞同,并告诉我,我是最要紧的,虽然宝宝很可爱,但他最爱的是我,让我不要因为宝宝的喂养问题焦虑,还说他就是奶粉喂大的,也健康强壮得很呢。后来猫猫爸爸妈妈来看我们时,表示奶粉母乳都没关系,让我要保证好自己的休息和心情,反倒是我老爸老妈非要我各种努力追奶,说总是母乳好,唉。

不过一周下来,母乳焦虑确实有所缓解了,因为夜间整觉(就起来吸一次奶),身体也得到了比较好的恢复。经过了前一阵的慌乱,现在渐渐掌握了新的节奏,譬如白天3小时吸一次奶,晚上4小时。期间可以安插进食、休息、学习、娱乐等各种事项。

不过,还是不太会整崽崽,不会换尿布(都是护士或者猫猫换的),不会抱崽崽(好软一坨啊,怕自己把他弄坏),不会喂食(亲喂瓶喂都不会)。这些在月子里都要学会呢,毕竟回家后,晚上就我和猫猫两个人带呢。

这些天的感慨

猫猫说,看我3号晚上在医院还架着电脑干活,他完全想不到,生产之后我的心思全在崽崽身上,还因为母乳焦虑得整天整夜睡不好、动不动掉眼泪。喏,我自己可以预见到啊,这也是为什么生产前我这么细致地、全面地把工作交接出去,因为我了解自己,崽崽来临后,至少在休假期间,其余事项全部靠边站(即便要为回归工作准备,也是四个月后的事情了)。

毕竟,未经允许将一个生命带到世间已经足够任性,总要为他负责呀。

以及对我来说,睡眠剥夺是真的无法忍受,仅仅一晚已经面临崩溃。所以在之后的作息培养中,保证夜间睡眠是我的第一要务,争取出了月子就尽量夜间只起一次,两个月后尽量开始睡整晚。

尽管目前还是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也有许许多多的基本技能没有学会,但或许是节奏感的逐渐回归,或许是体力精力的逐步恢复,最初那晚的崩溃感和无力感开始渐渐褪去,相信自己可以适应新的角色和新的责任。

以上,崽崽诞生小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