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关于“偏心”这件事

 

20220322

想了想还是专门回复下两点中的一点,关于“偏心”这件事(因为我觉得您想了解,如果直觉感知错误了,就当听我絮叨一下,直觉在您身上失灵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哈哈)。

说起来,我应该比您对“偏心”这件事儿更在意,毕竟我受到的伤害更大不嘛。曾经真真切切有那么一年多的时间,这件事儿是非常困扰我的,困扰到我认真在寻找替代当前工作的机会。其实后来怎么走过来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或许是人类的记忆保护?),只记得有过一段沉寂的、没有任何情绪的、努力练习技能的、被小陆称为写作机器的时期。

那之后有个契机,我当面向您表达过不满,得到过您的回复,很认真地告诉我,无论我相信与否,至少您在主观层面上,没有过任何偏袒的行为。听的当下我是非常抗拒的。但很快,就释怀了。大约向您当面求证的时候,就已经放下了吧,只是验证下内心的猜测,为了一个形式上的圆满。

当时我以为,这段“偏心”的经历帮助我更快地去夯实了技能,也锻炼了一下自己的韧性,顺带深刻体验了一把“人人都有喜好”的人性。

过后再看,其实没有任何人有过错(如果一定有,那就是我太敏感,以及太在意您对我的认可与否),正如当时辞职信里所写,我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很遗憾我不是被偏向的那一方。道理很容易懂,只是经历是另一回事。那种感受真的太差了,很容易持续不断攻击自我,认为自己一无是处——想想啊,我们清醒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工作中来自于直线管理者的或直接或间接的否定,真的很容易让一个人陷入自我怀疑。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以及后来工作中发生的一些事,对于“偏心”,我可能有了更多维度的理解,也不再像当初那样敏感炸毛了。对于职场上的“偏心”,我的选择和当初实际的做法始终一致:做该做的,做好该做的,可以接受就继续,不能接受就在合适的时机离开。不用哀哀怨怨觉得自己委屈至极,亦或脑中勾勒出一副黑暗景象。咱又不是人民币,不会人人都喜欢。自己是个桔子,偏巧别人喜欢苹果,并不代表自己不好(当然,真不如人的,该学就学,承认别人的优秀不丢人)。而我不建议的,则是一时冲动为了“感受到不公”而离开——最起码,给个当面沟通的机会吧。譬如您,大概在我找您“质问”之前,您压根儿没意识到“偏心”的存在吧(虽然我并不相信您一无所知哈哈)。比起主观的感受,我更侧重于客观的行为上。毕竟,我们改变不了他人的“偏心”,但却可以左右自己的行为不是吗。让自己沉陷于主观感受上“偏心”带来的“不公”的泥沼,对于改善现实没有任何帮助。纠结于对错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就算有一天真的得到了致歉(大概率是不会有的),那些充斥着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的时光终究是过去了,除了剩下一个筋疲力尽的自己,什么都没有。这个时间,去奋斗奋斗,去休息休息,都好过无尽的内耗。

所以,面对这一次的“偏心”,我给出的建议是,做好自己的工作,找个合适的机会开诚布公聊一聊。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找您聊过,以及聊得如何。有些道理,我可以说,但真的要领悟,真的靠个人。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如此,所以现在我发生了一些转变,过去非常想“拯救”一些东西,现在更多是佛渡有缘人的心态吧。

这两天走路的时候听歌,有一首不知道歌名(因为没停下来看)的歌,开头是一段略带哭腔的女声独白,说,“其实自始至终我最难过的,是自己从来没有被坚定地选择过,只是他恰好需要,而我,恰好在”。Emmmm,其实现在的我很想说,恰好需要恰好在也是一种很好的缘分,但我理解这段独白想表达的重点在于“没有被坚定选择”的那种委屈。其实“偏心”能够让人感觉到受伤,很大的原因在于希望被认可,可“偏心”隐藏的信息恰恰是不认可(或者说,相对不被认可)。如果能够想明白,“偏心”是发起者的一种主观偏好,不代表普世价值观,也不预示未来,更不是我们可以直接扭转的,那么就更容易将焦点放到那些我们真正能够做的、对自身有益的事情上来——这是我找到的解法。我想这应该不是唯一的解法。

以上。




松紧后续

 

20220217

元宵节那天写了一篇由缝衣领想到的关于松紧,察觉到自己一直以来过于紧绷,有时放松一些,会更好。

道理是不错。不过关于缝衣领这件事打脸了。

只有一处缝合点,无法让整块松扁的衣领立到让我感觉暖和的程度。回来后比划了一下,又新增了两处45°的缝合点。刚刚好。

喏,看,虽然放松是必要的,但达到效果(或目的)才是最要紧的,松或紧,都应该根据具体的条件去调整,并非松一定比紧好(但对我来说是的,因为一直以来我过于紧绷),不能为放松而放松,不忘初衷才顶要紧。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