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童年未成行的北京之旅

 

20220412

其实很多篇日记里,我都有提到这件事,只是没有专门拎出来写过。

最近在看育儿书,联想到了自己的童年。我得承认,这件事对我的影响挺大的。

记得那之后的一些年,我和父母求证过当时为什么没有带我同行,爸妈说,他们原本想带我去,但向我的班主任杨老师请假时,她表示落下了一星期的课,后来很难追上来,因此否决了爸妈的请假,并担起了他们外出旅游时我的三餐。是的,我在杨老师家里住了7天。

我相信杨老师是出于为我好的缘故否决了爸妈的提议,在那时来看,一星期的课或许也是那么小的孩子很难一下子消化的。只是站在整个人生的角度,一星期的课堂知识是很容易补回来的,或许只是前后一个星期多做点作业,可那时没有去成首都北京的缺憾,随着时间流逝成为了越来越大的空洞。你想啊,一年级,正是学习到北京天安门的时候,那时对首都的好奇和渴望,是无与伦比的。

这件事,从小学一年级起,记到了现在。即便在2018年春节填上了北京之旅的空白,也没有填满童年时缺憾的心情。

至今我依然很难释怀,但也说不上放不下的是什么。最近看育儿书,我想,如今我代入父母的角色,如果面临当初的情况,我会如何做?可以明确的是,我一定不会让孩子缺席远途的旅行。所以,在时间选择上,我会尽量挑选寒暑假,以便他可以一同前行。考虑到那时父母可能是单位组织的旅行活动,时间上并没有挑选的余地,那么如果是我,我会坚持为孩子请假,并在这一前提下,与老师商定确保他学习进度的教学方案——是的,我会坚持,即便他不是那么符合日常的规定,我也会为他去争取,帮他去创造环境。

这,大约就是自身经历在下一代教育上的投射吧。那些我经历过的缺憾,不想让他再经历了,而我小时候憧憬过的模式,则希望照进他的现实。

以上。





突然想到的养老吃饭事宜

 

20220328

走路时想到的。

产假这段时间,最困扰我的就是吃饭问题(如果说一个人带娃有什么值得我羡慕的,那恐怕就是吃饭随便怎么吃都行)。

起初是猫猫妈妈来烧饭,可家里有长辈真的太不舒畅了,伙食费也比较贵,所以后来改为了一周来一次。没有猫猫妈妈烧饭的日子,我就需要搞定自己和阿姨的伙食。两个人比起一个人来,什么时候吃、吃什么都没那么自由了。尽管阿姨对吃饭要求很低,但总也不好太糊弄人家。尽管很多时候中午我都是电饭煲饭或者面条水饺对付过去,晚饭很多时候也就是煲个汤、整一笼菜或者简单水煮一下微波炉叮一下,偶尔炒个菜,但算下来,每天备菜、烧菜、吃饭、洗碗总要用掉三个小时左右(这还是在阿姨洗晚餐的碗的前提下)。人间不值得。

上班后最幸福的,莫过于有食堂了。

今天走路时我在想,现在我产假,和退休时的时间也差不多(毕竟照料崽崽我基本全部扔给了阿姨,现在小月龄也不用怎么陪玩),可即便有这么多的自由时间,我依然不愿意花在做饭上,说明将来退休了也差不多是这个心态,那么将来的吃饭问题,怎么解决呢?甚至,有的人真的不会做饭,该怎么办呢?

突然间,脑中出现了“社区”这个词。大约将来,养老会是“社区化养老”的模式,类似于七八十年代单位管员工的衣食住行和子女教育,将来社会也会组建社区的模式,就像一个大单位,住在类似宿舍的房间里,有集中娱乐场所,有社区食堂,还会有一些比如搓澡等社区养老服务。啊,那可真是太幸福了。

现在,我们把太多的钱花在了住房上。有的人是为了投资,可有的人,比如我,几乎是无奈的——我不追求住得多好,可我不得不考虑崽崽的上学问题。现在的学校,不止要有房,还有房户一致。希望将来,我们国家也能参照类似巴西的住房模式,统一分配住房(或者很平价的住房),有钱人对居住有更高品质的,可以选择价格十分高昂的商品房。大家可以选择,买或者不买。

以上。




关于喝水也长胖这件事

 

20220328

一个小感悟,记录一下。

平常,我们总是会听到一些人说自己“喝水也长胖”。很长一段时间里,虽然我想不明白其原理,但因为知道有一些疾病会影响激素分泌导致患者变胖,所以信以为真。

但这段时间,我想要减肥,在网上搜索一些理论知识时,看到了一个帖子,直接指出“喝水也长胖”就是个谎言,没有人喝水也会胖(短暂的水肿不算),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那些“喝水也长胖”的人群,就是摄入了过多的热量。

帖子里的表述非常确定,于是乎,我也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结合猫猫的妈妈,觉得帖子里的提法或许更接近真相——长胖,就是摄入了多于所需的热量。哪怕是我一直以来认为豁免的“激素”,也是通过欲望推动人去摄入更多热量而导致长胖(和自制力无关,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的想法,其实是激素作祟)。能量守恒是宇宙定律,没有能量来源,就无法完成脂肪储存。而我身边也有一个现实的例子,猫猫的妈妈。猫猫的妈妈说,自己吃得不多,也饭后散步,但“喝水也长胖”,就是瘦不下来(事实上她属于胖的范畴了)。原先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也觉得她吃得不多,做的饭菜也清淡,至于散步无从考证,所以也默认了“喝水也长胖”的说法。

可我生完崽崽后,猫猫妈妈来帮忙做饭,我吃了一阵子,体重有上升趋势,于是赶紧喊停(当然钱也是一方面),改为一周来做一顿饭。大约两周后,我突然发现家里的油和盐用掉了三分之二——那阵子我天天水煮菜淋酱油或者电饭煲饭,压根不用油和盐,这才惊觉那些看上去不算油腻的饭菜,居然消耗了那么多的油和盐,吃了不胖才不符合常理呢。时不时的,猫猫的妈妈会给我们送点自己做的东西,即便在知道我们要减脂的前提下,依然还是以“面粉要过期了”的理由,做了纸杯蛋糕来——这是我和猫猫特别不理解的,要知道吃进去容易减下来难,减肥多难啊,如果是我们,一定会选择把快要过期的面粉扔掉,而不是做成高油高糖的蛋糕。结果当然是我一天之内吃完了,喏,我知道我没自制力,可自制力这么有限,在吃的上都要靠自制力,也太累了。今天上午猫猫妈妈又送来了糯米烧麦,而我也突然惊觉,或许她的饮食习惯是她瘦不下来的原因——我和猫猫会吃鲜肉烧麦(蛋白质+碳水)而不是糯米烧麦(碳水+碳水),如果有面粉要过期会选择扔掉或者就做成面条大饼(主食)而不是甜品,烧菜也会尽量蒸煮不太炒。

虽然看上去猫猫的妈妈食量不大,但一来她的饮食单位热量极高,如果是水煮蔬菜+白灼肉+米饭可以吃到饱,按热量换算成那些食物也就一小碗,二来时不时地会吃点三餐外的甜品,直接热量爆炸。而运动,肯定是比不上我和猫猫的日常的,毕竟我们是会专门抽时间去运动的,是当做一件正事而不是“有时间了去做做”的可有可无的事项。

综上,“喝水也长胖”真的是个伪命题。如果始终减不下来,还是要从饮食上多找找原因。以及减脂这种极其消耗身体和意志力的事情,宜短不宜长,三个月差不多,再花三个月巩固一下,内化成习惯,往后坚持就好了。

以上。




最近阿姨工作状态不太对

 

20220318

大约一个多礼拜了吧,我发现家里阿姨的工作状态不太对。

很难有具体的表述,更多是一种直觉感知,如果一定要概括,那大约就是“心不在焉”,每天都很赶着回家。同样身为打工人,这种想要早下班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可作为一个自认责任心尚可的打工人,为了“早回家”而牺牲工作质量,还是踩了底线的。我可以为了尽量达成早回家的目的,不断优化工作流程、合理部署工作顺序,但不会偷工减料蒙混过关。

放在阿姨身上,我非常欢迎阿姨帮助宝宝建立良好的作息,譬如每天7点半就可以准时入睡,进而实现自己早下班的目的,但不是为了自己早下班,而无视宝宝的需求,在不合适的时间喂食,仅仅因为“如果现在不吃,那下顿要到什么时候?”

喏,由A到B还是由B引发A,在现实中是比较难区分的,用玄一点的话说,要用心才能感受到。

近期阿姨好几次,在崽崽没有饿的时候就开始喂食,崽崽比较抗拒,单顿喂奶的时间也延长,从喂完的时间来看,也并没有节省下时间,可崽崽的哭闹确实看着心疼(这里有个前提,就是崽崽并不是一个不好好吃奶的家伙,他到点了会很乖地吃奶)。我连续几天观察后,终于在某天阿姨试图强行喂奶时制止了她,告诉她以8:30-9:00,12:30-13:00,18:00-18:30为崽崽的三餐固定点,根据崽崽实际饿的情况,前后可允许调整半小时。一般来说,在崽崽发出饥饿信号时再问,并告诉阿姨,这样子一方面有助于崽崽建立规律作息,另一方面也有助于缩短喂奶时间、提升喂奶效率。

类似这样我明确提出的要求,一般来说阿姨还是会遵守的。

可其余的一些,就不那么好说了。譬如玩手机,我和猫猫并不是很死板的人,自己也离不开手机,因此在崽崽睡着了之后,阿姨玩手机或者睡觉,我们都认为很合理。但这一个多礼拜,我已经撞见了好几次崽崽哼唧的时候,阿姨依然玩手机没有理睬,直到崽崽情绪崩溃开始哭闹才抱起来哄——这是我不能接受的。之所以专门请了阿姨管娃,就是要时时刻刻及时响应崽崽的需求,帮助他建立对这个世界的安全感。但这种界限比较模糊,和猫猫商量了下,也没有很好的办法,不过我预计,等到我产假结束婆婆来接手后,会有效改善——婆婆与我不一样,我休假时完全不管娃,基本就是锻炼+休息,但婆婆来还是以看娃为主的,简单来说就是阿姨监工。

至于什么消毒柜忘记启动啦、崽崽玩具忘记洗啦、崽崽洗澡用品忘记收拾啊这种小失误,每天总有上演,有的已经反复提醒过好多次了。

嗯,我觉得阿姨近期是家里有什么事情使得她归心似箭,也可能她觉得我和猫猫不严厉开始了摸鱼,但无论是哪种,都需要解决,目前的这种工作状态是我不能长期容忍的。事实上,我同猫猫商量过,如果后期没有改善,我可能会换一个家政阿姨(做饭做饭做饭),便宜还好使。育儿嫂如果没有履职到位,完全比不上家政阿姨,毕竟阿姨陪玩、我在做饭洗完这种场景,真的让人很不爽,仿佛我才是那个阿姨。

以上。





出门锻炼引发的小思

 

20220318

昨天起开始降温,天气转凉。昨天早上起来后外面下着雨,想了想还是带了把伞,出门走路。走到半道鞋子、衣袖都已经湿了,又湿又冷很不舒服,于是就在半途的那座桥那边回来了。回家后基本衣服全湿了,整个人都冰冰的,洗完澡才缓和些。于是想着,如果后面下雨,便不出去走了吧。

今天起来,看了下窗外是阴天,就换好了衣服下楼了。才出大门口,一阵风吹来,绵绵细雨也拍在脸上。昨天不好的回忆一下子涌来,我直接给猫猫打了电话,表示自己不想出去走了,猫猫表示支持,并让我回家,在室内做运动。回家后打开了之前收藏的室内无跑跳减脂运动,才跟着做了不到一分钟就开始情绪崩溃,太难了——喏,我真的很不喜欢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做着耗费力气的动作。可能除了户外散步,我很难找到一项运动可以让自己持续一小时心率保持在120-130。于是冷静下来认真捋了捋自己的想法,怕冷是肯定的,可比起户外这点冷,我会因为瘦不下来更加不开心。就我这纠结的功夫,如果第一次出门时就直接出去走了,现在还差10分钟就可以回来了,耗费的时间也是成本。想到这,我就出门了。

起初是有点冷,大约走了一公里就还好了。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冰(和今天雨不大也有关系,如果和昨天一样的中到大雨,我觉得还是选择等到雨停再外出比较好),喏,有的事,开始去做了,就没有那么难了。

虽然“直面恐惧是破除恐惧的最佳方式”这个道理我早就明白,也已经获得过成功运用的经验(比如面对主任),可毕竟反人性,时不时就要重温一下,推自己一把,否则很容易缩回到舒适的角落里,永远无法让理想照进现实。

以上。





生日小记

 

20220301

今天睁开眼一看手机,哟,老妈给我打了生日红包1180,开心~

一上午收到了各个机构的生日祝福信息,还有单位工会问我蛋糕是送家里还是送办公室。橙子依然给我买了生日礼物。我总是忘记她的,她却从没有忘记过我的。

因为上午要去产康,于是和猫猫一起去吃了老虎包子,约好了中午一起吃午饭。猫猫下午两点要去县城开会,一点就要出发,于是纠结了下,决定去熊本屋(我觊觎他们家的工作日午餐团购很久了)。匆匆吃完,猫猫直接开着单位车走了,我自己开车回家。

不晓得是不是步入了中年的缘故,似乎曾经鲜明的爱恨情仇渐渐消散不见。很多人和事,都变得淡然,但更加坚定。

譬如近日引发全球关注的俄乌冲突,我没有那么义愤填膺,但了解完历史脉络和世界格局后,外交部的发言就是我的态度。以至于当我看到网上基于乌方出发点的反战群体后,感到不可思议——这是国与国之间的冲突,我们身为中国公民,理应毫不犹豫地站在国家立场,坚决支持中央政府,哪有什么跳脱现实化身“正义”,何况,那哪里是正义,不过是缺乏辨别能力自以为爱与光明实则欠缺思考的一腔热血罢了。

又譬如主任,记得休假前我同他交流过关于人际中的付出与收获的关系,他对我要送礼物(非名贵,仅表心意)感到困扰,我很明确地告诉他,困扰来源于对等,但对我而言,“送”这个动作中我已经得到了满足,并不需要他给予同样回报。他当时质疑,我是否真能如自己所言无怨无悔,我表达了肯定。在33周岁,我收到了主任的生日祝福,在34周岁,在我的要求下主任勉强送出了祝福,35周岁,我会很乐意收到他的祝福,但没有也没关系,甚至也不影响在他生日时我依然送出祝福。并不是我突然间大彻大悟,而是经由年岁,看清了很多东西,知道了人与人之间是讲缘分的,要么利益纠缠,谁强谁说了算,要么天生吸引,在意多的那个付出便多一些。我钦佩主任的才华与品质,也期望他能够心情好时指点一二,既然我是被吸引的一方,那自然是我主动多一些。

突然间想写写近期我从主任身上悟到的一些道理,另起一篇。

以上。




由积分兑换引发的制度小思

 

20220226

今天晚饭后照例下去倒垃圾。

垃圾分类站边上的一台机器引起了我的注意,看了一下,是一台积分兑换机。看了下说明,目前就提供两样物品,400积分兑换的垃圾袋和450积分兑换的舒肤佳香皂。查了一下,卡上620积分。想到最近家里垃圾袋消耗比较大(崽崽尿不湿每天就要耗掉一个),于是乎想着兑换垃圾袋试试。

操作不复杂,触屏界面点点点就好了。然后,机器里的机械臂把垃圾袋往外推了推,没推下来。看了眼屏幕,说兑换已成功,让取物品。???合着积分扣掉了,东西没出来啊。

于是我找垃圾分类站的工作人员,简单描述了事情经过,但被对方简单粗暴打断:“哎呀积分不会扣的啦,没有扣掉没有扣掉。”哎,我最近偏偏有点较真,有问题没关系,咱解决就好,可这直接否定掉了问题的存在,不行。于是我正色道,这个卡是有兑换记录的,电脑系统里可以查到,确实扣掉了,现在你们扣掉了积分却没有给予相应的物品,是不对的。你如果处理不了,叫你们负责的人过来。工作人员一听,就嚷嚷这个机器早就坏了,东西就是出不来。我表示,如果机器坏了就应该修,以及这是分类站的事情,我现在作为居民,按照你们的规则用进行兑换并已经扣掉了积分,那就把东西给我。工作人员见状就走了出来,徒手从取货口把手伸进去掏了一卷垃圾袋出来,还嘟囔因为疫情维修人员过不来。我告诉他,维修人员过不来,机器没法正常运转,可以打印个公告暂停积分兑换,而不是扣掉居民的积分然后不给东西,这事儿到哪儿都不占理。Over.

乘电梯回家路上,我就在想,工作人员从一开始的拒不承认,到后来的碎碎念,再到后来帮我解决了实际问题,是因为我的“投诉”威胁吗?也许是的。但,这是我的力量吗?应该不是的。这或许就是老大常说的,要依靠制度。为什么垃圾分类站的工作人员会害怕被投诉?大抵是他们建立了一套规则明确的奖惩工作机制,也许一个有效投诉,会让相关人员被扣罚绩效、调整站点乃至解除合同。他们怕的并不是我,而是一套行之有效的工作制度对他们不合理行为的惩戒。

如果每个人都要靠自己的拳头去争取自己的权益,那成本太高了,体验也不好。制定一套权责对等的制度,让好的受到褒奖、坏的受到惩罚,可以让每个人都在规则之内按照可预见的路径行事,进而以较低的成本、可预见的闭环推动整个生态环境稳定有序向好发展,对系统内的个体、领导者、整个系统来说,都是经济高效的。

这就是今天垃圾分类积分兑换带给我的关于制度推动的思考。

以上。




真正的支持

 

20220217

昨天在小红书上刷到了一篇笔记,是一名全职主妇发布的,大意是她的丈夫单位效益不好,陆续在裁员,这一批可能要轮到她的丈夫了,丈夫有些焦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在被裁之前主动离职,于是这名全职主妇与丈夫深聊了一次,宽慰了他,并把聊天内容作为笔记po上了小红书。

这件事本身没什么问题,挺好的,夫妻之间确实要多沟通。问题在于,这名全职主妇分享的内容。丈夫的单位是项目制的,之前的裁员都是把接近完结的项目在正式完成后解散,相关项目组成员辞退。这一次,丈夫的项目接近尾声。主妇宽慰丈夫,认为既然会被裁,不如在被裁之前就自己先走,以及趁着这个机会自主创业,这是上天给出的指示,而她会一直支持他。

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一股“你看我很懂事吧”“大家快看,我不仅不嫌弃我即将失去工作的丈夫,还这么坚定地支持他”“快来夸我善解人意”的意味(只可意会)。

底下全是喷的(我相信不止我一个人感受到了以上的描述)。

喷的点主要集中于两点:

第一,错误劝导。网友指出,当前经济大环境不好,因此在没有下家的情况下并不建议辞职,何况丈夫当前“被裁”只是可能,不一定被裁,退一步讲,哪怕真的被裁了,还能拿补偿金,主妇不该怂恿丈夫裸辞,更不应该在毫无经验和准备的前提下对“自主创业”盲目乐观。网友(包括我)十分不解,作为家庭唯一经济来源的丈夫即将失去收入,主妇怎么还净往作死的方向整。

第二,无效支持。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是必要的,但这种精神支持,应该基于真正的理解。同时,都是成年人了,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简单的道理应该懂得。作为共同组成一个家庭的伴侣,“我支持你”这件事,不是用嘴说说就可以的,而是应该有实际的行动和保障——譬如,丈夫即将可能面临没有收入的境地,那么作为妻子的主妇,是否有能创收的副业呢?以及,两者都面临没有工作的情况,为什么就一味让丈夫去想办法找钱呢,不能对方顾家、自己出去挣钱吗?成长这种事是对自己的,不是拿来要求别人、自己原地踏步的。支持这种事也不是说说就可以的,是需要实际行动和物质保障的

------这件事的后续-------

在这条笔记下,我发布了一条留言:“一个字,绝。Up主被网络成功学毒害不浅。”过了许久后登录,发现被up主回复:“刚好你也是毒害我的那个人,你也没有多高尚,言论自由也不是这么自由的吧?”

Emmmm,感受下我的感受。看到留言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逻辑回路可能不在一个世界。我只是大致描述了自己看完笔记后的感觉,是up主停留在自己的理想世界,一味保持思想的正念而不采取除了言语之外的任何行动,并坚信这样就会变好——这很符合当前一些网络成功学的特征。而up主回复我的三层意思,完全没有在同一个逻辑里。

“刚好你也是毒害我的那个人”——可我没有向她灌输“只要你相信,(什么都不做也)一定会变好”这样的理念,何来“毒害”之说。

“你也没有多高尚”——我压根没有标榜自己高尚,也没有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什么,相反,我一直很清楚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的人性我都有。

“言论自由也不是这么自由的吧”——我相信up主这么说,是她觉得我的语言对她构成了人身攻击。但有一说一,我仅仅是客观表达了自己的感受,既没有阴阳怪气也没有指桑骂槐,若这也是人身攻击,那文明友好交流的门槛该有多高啊。

看完之后想回复,发现up主已经删除了笔记。虽说大众的观点未必是对的,但被喷到删笔记,我觉得up主还是可以反思一下自身的,而不是一味去杠网友。以及这名up主的笔记和回复,都让我想起了曾经遇到过的牛头不对马嘴、永远无法对线的同事,你和ta说事情,ta和你谈理想,你和ta讲责任,ta和你说感情,就,真心累。

以上。




由缝衣服想到的松紧

 

20220215

元宵节。

匆匆忙忙起床去产康。出门前想着,现在这套白点点的睡衣脖子处太冷了,就在领口处将领子对折起来,在左后和右后两处缝合固定,以达到把领子立起来的效果。缝完后试穿了一下,觉得不是很舒适。照了照镜子,只觉得缝合点不是很合适,需要再调整一下。另外总还有哪里怪怪的,但又想不到究竟是哪里,又赶着出门做产康,就先放一边了。

在路上的时候,一直在想究竟是哪里不对。突然想到,除了缝合点的位置应该在立体角度调整以外,我的线也缝得太死了,以至于缝合点紧紧抽成了一团,和珊瑚绒睡衣的蓬松软糯感格格不入,肤感和观感都很违和。想来,应该留点缝隙、只要能固定就好。

回家后又开始鼓捣。我翻出了以往猫猫买大衣时赠送的备用扣子,垫在领子翻过来缝合的两个面之间,既可以保持缝合间距,又方便日后拆除时找到缝合点(刚拆线时发现在厚厚的领子里找到缝合的线真不容易,于是把米色线换成了黑色,再找个容易发现的外物),一举两得。而缝合点,我把领子围起来,模仿穿着时的样子比划了一下,发现正后方还是要固定一下,纯靠45°角的固定会比较松垮。

确定“增加缝合间距(加纽扣、线松)、衣领正后方缝合、方便拆除(更换黑线)”的调整细节后,开始操作。嘿,缝合下来,我发现,居然一个缝合点就够了,而且效果特别好,既固定了衣领暖烘烘的,看上去还很柔和不死板,刚刚好。

喏,从中我还得出了一个关于松和紧的小感悟。很多事情上我总是像第一次缝合时那样,抓得死死的、紧紧的(突然想到了主任说过我的“用力过猛”),但其实,松一点更好,甚至可以少几个点(就像缝衣领,原本两个点,后来想要三个点,但缝了第一个点后发现,其实已经够了)。就像最近再看的李开复的《向死而生:我修的死亡学分》中分享的他生病后的感悟,不必事事追求100分,很多事情70-80分足以。有时候,轻松的心态,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关注到事物的本质,不被表面的一些虚浮掩盖了本心。做事如此,人生也如此。

以上。

 

P.S.或许,我可以先在带崽的事情上融会贯通一下,这三个月的餐食上也是,最近我为了产假期间的吃饭问题,可真的太焦虑了。




日常生活中的恶意

 

20220211

上午第一回产康。匆匆起床吃了早饭备了午饭刷牙洗脸吸奶后,独自开车去往产康中心。

车上广播调在FM93,听到的又是那个暴脾气主持人。诚然,那个打电话来咨询的人实在是拎不清,简简单单的问题怎么都描述不好,主持人为了搞清楚事故情况的提问,那个人都答不上来,来回都是车轱辘话。实话实说,搁我我也生气。但是(重点都在但是后),既然这是工作,且还是直接广播出去的新闻工作,那我不会那么口不择言,譬如,不会说什么“连这点都说不清楚,搞什么”等埋怨语气特别强的话。

尽管如果是我在同样的岗位上,不会做出同样的举动,可我特别理解暴脾气主持人的心情。他对面的那个人,虽然可能是因为认知问题导致的笨,但更大的可能,是避重就轻,专挑着对自己有利的话说,把可能导致自身责任的,通通避而不谈。稍有些生活经验的人,很容易就辨别出这种用意不良的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但凡性子直爽一些、急切一些的,就会很想打断这种拖延,戳穿遮羞布直奔主题,以解决问题为目的。生活经验带来的这种轻易就能识破遮掩的能力,让我们对身边的人和事怀有自然的恶意——以恶意揣测他人动机,或某件事情的“真相”。很不幸的是,很多时候,这种揣测往往是符合实际的,于是再一次加强了这种恶意,在下一次循环时被强化。久而久之,我们的防备心越来越强,看待周边的事物都习惯性地想到不好的那一面,很难相信真善美,总想透过真善美去看到背后的真实目的。这,大约就是失了初心。

在我的头二十多年,我很少用恶意揣测他人。工作之后,迅速变得“复杂”,步入中年,又再次回归纯真心境。或许人的成长就是从单纯趋于复杂,历经世事之后再由复杂回到单纯。这大约,就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回到山就是山、水就是水的过程吧。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