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乐

浩瀚宇宙,我不过一粒微尘。

职业发展选择

 

20220223

不晓得为什么,今天特别累,早上起不来,睡到了9点半才迷迷糊糊起来吸奶。

过程中,小Y给我发了信息,问我要不要参加省分行秘书岗招聘。

我没有直接回答,因为每个人侧重的点不一样,答案也是不一样的。譬如,如果他特别看重生活,那么两地分居显然是不明智的,而如果他侧重事业发展,那么更高的平台是蕴含更多机会的。

于是我在简单表述了“单纯就工作而言,更高层级的同岗位具有更多发展机会”的个人原则之后,问他,他是怎么考虑的。于是他开始诉说他面临的情况,最大的问题,是他觉得,在当前的岗位上,自己是“被放弃的那一个”。而他想离开,最大的原因是不想和XJ直面竞争,因为他觉得胜负已定。

这个想法之前很多次他都提起过,很大的原因就是两位主任都比较偏爱另一名秘书XJ。客观而言,XJ是比小Y更讨喜的性格,懂得争取好的工作机会,懂得展现自己的成果,也更加乐于与人交往。而我对她的顾忌,也不过是因为不认同“通过技巧性表现或误导性陈述抢占/抹灭他人工作成果并占为己有”的这一点(也就是我一直说的人品问题)。但抛开个人道德,我得承认,这是一项非常出众的能力,毕竟领导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也没有太大的必要去追究真相,能把工作做好、员工不反就可以了。我不会这么做,只是因为个人道德约束。

我和小Y说,只要是同岗位,或者是类似资历,“竞争”是逃不开的。并不是说,他去应聘了省分行的秘书岗,就不用竞争了。相反,省分行的秘书们是高度重合的,需要更多的竞争——当然这并不是零和博弈,事实上,如果做得好,各个秘书都可以去往自己负责的条线获得晋升,到时大家的关系又变成了协作。如果单纯是为了逃避“竞争”而选择应聘,是不明智的。至于是不是“被放弃”的那一个,由领导决定,我们很难直接左右,与其在意这方面,不如做好自己可以做的。

而后,我和小Y开始逐条梳理职业发展道路不同选择的利弊。

应聘省分行秘书岗,将有如下优势:

1.更广阔的发展前景。同岗位,一定是机构层级越高越有发展前途,光是职级这一条就足够了。更别提,省分行秘书只要干得不是太差,默认都是前往所负责的条线任科长,如果科长干得好,很快就升处长,前景确实光明。在市分行,要完成从这一步非常难。

2.更灵活的发展路径。一般来说,如果是在市分行秘书岗,如果要升职,要么原地提拔,要么通过团委书记等中后台管理类职务来获得升迁,不像省分行秘书,可以去到所在业务条线升职。而且除了本部,也可以选择下挂支行当个副行长什么的,可供选择的路径很灵活多样。

劣势也很明显:夫妻两地分居,新城市的购房落户、子女教育。主要是个人生活方面的。

选择留下,优势则是:

1.有机会前往最符合预期的部门。小Y和我说,其实他也不那么想进入管理层,相反,他对自己的专业倒是很执着,不想荒废了自己的信贷知识,最理想的就是去公司部做团队长或者经理三级,可以踏踏实实走技术路线,因为他比较怕和行领导接触,觉得压力大。而想去公司部,前提就是,他得是分行的人,如果应聘去了省分行,就回不来了。

2.生活稳定。买好的房,订好的婚,都将如计划实施,没有变故。

劣势也很明显:现阶段的职场压抑(那种“被放弃”的感受是一种很大的压力,伴随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我经历过,懂)。

我的建议是:

1.想清楚自己内心真正在意的东西。“逃避竞争”于我而言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特别是,新的选择并不能改变这种状态,竞争无处不在,今时今日是XJ,将来或许是小A小B小C,如果无法处理好当前的课题,将来遇到同样的问题,会陷入一样的境地,而逃避是不可持续的。无论是求发展、还是求喜欢,都可以。在当前的职场选择下,“发展”和“喜欢”是两个不同的方向,因此需要先想清楚,究竟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初心”是很重要的东西,可以让一个人在漫长的黑暗时刻里,始终保有坚韧的信念。

2.和家人商量未来的发展。这一点在对话中我强调了很多次。原因无他,因为在自己不到30岁的年纪,是不太会把“家庭”放在很重要的考虑位置的,但事实上,步入中年之后,愈发察觉到“家庭”的重要性。我们大多数人的工作,只是为了获取生存物资出卖时间的渠道,谈不上“事业”,终究也是为了生活,而家庭,是影响生活质量至关重要的因素。幸运的回头是岸,而有的已是支离破碎。太多人没想明白,以至于中年陷入迷惘。

3.和主任聊一聊,听一听他的见解。哪怕觉得自己被放弃,也要去聊一聊。一方面,主任的建议本身就是一种态度(是不是对自己表示要离开如释重负,甚至建议去尝试),另一方面,主任的信息更多、站位更高,可以站在相对公允的角度给出适宜的建议(这一点是基于管理者人品的,以我之前对主任的了解,他是相对没有私心、愿意基于事实给出建议的那类管理者)。此外,这也算是过了明面,应聘也好想离开也好,都坦诚相对了,后续不会被动。

4.要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第一点是基于我自己的,在找主任谈的时候,可能会得到“试一试”的建议,这意味着主任也希望自己离开,反正搁我我是要emo的,总之要做好准备。第二点是客观的,即参加了应聘,没选上,也暂时没有去到公司部,依旧要在原来的环境里工作,甚至要接受XJ成为自己的上级,这是需要很强大的心理素质去面对的(但是小Y说,这一点他有准备,嗯,小伙子,这可比想象的艰难得多)。

还有一点,我想了想,没有和小Y提,因为它是我个人做选择时的准则,可我不确定它适用于每一个人。对我来说,两项选择,我会避免选择那个最坏结果更无法接受的,而不是选择那个最好结果更是自己想要的。但或许对有的人来说,为了一个足够好的可能结果,愿意付出所有试一试呢?

原本我想问问主任,他做选择时,是避免最坏结果,还是争取最好结果的策略,但想了想,这样难免会牵扯到与小Y的对话,还是算了吧。等到将来返回工作岗位后,有机会再交流吧。

---------------------

正事之外,也和小Y聊了些有的没的。譬如我问他,为什么他感觉自己被放弃,只是感觉呢还是有佐证。他说,主任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要让XJ原地提拔。这还真的挺出乎我的意料。这个偏爱的程度已经超越了我对他的过往认知,照理来说,越是有这样的想法,越是不该在部门内公开表达(在行领导那里倒是该积极争取)——何必呢,未来变数这么多,万一,将来多尴尬;而如果没有万一板上钉钉,那更不必急在一时,等尘埃落定自然众人知晓。何况,培养谁扶持谁,不说,大家也看得出来。就,不太理解主任的行为,不太符合他内敛谨慎的性格,再说也毫无必要。

小Y又说,感觉主任变了,尤其是小主任去了支行后,总有一种“我就干两年后面就不干了”的意味,甚至招新秘书时公开表示“这是为Y主任(小主任)招的”。呃……这,好吧,我就认为这是老大的意思。但还是那句,没啥必要说出来啊。也许,是到了主任的境界,这些都无所谓了,说不说全看心情,自己开心最重要,没那么多好顾忌的(所以,主任其实是个话痨吗,我以为他很内向呢)。

此外,还有一些人事变动也同步了一下(小Y很好奇我不知道,那啥,我为啥会知道,我又没探子,也不会去主动八卦)。去中东的LLN回来了,到内控,暂无任免文件;HN支行的ZXY和分行机构部的XD对换;人事的Q总转业务序列了。

Q总的转任让我震惊了,我的天,明明还有将近7年才退休呢——虽然,在休产假前,因为机构改革,我暗落落梳理过分行本部的管理人员名单,对照机构改革后可能的职数削减,排出了可能的被撤职名单(因此也一直觉得自己岌岌可危),也确实排到过Q总(从工作表现来说的),但他之前年度考评都是优良,且又是人事部门,我想着操作难度还是比较大的,没想到老大真的开刀了。对应Q总的转任,不由得联想自己回去后的职务安排,会直接升任副总吗?想到要对省分行企业文化部和机构人员科的线,真的辞职的心都有了……可不可以让我安安心心回办公室分管材料,撤掉后勤那边一个副职,然后新招一个团委书记……算了,能保有职级就该庆幸了吧,哪来这么多要求。

回去后,应该是一番新景象了。那就,见招拆招吧。

如果有机会,好想请主任指点一番啊,但从小Y描述的他的变化,如果他真的变成了这么外露的、且一心扶持部门内员工的管理者,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要来指点我呢?

就,看有没有合适的时机吧。

以上。




评论

热度(1)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